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三十二章殺沒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殺沒殺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ps: 一天三更雖然有點壓力,不過也還是能夠完成的,謝謝朋友的關心了!

第一百三十二章殺沒殺

「揍他!」

掀桌子這樣的事情自然不會讓這些漢子覺得恐懼,身體移動,雄性激素的充溢使得他們向著蘇言快速的衝去,更是有一個人在衝出的瞬間揮出了拳頭。

「——」

手掌順著身後摸去,狙擊步槍粗糙的槍身被蘇言單手舉起,扳機扣動,粗大的口徑瞬間抵住了第一個衝過來的漢子。

「停住」

清冷的聲音響起,蘇言一隻腳踩在翻到的桌子上,一隻腳立在地面上,狙擊步槍抵住白人漢子腦殼,眼睛向著一種衝過來的人看去。

衝動的人群出現一絲遲疑,被抵住頭顱的漢子更是一瞬間滿頭大汗,他不過是一時衝動,可是也不想將自己的性命葬送在這裡。

「別怕,他不敢開槍,月河鎮裡面可沒有人敢開槍」人群中一聲鼓動聲音響起,原本遲疑的人群不在遲疑,繼續向著蘇言這邊靠攏,顯然是認同的前翻的那句話。

「砰——」

槍口快速轉動,扳機扣動,人群中的一個黑人頭顱猛然展開,漫天鮮血從頭顱消失的地方噴出,二十毫米的口徑已然可以發射炮彈了,這樣一槍下去,黑人的整個頭顱都被炸沒了。至於這個被轟掉頭顱的人,自然是剛剛說蘇言不敢開槍的人了。

「他殺人了!?」

人群中一聲尖叫,原本衝過來的漢子連忙向著後面退去,這些人或許殺過幾隻喪屍,有或許殺過幾個女人或是嬰兒,可是這只是建立在是他們是屠戮者的前提下。現在角色的瞬間轉變,他們便惶恐了起來,那個粗大的口徑可是能夠一槍將頭顱轟掉的。

「快去報告總長大人!」又是一個聲音響起,這個聲音的語調卻是帶著一絲幸災樂禍,卻是不知道蘇言殺人對他能夠什麼樣的好處。

「你是要報告嗎?」腳步踏動,蘇言的槍口瞬間轉移方向。槍口前方的人快速的群,一個黑瘦非洲男子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他也在試圖躲避槍口的瞄準,可是無論他怎麼躲避,槍口的方向總是對準了他。他試圖往人群中躲去,可是那些被槍口掃過的人群卻是憤怒的將黑瘦男子推了出來。這個傢伙真是可惡,竟然想要殃及無辜,這是這些男性的想法,他們卻是忘了。他們也是事件的參與者了。

「大人,小鎮裡面殺人是要受到懲罰的」臉上一片乾澀,黑人青年試圖拿出月河鎮的官方來讓蘇言忌憚,可是蘇言向著他緩慢靠近的腳步卻是讓他明白,這個年輕人似乎並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是嗎?」眼睛靜靜的看向對方,蘇言在考慮是否將扳機扣動,眼前的這個人似乎沒有必殺的理由。

「是的」

男子還未說話,一聲強勢的回答已然從賓館外面傳了過來。一個身穿少尉服飾的男子腳步緩慢的踏進賓館。他的後面則是跟著十多個月河士兵,也不知道是聽見了槍聲趕過來的還是只是適逢其會。

「副長大人來了」躲避的人群中出現一絲驚喜的聲音。他們原本並不怎麼喜歡眼前的這個副長大人的,因為這個副長大人總是會教訓自己,可是比起子彈,他們更加喜歡教訓,副長大人顯然比這個傢伙可愛多了!

「小聲些,別讓那個傢伙聽見。我看副長大人也不見得可以擊敗那個人」一邊更加微小的聲音卻是連忙提醒了起來。人群再次歸於平靜,所有人都不在說話。

蘇言和副長大人都聽見了人群中的對話,副長大人的臉上出現一絲不滿的神色,蘇言則是一絲表情都沒有。只是靜靜的看著被槍指著的青年人。

「我要你說」

蘇言的聲音在黑人青年耳邊響起,將頭顱抬起。黑人青年臉上出現一絲乾澀。他的眼睛看向蘇言一下,又看向副長大人一下,顯然在進行著艱難的抉擇。

「小子,月河鎮是禁止殺戮的,殺人可是要判刑的!」見黑人青年兩邊遲疑的眼神,副長大人已然不耐煩了,眼前的這個青年他看著很是不舒服。

「月河鎮嗎?」戲謔的看了一眼對方,蘇言卻是沒有見所謂的月河鎮看在眼裡,對方不過是一個副長,似乎還代表不了月河小鎮。

「小鎮殺人不犯法」黑人青年在掙扎了一番之後終於選擇了對蘇言妥協,槍口就在腦殼上,由不得他不作出選擇。

「好了,我知道了」將槍口收回,蘇言不在理會男子。

「小子,殺人可是犯法的!」蘇言槍口離開的瞬間,副長大人手中的槍便舉了起來,與此同時,後面的士兵也將槍械舉起。

「可是他說不犯法」指著剛剛放走的黑人青年,蘇言看著副長大人臉上滿是認真。

「抓走」

副長大人顯然不願意和蘇言嗦,手臂對著後面的士兵一個揮舞,幾個士兵便走了出來。

「齊哈爾,他沒有殺人」在一邊看熱鬧的高清雲這個時候終於站了出來,而她叫出的齊哈爾顯然就是所謂的副長大人了。

「清雲大人,您或許沒有認識清楚情況」頭顱抬起,在看見高清雲的時刻,齊哈爾臉色一怔,隨即卻是露出一絲恭敬對著高清雲說道。

「我說他沒殺人」

腳步踏動著,高清雲的臉色說不出的認真,在走到齊哈爾面前的時候更是以一種俯視的態度看向對方,態度極其倨傲。

「大人說沒殺,那就是沒殺」

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齊哈爾卻是沒有繼續抓捕蘇言的意思了,臉上帶著一絲恭敬,顯然是認同這個謊言了。儘管他的視線中還躺著一具無頭的屍體。

「好了,有個人喝醉酒將腦袋給磕掉了了,你把屍體帶出去吧」臉上出現一絲緩和,高清雲將手指指向一邊的黑人屍體,那些擋住屍體的人快速的讓出一條道路。

「是的,大人」齊哈爾答應了一聲,隨即指揮著士兵將屍體從賓館搬出,在看見屍體的時候,齊哈爾便看見了屍體頭部的焦黑顏色。這種焦臭味怎麼會是磕掉的呢,分明是槍械轟擊造成的。

可是這種質問終究沒有從副長大人的嘴中說出,帶著隊伍,副長大人離開了賓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