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一十二章危機來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危機來臨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一十二章危機來臨

導行師的能力學習並不是一下子啊就能夠學會的,即便蘇言有著三階的智力加持也是如此。經過一天的學習后,他學習到的東西也只是將道路的判斷能力加強了而已。而這樣的能力已經足夠蘇言順著地圖站到巨龍城。

賓館的門口,緹哈娜和立頓士兵全部站立在外邊,交易完畢之後他們便要離開這裡了。和這些人相處了一個多月,蘇言站在門口和這些人道別。等到他們離開,蘇言也打算離開這裡了。

「蘇言,父親說,立頓小鎮的存留有你大半的功勞,你依舊是小鎮的副長」獸駝邊緣,緹哈娜看著蘇言一臉的不舍。強者總是令人崇拜的,一個多月的時間足以讓緹哈娜了解一些蘇言。這個已然高出自己半個頭的男人在這次路程中可是救下了自己好多次,自己的心中已經有了對方的影子,可是對方卻是像根本沒有看見一般。

「我估計沒有時間回去」皺了皺眉頭,蘇言靜靜的看了眼對方,副長這個職位他並不如何的需要。在他看來,有著這個職位就是有了一種責任。

「沒關係」緹哈娜臉上帶著一絲失落,蘇言的話顯然不是她想要聽的。

「你有喜歡的女孩子嗎?」打起精神,緹哈娜抬頭看向蘇言,眼前的這個男人似乎沒有什麼東西能夠讓他牽挂。

「沒有」靜靜的看了一眼對方,蘇言認真的說著,他來到這個世界還不到半年。根本就沒有和女人有過交往的時間。除卻蘇萌,對方便是和自己講話最多的那個女人了。而喜歡,他暫時似乎還沒有談論喜歡的資格。

「嗯,那麼我們就再見吧」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緹哈娜的臉譜快速的轉過去,而後化作緊繃。

「出發」

手臂對著空氣揮舞,立頓士兵和緹哈娜向著外面緩緩的走去,腳步蹦跳著在地面上走動,緹哈娜頭顱靜靜的低著。一絲晶瑩從眼角滑落。這個男人,她恐怕一輩子都見不到了……

靜靜的看著對方離開,蘇言心裡出現一絲莫名,這些人怕是他在這個世界唯一的幾個熟人了,哈里,蘇萌,現在又多了幾個人。

收拾好心情,蘇言向著賓館裡面走去,卻是再次看見了那個身穿高腰旗袍的女人,這個時候女人正在台前靜靜的站著,在蘇言進來的時候,眼中出現一絲亮色。

「長官不要離開嗎」細長的高跟鞋在地面上輕輕地踏動,女人在走出來的時候便吸引了許多在旅館大廳用餐的客人的注意。細長的脖頸,嫵媚的臉蛋,這個女人的確有著讓人注意的資本。

「不」看了對方一眼,蘇言回答道。

「長官,我建議您還是離開的好」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這絲笑意本來很是好看,可是在蘇言看來卻是有著一種怪異的感覺,對方似乎看出了什麼。

「為什麼?」靜靜的看著對方,蘇言一臉的平靜。

「沒有為什麼,只是一個忠告罷了」女人卻是沒有多說的意思,靜靜的看了一眼蘇言便走了回去,對話似乎就這麼結束了。

眼角不自覺的跳動一下,女人的話卻是讓蘇言產生了一絲不安,這種感覺蘇言出現過好幾次,在礦區的時間出現過,鳳城滅城的時候也出現過,今天這個女人說話的時間,這種感覺再次出現了。

「大人,你們是住宿還是用餐?」賓館門童的聲音響起。

「找人」

一個粗獷的聲音響起,再然後一個壯吮慍魷衷詒齬蕕拇筇里,在廢墟裡面再次跋涉一天的時間,他們終於來到了月河鎮。帕卡可是說蘇言就是在這裡的。

「長官,如果您現在想要離開的話,還是來得及的」高腰旗袍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再次出現在了蘇言的身邊,嘴角在耳邊輕輕的吐氣著,而她看的方向卻是雷金納德的方向,似乎,她知道對方是來找蘇言麻煩的。

「他們是來找我的?」

眉頭微微皺起,蘇言靜靜的看著進來的黑人,灰綠色的軍裝,亮的軍靴,細細的打量一番,蘇言從對方的打扮上找到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眼睛下意識的在對方的胸口處看去,一個青色的火焰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又是清火!

身體向著賓館裡面橫衝直撞,雷金納德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在看見蘇言身邊的高腰旗袍的時刻,這個黑人漢子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好吧,這個破鎮子裡面居然有這樣一個漂亮的女人!」嘴角帶著一絲讚歎,像旗袍女人這樣的漂亮女人在末世還是非常少見的。

「那個小子應該就在這家賓館」

賓館的門口再次進來一個人,黑色的長袍,怪異的穿著如同玄幻小說裡面的魔法師一般,一根小木棍緩緩的划動著,黑色的布料在手中靜靜的漂浮著。

「帕卡,你確定那個人就在這裡?」臉上帶著一絲認真,雷金納德將視線從旗袍女人身上收回來,女人雖然好看,可是辦正事卻是最重要的。

「就在這裡,他剛剛應該站在這」帕卡的木棍一揮,卻是指向了旗袍女人的身邊,一個空蕩蕩的地方,旗袍女人回頭,發現原本還在的青年此刻卻是不見了。

「是剛剛的那個小子?」頭顱一轉,雷金納德便想到了剛剛站在這裡的那個年輕人,剛剛他進門的時候便看見了那個青年人。青年人的身上有著一種銳利的氣質,這種氣質和這裡的人全然不同。這便是他注意對方的原因。不過即便是引起了注意也沒有前台的那個女人有吸引力,雷金納德想不到只是片刻的功夫對方竟是消失了。

「上樓上搜,剛剛這個小子還在的!」

手臂一揮,雷金納德向著賓館樓上走去,他分明的記得對方是向著樓房走去的。

「是的老大」

賓館的門口處,維尼抱著狙擊步槍猛的走了進來,尾隨在後面的則是十多隻變異巨鼠還有一個黑人青年,阿依達。

「大人,我們這個賓館是月河小鎮官方賓館!」旗袍女人踩動著高跟鞋緩緩踏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