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四十二章娜塔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娜塔莎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四十二章娜塔莎

皮卡在街道上一路行駛,各式復古衣袍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東方的世界,一個古舊的世界。劍客,刀客,槍客。一個個手持冷兵器的武者在街道上行走。

「吱呀——」

在一個旅館前面,奧利維拉踩下剎車。

「蘇言,我到了」奧利維拉一邊說著,一邊看向街道對面的旅館,對於那裡,她有著特殊的感情。

「那邊的旅館?」順著奧利維拉的視線,蘇言看見了一個旅館,外表破舊,招牌搖晃,一副將要掉落的樣子。

「是的,那裡是我家」臉上笑意,在看見旅館的適合,奧利維拉的心情顯然是不錯的,竟是對著蘇言笑了起來。

「如果不嫌這裡簡陋的話,你今天可以住在那裡」將車門打開,奧利維拉背著長弓向著旅館走去。蘇言則是將鑰匙拔了下來,同樣走了過去。至於皮卡,這裡好像就是停車的地點。

旅館的大門是打開的,隔著多遠,蘇言便看見了這點,正是因為房門的打開,蘇言還聽見了大門裡面似乎有著激烈的爭吵。

「娜塔莎,店鋪的保護費該交了」略顯陰沉的聲音在旅館裡面傳出,說話的人應該在二十多歲。

「奧娜旅館從來都不交保護費,以前沒交過,現在不會交,以後也不可能」女聲顯得柔柔的,不過說話的語氣卻是非常堅決。

「娜塔莎,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伴隨著一聲桌子的響動,男聲已然有些憤怒了。他和對方已經交談了半個小時了,可是對方沒有一絲妥協的一絲,不溫不火,卻是拒人於千里之外。

「滾——」

柔柔的聲音在房間裡面響起,可是蘇言卻是從裡面聽出了一絲不耐煩,而且,蘇言莫名的認為,這個還沒有見面的女人似乎有著強橫的實力。

「踏踏踏——」

蘇言在這邊聽著,奧利維拉卻是加快步伐猛的向著旅館走了過去,顯然,那個女人她應該是認識的。

「把這裡給我拆了!」

男人氣急敗壞的聲音響起,幾個男聲附和了一聲,這個男人後面似乎還帶著幾個跟班。

「——」地面出現一絲顫動,蘇言的腳步緊跟著奧利維拉向著旅館跑動幾步,旅館的大門裡面卻是飛出了一個人形生物。衣著不整,臉色焦黑,似乎是被火烤過一般。

「動手了」

嘴角念叨了一聲,奧利維拉走動的步伐反而變得緩慢起來。蘇言這邊觀察著飛出的人形生物,旅館裡面卻是再次傳來一聲響動,又有一個人被拋了出來。衣服上沾染著火苗,眉毛和頭髮發出羊絨被燒焦的味道。看著對方狼狽的模樣,蘇言知道,裡面的女人似乎有著不俗的火術能力。

「——」

接二連三,連續五個人被拋飛了出來,每個人都是缺損了眉毛和頭髮,摔在地上之後,這些人很沒骨氣的跑出了旅館。身上卻是沒有所謂的內傷。

「娜塔莎!」

臉上露出一絲怒氣,奧利維拉對著旅館的大門大聲的喊了一句。

「還有不怕死的嗎?」慢悠悠的聲音從旅館大門裡面傳出,娜塔莎顯然認為還有人想要收所謂的保護費。

「吱呀——」

一陣木質滾輪的聲音在旅館裡面響動,圓滑而又帶有粗糙。眉頭皺起,順著聲音響動的來源,蘇言看見一個輪椅緩緩的出現在旅館大門那邊。

木質的輪椅,樣子頗為怪異,在輪椅的上面,則是做著一個穿黑衣的少女。大眼睛,高鼻樑,一頭淺紅色的頭髮,相貌頗為俏麗。只是她的臉皮很是蒼白,像是很久沒有見過陽光一般。白蒼蒼的,看起來很是嚇人。

