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一十三章對戰(求訂閱,求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三章對戰(求訂閱,求月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ps: 今天五更,諸位看的爽了就給個月票,打賞,讓我開門紅!

第一百一十三章對戰

「官方嗎?」冷冷的看了一眼對方,雷金納德猛的向著梯子上踏去,清火公司從來就沒有懼怕過所謂的官方,而一個小鎮的官方?這能算是官方嗎?粗獷的身體將女人猛的推到一邊,雷金納德猛的踏了上去。

「官方?每天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官方被滅掉了呢」臉上帶著一絲嗤笑,維尼腳步踏動著向著樓上走去,一邊走動還一邊將槍口調轉的方向,幾個準備過來阻攔的門童瞬間失去了衝上來的信心。

「好了,女人,給我們準備一些食物,我的這些小寶貝可是要餓壞了呢」大廳裡面,十多隻變異巨鼠吱吱的叫著,嘴角猙獰,爪子不斷的在地面上摩擦,石質的地面竟是在片刻時間出現了一個小坑。

房間裡面,蘇言將白色常服快速的換掉,這個時候他終於意識到了蘇萌說的清火公司只是為了一個人便要擊殺全部礦區的人的意思了。當時他以為對方是沖著蘇萌去的,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是讓蘇言意識到,自己的這具身體似乎還有著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白色的常服快速的換掉,黑色的戰鬥服緊緊的包裹著身體。匕首插在小腿處,輝劍握在手中。豪華型的t21式突擊步槍則是被蘇言放進了物品欄。將一切收拾好,蘇言靜靜的走到門沿處。

「是這邊無疑了」

木棍輕輕的划動著,帕卡指著一個房門肯定的說著,作為四階的預言師,他堅信自己不會有錯誤的時間。

手臂對準房門推動了一下,緊閉的房門讓維尼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狙擊步槍對準鎖芯部位猛的扣動。

「砰——」

一個拳頭大小的洞口出現在板門上。將房門緩緩的推開,狙擊步槍的槍口緩緩的探入房間。

「嗡——」

空氣爆鳴聲瞬間響起,維尼只覺得眼睛一花,隨即便是一把劍刃快速的刺了過來。食指下意識的扣動扳機,身體下彎,一道血口從頭皮上冒出。

「砰——」堅定的扣動著扳機。維尼知道,若是自己這次退縮的話,那麼對方下一次的攻擊只怕立馬就會到來了。巨大的轟鳴聲響起。蘇言再次攻擊的步伐猛的停頓,瘦削的身體向著牆壁一邊閃去。木質板門再次被轟開一個大洞。

「踏踏踏——」這邊槍聲剛剛想起,另一邊的雷金納德便趕來過來,壯碩的身體在樓道裡面快速的跑動著,一陣陣顫動響起。

「在裡面?」

臉上露出一絲陰沉,在看見維尼頭皮上傷口的雷金納德臉色不好看起來。

「被他不注意刺了一劍」狠狠地吐了口唾液,維尼將槍口再次豎起。他可不相信蘇言能夠打過他,要知道,在礦區的時候對方不過是一個一階的能力者罷了!

「我們進去」

靜靜的看了一眼對方,雷金納德沒有多說什麼,一把闊刀緩緩的握緊,身體向著房間踏去。

輝劍緊握,蘇言靜靜的站在室,房間的構造有大廳。室和衛生間三個地方。對方走動的地方恰好就是室這邊。

「在牆壁後面」木棍划動著,帕卡的聲音在雷金納德的耳邊響起。闊刀猛的抬起,雷金納德身體向著室猛然跳動,蘇言手持輝劍的身影很快便出現在他的視線中。闊刀揮舞,一股風聲響動。

「鏗鏘——」

蘇言自然不會想到對方竟是能夠預判自己的位置,匆忙間連忙將輝劍遞出。一股巨力傳遞到手上,身體在巨大的力道下猛的一顫。

「砰——」

扳機再次扣動。雷金納德舞動闊刀,維尼手中的狙擊步槍再次瞄準,在蘇言的身體出現在視線的時刻,扳機瞬間扣動。

身體急速的躲避著,剛剛的那一槍蘇言已然意識到了子彈射出的速度。猛的向著一邊躲避著,雷金納德的下一刀再次劈砍過來。

彎腰,輝劍遞出,子彈從蘇言的腰部快速的竄過,一絲黑色布料被瞬間擦破。殷紅的鮮血從皮膚中滲出。

「鏗鏘——」

又是一刀劈砍出去,雷金納德的攻擊招式顯然不是鳳城學院的那些學員可以比擬的,招式簡潔犀利,每一刀都向著蘇言的要害砍去。刀劍相交,巨大的力道使得蘇言急速的後退著,腳掌對著地面猛的踏動。對方不過是一個力量加持的格鬥域能力者。而自己卻是五階的敏捷加持。若不是那個狙擊手在的話,對方根本無法將自己逼到這樣。

身體加速的一個跨步,漢子的攻擊,蘇言猛的向著那邊準備射擊的維尼奔去,這個狙擊手實在是很討厭。

「砰——」

又是一顆子彈射出,蘇言的奔出並沒有讓維尼的動作有所遲緩,他有著四階的狙擊專精,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將對方擊斃。

眼睛微微眯起,蘇言並跑動的方向沒有絲毫的改變,在子彈轟出的時間,輝劍的揮砍也到了對方的頭顱處。

「噗嗤——」

鮮血濺射的聲音響起,蘇言只覺得胸口一疼,黑色的戰鬥服瞬間炸裂,巨大的力道使得蘇言一陣呼吸受阻。不過輝劍的揮出卻是堅決的執行了出去。對方的子彈只是能夠讓自己受傷,而自己的輝劍卻是能夠讓對方瞬間斃命!

劇烈的呼吸著,蘇言輝劍的鋒利順利的攻擊到維尼的頭部,順從著對方的眼角處,劍刃緩緩的劃過,維尼的腦殼隨著劍刃飛向空中,隨後與天花板猛地交接。

「維尼!」

雷金納德砍出的闊刀瞬間停滯了下來,跟隨自己的一個兄弟竟是在這裡死掉了,呼吸一陣難過,蘇言猛的向著房門竄去。帕卡驚恐的向著一邊躲避,看見蘇言並沒有意思擊殺自己的時候,臉上的緊張緩緩的消失。

嘴角緩緩的張合著,維尼眼睛空洞的看著天花板,那個飛起的腦殼緩緩的落下,而後在地面上彈起,白色的,紅色的,一股股的緩緩流出。

隨著腦漿流出的還有著他的記憶,母親六歲時候死亡,大他三歲的姐姐帶著他在一處貧民區生存了下來。為了維持兩個人的生存,那個大他三歲的女孩天天早出晚歸。整天都是弄得一身傷回來。他並不知道女孩出去幹嘛了,直到有一點晚上,他餓極了,跑出去尋找她。然後他便看見了女孩被一個醜陋的男人壓著。

那個充滿腐臭味道的東西在那個裡面來回的動著,女孩在看見他過來的時候竟是大聲的呵斥。他哭著跑了回去,然後都不在理她。

女孩並沒有解釋的意思,每天依舊出去工作,每天都帶著一身傷回來。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他被一個黑人漢子發現。那個黑人漢子發現他有著射手的天賦,而後把他帶到了一個叫做清火公司的地方。

「為什麼那麼你都不拒絕,你偏偏拒絕了我」眼睛緩緩的閉上,維尼,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