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三十五章再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再殺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三十五章再殺

俏麗的頭顱飄飛在天空,殷紅的血液順從著脖頸處流出。劍刃的鋒利切破了莉安娜的頭顱,六階的元素師這個時候看起來異常的脆弱。嬌俏的身體跌倒在地面上,一股股殷紅將地面染濕。

帕里約平靜的臉譜在這個時候終於有了變化,極度猙獰的面孔使得他的五官出現了嚴重的變形,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亞洲人竟是殺了他的隊友!竟然有人敢對清火公司下手!臉皮狠狠地抽搐著,帕里約腳步快速的踏動,他不想死。

「開槍——」

清脆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高清雲修長的身姿在穿著了軍裝之後顯得異常的修長,隨著她的命令下達,數百米士兵舉起步槍向著帕里約進行射擊。

「噗噗噗——」

透明的魔法屏障再次出現在帕里約身前,他是一個預言師,可是元素魔法的運用他也有著較深的造詣。數百顆子彈盡數被魔法屏障擋住,帕里約向著多羅消失的地方急速的跑動。現在的他根本就不是這些人的對手,只有多羅出現之後,他才可能獲取短暫的喘息機會。

「追」手臂舉起,高聯營這個時候終於顯示出了他的首領氣魄了,若是讓這個人走掉,那麼月河鎮以後就別想有安靜的日子可以過了。數百人的隊伍向著帕里約逃竄的方向快速的追去。

再次將狙擊步槍拿出,蘇言不緊不慢的跟在隊伍的後面,帕里約的行動能力根本就算不上快,他的跑動速度甚至達不到三階的水準。這樣的速度,蘇言可以肆無忌憚的用槍械去狙擊對方。

「砰——」

隨著對方的身影出現在視線中,蘇言猛的扣動扳機。粗大的子彈猛的飛出。

腳步踏動著,帕里約即便是跑動的時候依舊將魔法屏障支起,這樣可以讓他充分的抵禦子彈的攻擊。

「——」

一個巨大的力道轟擊傳遞到帕里約的身體上,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原本還異常堅韌的魔法屏障竟是被削弱了大半,木棍揮舞,帕里約就要將屏障加強,可是再一次的巨力卻是猛的轟擊到了他的身體上。

屏障破碎,身體飛起,在蘇言第二次扣動扳機之後,帕里約的防禦能力終於潰散,飛起的空檔,近百顆子彈呼嘯而至。帕里約身體瞬間變成蜂窩,鮮血溢出,身體倒地。遠遠的,他看見多羅邁動著步伐向這邊快速的奔跑。腦海出現一絲模糊,帕里約隱隱的預見,多羅巨大的身體被一劍劈飛,繼而被人擊敗。

多羅向著帕里約的方向急速的奔跑著,他原本在前面探路,排除危險,可是在他走出十公里的時候,連續的槍聲卻是在身後響了起來。原本他並不是如何的在意,以為是月河鎮的隊伍預見了小群的喪屍而已。可是後來連續的子彈射擊卻是讓多羅腦海裡面出現一絲不妙的情景。即便如此,他所想象的也不過是月河鎮隊伍撞上了大群喪屍群而已。

不緊不慢的向回跑動,在他看見人群的時刻,帕里約的身體已然倒在了血泊之中,他慢慢的趕回來,看見的卻是自己的兩個隊友全部死亡的結果。

「砰砰砰——」

多羅還在向軍隊跑動著,連續的子彈射擊已然傾瀉了出來。擊殺了兩人之後,高聯營已然徹底和對方翻臉了。只有擊斃對方,月河鎮才能夠確保安全。

鏗鏘的金屬響伴隨著子彈的射擊響起,多羅的鎧甲被子彈射擊之後卻是沒有出現絲毫的異樣,腳步穩健的向前奔跑,他要殺光這群賤民。

「大人,子彈射擊似乎無效!」

驚恐的聲音響起,齊哈爾少尉看著急速衝刺的多羅對著高聯營彙報著。

「我不是瞎子!」

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同樣在戰場上,高聯營自然是看出了多羅的強悍,一個可以無視子彈的存在,這樣的人無疑是恐怖的。而且,他發現,大部分的子彈射擊並沒有作用在對方的身體上,這也就說明著對方的速度加持似乎很強!

子彈的傾瀉急速進行,蘇言也在一邊將狙擊步槍再次瞄準,j21型號的狙擊步槍顯然不是士兵手中的步槍可以比擬的,這樣一發子彈射出,威力至少高出尋常子彈十數倍。

「砰——」

扳機扣動,在確定對方的跑動軌跡之後,蘇言食指果斷扣動。伴隨著槍托對著肩膀的一陣撞擊,一股刺鼻的金屬味從槍膛冒出,鼻翼微微細嗅一下,蘇言從裡面似乎還聞到了火藥的味道。

「鏗鏘——」急速的跑動著,多羅自然無法躲避所有的子彈,特別當子彈的數量超出數百的時候,他只能夠躲避其中的大部分,就在他身子向一邊躲避的時候,一股巨力猛的轟擊到他的胸口。奔跑的步伐被瞬間打斷,順暢的呼吸開始出現一絲阻滯。手掌順著胸口摸去,熟悉的金屬質感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鮮紅的柔軟。

「自己的鎧甲被擊穿了!」

眼角露出一絲震驚,多羅跑動的步伐再次下降,眼睛在月河鎮士兵中快速的掃蕩著,多羅企圖找到那個射擊的來源。

「砰——」又是一聲槍響,多羅匆忙的移動步伐,躲避的時間,他看見了一個身穿黑衣的青年人向著這邊扣動扳機。一股巨力再次襲來,刺痛在神經末端傳遞,多羅知道,自己的胸口被再次擊中了。

嘴角咬緊,腳步急速的跑動,雙手闊劍被猛然抽出,此時的他距離士兵的距離只有五十米不到了!一秒鐘,進入士兵群中,自己便可以躲避狙擊手的射擊!。

「噗嗤——」

五十米距離轉眼即逝,寬闊的雙手大劍在空中一個旋轉之後終於橫劈了出去。再次扣動扳機,士兵只覺得眼前一黑,一柄寬闊的劍刃猛的劈了下來。頭皮一陣發麻,伴隨著一陣劇痛,士兵發現自己竟是向著天空急速的飛去。

嘴角發出一陣呼喝,士兵臉上滿是疑惑,他不是被巨劍劈中腦袋了嗎?他的疑惑並沒有持續多久,那柄巨大的闊劍再次出現在他的視線中,而那柄闊劍的邊緣,此時正躺著一具無頭的屍體。眼角睜大,呼吸急促。

「那不就是我的身體嗎?」

一顆頭顱從天上墜落,如同一個皮球般,在人群中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