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九十八章衝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衝突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老大,他們用槍指著我們」黑人壯漢嘴角愣愣的叫著,臉上卻是出現了一絲不滿,眼睛看向白人壯漢,裡面透露出一種躍躍的神態。

「閉嘴,笨蛋,你們的意圖太明顯了」小聲呵斥了一下黑人,白人漢子腳步向著前面踏動兩步「對面的兄弟,我們只是想要取暖而已,沒必要這麼緊張」

「後退」冷冷的看著對方,蘇言並沒有因為對方的一句話而放對方過來,這群人一看便知道不是善類,若是放對方過來,事情便會進入不可控的狀態。

「小兄弟,我們只是取暖」臉上一副訕訕的神態,白人漢子腳步向著前面不著痕的移動了兩步。

「準備開槍」

沒有理會對方,蘇言對著身邊的士兵緩緩的說著。

「大家都是人類,沒必要這麼見外吧!」蘇言的態度使得白人漢子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腳步繼續踏動著,手中的突擊步槍也開始有了上揚的趨勢。

「砰」

槍聲突兀的響起,白人漢子前進的腳步前面猛然炸開一層土灰,走動的步伐緩緩的停止,漢子的臉色更加陰沉。

「後退,不然我們就開槍了」

突擊步槍緊緊的握在手中,蘇言給對方下達最後的通牒,對面的幾個人則是快速的積聚到一起。

「好,我們退後,不過希望你們可以給我們一些肉湯」眼睛在蘇言那邊掃射了一番,白人漢子選擇了妥協,對面的實力並不比自己弱,而且在人數上面,對方比這邊還佔有優勢。

「我們只有這些,沒有多餘的」拒絕了對方的要求,這邊的肉湯剛好夠這邊食用,沒有給對方的必要,而且就算是有多餘的,蘇言也不覺得有給對方必要。

「行,那就不勞煩你們了」

被蘇言拒絕,對方也沒有生氣的意思,身體退後兩步,卻是在蘇言他們五十米外的地方坐了下來,顯然,他們是想要靠著蘇言的營地休息了。

「長官,他們沒有離開」看著在那邊休息的幾人,李迪滿是擔心的看向蘇言。

「叫兩個人看好他們,注意武器不要離開手掌」靜靜的看了一眼那邊的幾人,蘇言說道。這樣的情況相對於兩邊直接打起來要顯得更加壓抑,若是打起來了蘇言便可以憑藉自身的實力將對方全部擊殺,可是對方這樣的態度卻是讓蘇言無法出手。蘇言不是殺人魔頭,無理由的殺人他不會去做。

篝火繼續燃燒著,肉湯的香味在空氣中不斷的飄散,即便在幾分鐘后肉湯被全部喝光,空氣中也散發著肉湯的香味。

拿著輝劍,蘇言靜靜的坐在篝火邊上,眼睛靜靜的看向五十米外的那群人,沒有多餘的動作,蘇言只是靜靜的看著。

在凝視了片刻之後,對面也燃起了一個火堆,一口鐵鍋同樣被對方取出。篝火,熱水。對方同樣開始了肉湯的熬制。在鐵鍋中的水沸騰之後,白人漢子將一邊的布袋提了過來。一個白色的肉塊被他去了出來。靜靜的看著對方的動作,蘇言的眼皮出現一絲跳動,白人漢子拿出的肉塊分明是人類的大腿部位。以前蘇言或許不知道這個肉塊的部位,可是在擊殺了數千隻喪屍之後,蘇言一眼便看出了那塊肉的來源。

切刀將肉塊狠狠地切磋,一個個肉塊被扔進湯鍋,帶著奇異香味的肉湯在夜晚的廢墟世界飄蕩。靜靜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蘇言眼中除了平靜便不再有其它的情緒。

在廢墟世界,他不止一次的看見人吃人的場景,有的人是飢餓的受不了所以將同伴的身體吃掉,有的人則是純粹的捕捉人類當做食物。像野外行走的亂民則是將活人的蒸煮當成了一種盛宴。而眼前的這幾個人顯然不是缺乏食物,他們似乎只是為了吃而吃。

肉塊在漫長的蒸煮過程中終於熟了,幾個人將肉塊撈出大快朵頤。嘴角歡呼著將人肉吞食到腹中。說著粗鄙的言語,誇讚著食物的美味。一群茹毛飲血的怪物在蘇言眼中出現。

在蘇言的注視中,對方始終沒有顯現處攻擊的意圖,一夜的時間緩緩流逝。兩邊都在警惕的情緒中度過了夜。

第二日,日出的時刻,立頓小鎮的隊伍繼續前進,對面的那群人卻是在地面上繼續休息著,他們並不像蘇言他們那般的著急,或許他們是想要和蘇言他們錯開也說不定。

對方的身影很快在蘇言的視線中消失,獸駝邁動著步伐繼續前進,隊伍向著新的廢墟快速的靠近。

隊伍的後面,蘇言緩緩的走著,在走動了十分鐘后,蘇言頭顱突然抬起「緹哈娜,你們繼續前進,我回去那些東西,我的東西丟在那邊了」說完,也不顧及對方的態度,蘇言往回快速的奔跑。

「大人,長官這是去幹嗎?」前面的李迪第一時間發現了蘇言的動態,滿是疑惑的看了一邊的緹哈娜。

「回去拿東西」靜靜的看了一眼對方,緹哈娜緩緩說著。

「拿什麼?」李迪不識相的繼續問著。

「我怎麼知道,或許是丟下了什麼東西,或許是什麼東西該拿卻是拿的有些晚了」臉上帶著一絲深意,緹哈娜滿是笑意的看向李迪,這一笑卻是讓李迪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意味。腳步向前快速的走動著,李迪不再打聽蘇言的去向。後面的緹哈娜臉上卻是露出一絲怪異。

「現在去把那些人殺了,昨天晚上幹嘛去了?害的我一宿都沒睡好」自言自語了一番,緹哈娜卻是認為蘇言揮去殺人了。

輝劍的鋒銳從白人漢子胸口貫穿,五個人的身體倒在地上。鮮血從胸口中噴出,蘇言嘴角出現一絲氣喘。沒有去搜索對方包裹的意思,蘇言向著前面快速的奔跑。他的確是像緹哈娜說的那樣回來將這些人殺了。

回來的路上,蘇言一直在給自己將這些人殺掉找理由,可是對方既沒有攻擊自己,又沒有辱罵自己。這樣蘇言便找不到理由了。在將這些人殺了的時候,蘇言心裡出現一絲明悟,對方吃人的事情本身就是一個理由了,自己殺人是正確的……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