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二十三章奧利維拉再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三章奧利維拉再現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二十三章奧利維拉再現

嘴角狠狠地抽動兩下,邱舍掙扎著用右手去拔箭矢,可是箭矢還沒有拔出,一聲箭矢破空的聲音便再次傳了出來。

「嗡——」

空氣中震蕩了片刻,箭矢將邱舍的手臂瞬間洞穿,巨大的力道使得邱舍的身體被死死地釘在牆壁上,身體懸空,無法借力。

弓箭再次搭上,破空聲音響起。銳利的箭矢再次竄出,奧利維拉能夠感覺到,有一批人正在向這邊快速的趕來。

身體劇烈的掙扎著,邱舍知道,若是這一箭若是射中了,那麼他的性命今天就會交代在這裡了。刺入牆體的箭矢在垂死掙扎之後緩緩的拔起。箭矢飛過來的瞬間,邱舍的身體從牆體上滑落,原本射中腦部的一箭被險險的躲了過去。

嘴角狠狠地出了一口氣,邱舍在地面上費力的掙扎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實在太恐怖了,他現在想要做的就是逃跑。

腳步快速的踏動著,一抹亮色從奧利維拉的手中出現。連續三次都沒有讓對方死亡,奧利維拉決定用匕首將對方解決。腳步踏動著,在邱舍掙紮起來的之前,奧利維拉手中的匕首狠狠地一個划動猛的向著邱舍胸口扎去。

「嗡——」

清脆的劍鳴聲響起,鋒利的劍刃出現在奧利維拉的視線中,速度快捷,直刺她的心窩。這一劍逼得她不得不放棄擊殺邱舍的打算。

「又見面了」

將邱舍擋在背後,蘇言一臉平靜的看向奧利維拉,時隔三個月,竟是在這裡再次遇見了對方,蘇言覺得世界竟是這麼的小。

「蘇言?」臉上露出一絲疑惑,奧利維拉顯然也認出了蘇言,不過她記得三個月前的蘇言可是沒有這麼高的。那個時候的蘇言不過和她一般高而已,而且對方的劍術似乎變得更加厲害了。

「我要這個地方」靜靜的看著對方,蘇言直接說出了來意。奧利維拉的強悍他知道,可是這座小鎮也是他目的,他不想就此放棄。

「你可以試著打敗我」臉上出現一絲猶豫,奧利維拉匕首對著蘇言緩緩地揮動了一下。

「奧利維拉,你為什麼還不趕快動手?」兩人對話的時間,奧利維拉身後的幾個人卻是等的不耐煩了。說話的是一個亞裔男子,年歲在三十多歲。蘇言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對方有著四階的敏捷加持。

「蘇言,這個小鎮是你的了」將匕首收起,奧利維拉靜靜的走到一邊,剛剛她還打算和蘇言進行一場比斗,可是青年人的話卻是讓她選擇了拒絕,顯然,奧利維拉在林頓小鎮過的並不舒服。

「謝謝」

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蘇言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孩似乎也不錯。走到邱捨身邊,上清術暗暗的使出,邱舍原本破損的身體開始了極快的修復。

「奧利維拉,你是什麼意思!」又是哪個青年人,看見奧利維拉不但沒有和蘇言戰鬥,反而是站在了一邊,怒斥的聲音再次傳出。

「她不管了」

腳步踏動著,蘇言邁動著步伐向著人群快速衝去,他能夠感覺到奧利維拉和這個青年之間有著巨大的矛盾,而這個矛盾才是奧利維拉放任自己攻擊這裡的原因,至於兩人之間的交情。只是相處了一天,有個屁的交情。

「奧利維拉,我會叫父親大人把你的副長職位革掉的,還有你從鳳城帶來的那些人,我也會把他們全部驅逐出去的!」見奧利維拉靜靜的站在一邊,青年大聲的咆哮著,顯然在為奧利維拉的態度極為惱火。

「你應該先為你自己著想才對」輝劍快速的揮動著,蘇言向著青年的方向快速的奔去,若是讓這個青年人將奧利維拉的態度再改變了,那麼自己今天有些吃不消了。

「鏗鏘——」

蘇言想要將青年瞬間擊殺的目的並沒有達到,青年身前的一個少尉在輝劍揮出的時間猛的迎了上來。一把闊刀和輝劍瞬間相交。

「開——」嘴角輕叱一聲,輝劍猛的下壓,一絲裂縫從闊刀上出現,輝劍是吹毛斷髮的利器,斬斷一柄闊刀並不成問題。

「噗嗤——」

刀刃斷掉,輝劍繼續前進,鋒利的劍刃瞬間刺入少尉的脖頸,大量的鮮血濺出。

「上!」

青年人顯然在很是吃了一驚,一個三階的能力者被一劍刺死,這樣的事情還是很有震懾力的,腳步向後退動著向著士兵身後躲去,男子命令著前面的人攻擊。

輝劍快速的舞動著,五階的敏捷加持使得蘇言的速度異常的快捷,幾個人還未出手,蘇言的輝劍已然在對方身體上留下印記。

關節,腹部,喉嚨,殺人劍法和弱點攻擊的結合使得蘇言每一劍揮出都能夠帶起一片血絲。再次升級后,他的敏捷加持已然無限逼近了六階,這些低階能力者顯然還不足以和蘇言抗衡。基本上一個照面,幾個能力者便被瞬間擊倒在地上。

「蘇言,我要是幫你奪取這個小鎮的話,你會不會報答我?」看見蘇言的出手蘇言,奧利維拉臉上出現一絲亮色,隨即遠遠的看著蘇言喊道。

「會」

得到了答案,奧利維拉將背後的弓箭取下,弓弦拉動,箭矢飛出,跑出的青年男子被狠狠地釘在一處牆壁上,模樣極為凄慘。

隨著奧利維拉一箭的射出,周遭的士兵瞬間慌亂起來,奧利維拉是小鎮的副長,大部分的士兵都是接受她的直接管理,現在長官將首領大人的兒子殺了,事情好像不好辦了。

「投降吧」

清冷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士兵們在看向前方的時候,發現隊伍的小隊長也全部掙扎著倒在地上,勝利似乎屬於對方了。

「我們投降」

「我們投降」

手中的槍械紛紛扔掉,他們不過是小鎮的士兵而已,沒必要為了所謂的效忠而喪屍性命。在這個世界,能夠活下去已然成為一種奢望,這些人自然不願意自己的這種奢望破滅。

當然,也有著極個別的死忠份子想要極力的反抗,可是一邊叉動著步足的巨型蛛卻是讓他們知道了反抗的後果。步足扎穿胸口,嘴巴咬向頭顱。頭顱咀嚼的聲音在廣場上響起。一場戰鬥就這麼詭異的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