「奧利維拉?」

女孩的臉色原本很是平靜,可是在看見奧利維拉的時候,一種被稱之為激動的神情出現在了她的臉上。嘴角顫抖,臉上帶著一絲欣喜,原本如同木偶一般的人,竟是活了過來。

「娜塔莎,你可是答應過我不在用火術的!」

奧利維拉卻是沒有對方的那麼欣喜,腳步竟是的走過去,臉上滿是責備的神色。

「他們要我交保護費」

女孩似乎是意識到了錯誤一般,頭顱緩緩的低下,臉上的生氣卻是更足了。

「那就給他們好了」

推著女孩的輪椅,奧利維拉將女孩推進旅館裡面,後面的蘇言則是跟著走了進來。

「我們家的旅館可是從來都沒有交過保護費的,那些人可不是我的對手?」臉上帶著一絲倔強,女孩顯然不是任人宰割的主,當即反抗了起來。

「是啊,是不是你對手,可是你用一次火術,就透支一次生命你不知道嗎?」奧利維拉更加生氣了。

「我寧願這樣死去,也不願一直平庸下去」柔柔的聲音,女孩看著奧利維拉的眼睛裡面充滿著堅定。

「今天我們不說這個,我帶了一個朋友過來,我先給他安排房間」奧利維拉還要繼續說下去,可是後面蘇言的腳步響動卻是讓她知道還有蘇言這麼一個人。

「一個男人?奧利維拉,你也有喜渙恕迸孩的頭顱突然抬起,安靜的眼神靜靜的看向蘇言,裡面有著一種挑剔的審視。

「他不是」

「可是他似乎不錯」審視了一番之後,娜塔莎似乎對於蘇言比較滿意。

「娜塔莎,你可真多事」抱怨了一句,奧利維拉歉意的看了一眼蘇言,隨即推著娜塔莎走到了一邊的房間裡面去。

蘇言在房間裡面端詳了一會兒,奧利維拉走了出來。

「我帶你去房間吧,走了這麼多天,你應該也累了」奧利維拉說著,便向著旅館的走道走去,在這個旅館和百年前的旅館並沒有多大的區別,房間也是連著的。在奧利維拉的帶領下,蘇言很快便到了一處房間。

「先在這邊休息,晚飯時間,我再叫你」將蘇言帶領至房間,奧利維拉便匆匆的離開了,顯然,她有著很多話要和娜塔莎說。

「姐妹兩個人,一個是風行者,還有一個有著超凡的火術」

將身後的包裹扔在床上,蘇言躺下去休息,來到了東方,他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去做。

……

「里卡蓮女士,你能夠幫我預測一下多羅他們的情況嗎?」清火公司,多倫滿是恭敬的看向前方的那個女人,那個號稱可以預測世界百年的里卡蓮女士。

「多倫,多羅他們的情況我無法預測,可是你的情況我卻是可以預測的」女人的樣貌很是平凡,可是她說話的時間卻是給人一種睿智的感覺。一舉一動,都透露著一種錯覺——她無所不知。

「我的情況?我會有什麼情況?」臉上露出一絲意外,多倫顯然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好預測的,在實力階位到了一定等級之後,對於所謂的預言師便不再盲目信任了。他深信,所謂的命運已經被他掌握在手中。

「死在劍刃之下」靜靜的看著多倫,里卡蓮的眼中出現一絲詭異的亮色,看的多倫心裡出現一絲毛躁。

「里卡蓮女士,我可是清火公司的理事,您說有人能夠殺得了我?」臉上帶著一絲譏諷,多倫對於眼前女人的恭敬也變得若有若無起來。這些所謂的預言師似乎都很熱衷於誇大其詞。帕卡說能夠找到蘇言,可是連同雷金納德三個人都全部消失了。

帕里約說能夠完成任務,可是自己的弟弟多羅也失去了信息,這些所謂的預言師似乎並沒有傳說中的那麼神奇。他們連一個小小的礦工都無法擊殺!

「多倫先生,預言術只是預言,世界上有很多東西可以將事情的規律打破,而我,只是告知了你,或許會發生的一件事情罷了」嘴角緩緩的開啟,里卡蓮略顯老舊的臉譜出現一絲褶皺。她並不在乎對方是否相信她。

「謝謝您的提醒,里卡蓮女士」拿出一枚紅色的晶核,多倫向著里卡蓮遞去。

「多露n理事,這個東西我可以等到事情發生的那一天再過來拿」拒絕了對方的晶核,里卡蓮緩緩的走出房間,她認為,多倫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