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四十章風行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風行者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四十章風行者

低階喪屍的攻擊自然無法對蘇言造成威脅,在蘇言劍刃的連續揮舞之後,一百多的喪屍群體全部倒斃在了地上。蘇言和奧利維拉繼續前進。在夜間降臨的時刻,兩人終於到達了皮卡車內。

車內,奧利維拉疲憊的坐在座椅上,半天行走數百公里的路程,這樣的速度足以將她這個智力屬的弓箭手體力榨乾。胸口緩緩的起伏著,奧利維拉神情複雜的向著車外看了一眼。蘇言的體力已經超出了她想象太多了。在她身體疲憊的時候,蘇言卻是從外面捉到了一隻變異兔。

變異兔,自然就是百年前兔子的變種了,經過變異的兔子,它們的顯著特點便是體型變大,毛髮變長。還有一種隱性的特點,那就是它們蘊育出了獠牙和利爪。百年時間,體積的大小可以改變,性格的溫馴自然可以狂暴。

提著如同鬣狗一般大小的野兔,蘇言開始了熟練的剝皮程序,兩人需要的食物量並不多,所以蘇言只是取了變異兔的前後腿,至於身體上面的嫩肉,蘇言也取了一些。這個東西似乎還可以用來煮湯。

來到了皮卡,蘇言便可以似乎忌憚的從物品欄裡面拿出一些原本並不存在的東西,當奧利維拉詢問的時候,蘇言則是說這些東西實在皮卡的車棚裡面找到的。

這些東西有,鐵鍋,柴油,還有一些飲食餐具。

將變異兔的肉塊切割好,蘇言手掌出現一絲水霧,經過了下午的喪屍擊殺,蘇言的元素師職業已然達到了三極。到了三極,蘇言獲得了又一個元素師技能——水球。

副職業的升級並不會帶來基數點和技能點,它能夠帶給蘇言的只有技能的學習,當蘇言打開副職業面板的時候,一排排的技能出現在了蘇言的視線中。

水霧,水球,火球,冰刃,土牆一系列的技能,這些技能對應了相對的等級,在一級的時候,蘇言可以學習的技能只有水霧。現在到了三極,蘇言可以學習的東西有多了一個水球。似乎攻擊力越低的技能,需要的等級也相對的較低。暫時,蘇言知道的只有這麼多,至於以後會不會有其它的限制,蘇言暫時還不知道。

一個水球出現在蘇言的手掌中,清澈的液體隨著蘇言的手的揮動在血腥的兔肉上邊沖洗,新鮮的味道從兔肉上散出。

「你還會法術?」

不知道什麼時候,奧利維拉從皮卡內走了出來,看見蘇言用水沖洗兔肉的時候,臉上出現了一絲好奇。

「只是一點簡單的法術」看了對方一眼,蘇言說道。

「可是這個法術很實用」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奧利維拉對於蘇言的這個法術顯然很是肯定。

「至少不會渴死」

水球術將一邊的鐵鍋充滿水,蘇言拿起木棍對著地面猛的擦動起來,高速的摩擦可以帶來火苗。

一下,兩下,或許是晚間天氣過於陰冷的緣故,蘇言的火苗在第三下才出現,將柴火堆在一起,蘇言企圖將它點燃。可是晚間天氣的陰冷顯然不是白天可以比擬的,弄了一會兒,原本閃亮的火苗竟是有了滅掉的趨勢。

「我來吧」

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奧利維拉佔據了蘇言的位置,嘴角輕輕開啟,一道清風吹過。原本即將滅掉的火苗開始旺盛起來。

「這是?」

「吹風」將風控制著吹響火苗,奧利維拉輕聲道。

「吹風術,也是元素師的一種法術,它能夠帶來巨風,於此同時,它也能夠將原地的潮氣風乾,吹風術在某些時刻還是很實用的」在微風的吹拂下,火苗逐漸燃燒,而後變成火堆。明亮的火焰開始舔舐著鍋底。

「你是元素師?」

一邊說話,蘇言一邊將兔肉切割,而後放入鐵鍋里,一切的動作很是行雲流水。

「風行者」頭顱抬起,奧利維拉臉上出現一絲自豪,似乎很為這個名稱驕傲。

「風行者?」眉頭皺起,蘇言看著眼前的奧利維拉,腦海裡面卻是出現了一個長耳朵,黃頭髮的精靈身影。那個握著長弓的美麗女性也是叫做風行者,卻是不知道和奧利維拉有什麼關聯。

「是的,擁有者風一樣的速度,可以射出強力的箭矢,叢林中的王者」奧利維拉的頭顱越發的高舉。

「嗯,很厲害」臉上出現一絲複雜,蘇言將兔肉全部扔到鍋里。這個世界他越發的不了解了。

臉上出現一絲微笑,奧利維拉並沒有說話,她只是將吹風技能對著火苗吹去,鐵鍋內的水很快沸騰了起來。

將一個個調料塞入鍋里,兩人之間的對話突然便停止了,氣氛變得沉靜。一夜就這樣過去,新的一天再次到來。

第二天早晨,皮卡的轟鳴聲在廢墟的深處響起。輪胎滾動,土壤飛起,一粒粒的灰塵在空氣中漂浮。一百多公里的時速,按照這樣的速度,兩人只要五天的時間就可以到達東方。

廢墟的喪屍群被皮卡的轟鳴聲吸引了過來,一群群的喪屍開始向著皮卡瘋狂的追去。奧利維拉駕駛著皮卡,蘇言則是坐在了皮卡的車頂上。手中握著突擊步槍,瞄準著奔跑靠近的喪屍。

「砰——」

喪屍的腦殼轟然爆裂,無頭的屍體在急速奔跑之後猛的摔落在地面。蘇言的經驗條得到了一絲增長。

「你的射擊天賦不錯」臉上帶著一絲驚奇,透過反光鏡,奧利維拉對著蘇言說道。

「百發百中」扳機再次扣動,蘇言的話傳到了奧利維拉的耳中,顯然,蘇言已經適應了這個時代的生活。不去故意的示弱,在某些時刻更是要表現自己的強大。只有強者才會在這個時代受到尊敬。

「怎麼不學習弓箭呢?」臉上帶著一絲好奇,奧利維拉繼續問道。

「弓箭嗎?」

頭顱迴轉,蘇言看著奧利維拉身邊的長弓臉上出現思考。

「你試試它」

一隻手掌握方向盤,奧利維拉一隻手遞出了一張長弓,模樣翠綠,韌勁十足,細細的撫摸之下,蘇言甚至從上面感受到了一絲自然的氣息。

拿出一支弓箭,弓弦拉滿,箭矢飛出。

「嗖——」

奔跑中的喪屍頭顱處突兀的出現一絲透明,箭矢飛過,喪屍死亡。

百發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