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四十四章任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任務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ps: 額,來點打賞鼓鼓勁?俺這樣求打賞是不是有些不要臉了?咳,臉皮真厚。

第一百四十四章任務

「小子,我不知道我怎麼死的,可是我知道你今天是死定了」難得的,古力臉上的笑容全部消失不見,腳步一個橫移,拳頭向著蘇言快速遞出。

「——」

拳頭相交的聲音響起,在對方拳頭轟擊過來的時候,蘇言的拳頭也對了出去,兩拳相交,蘇言退後了幾步,古力紋絲不動。

「古力!這裡可不是你們古家!」右手順著背後摸去,長弓被奧利維拉利索的拿了出來,弓弦拉開,長弓直指古力。奧利維拉生氣了。

「行了,奧利維拉,你們家族都已經沒落了,你難道要為了這個小子和我們古家對立?」臉上出現一絲不屑,古力對於奧利維拉的弓箭視而不見。絲毫不放在心上。

「他是我的朋友,我不允許你攻擊他」弓箭直直的瞄準著對方,奧利維拉的臉皮得緊緊的。說不出來的認真。

「少尉,你難道就不能像是個男人一樣站出來嗎?」眼中出現一絲閃爍,中校將視線看向了蘇言,相對於奧利維拉而言,他更加面對蘇言。

「可以」將輝劍抽出,蘇言靜靜的看向對方。握上劍的那一刻,劍客氣質在空氣中快速的瀰漫,鋒銳之氣流淌在房間。

「劍客?」

臉上出現一絲訝異,蘇言的變化很是明顯,在場的每個人都感覺到了蘇言氣質的瞬間改變。拿了劍的蘇言比之前多出的不僅僅是實力,還有一種氣度。

手臂揮舞,劍刃划動,腳步一個踏動。輝劍順著鼓勵胸口猛然刺去。蘇言用這一劍告訴對方,自己就是劍客。

「噗嗤——」

劍刃猛的向著對方胸口刺去,布帛破裂的聲音響起,手腕一個加速,蘇言感覺到劍刃已經貼靠到對方的皮膚了。

「——」

雙手向著劍刃猛的一拍,一種極大的力道作用在劍刃上。劍刃在刺擊到對方皮膚的那一刻被擋了下來。空手接白刃。

「你就這點本事嗎?」接住輝劍。古力臉上露出一絲嘲諷,他能夠感覺到對方這一劍的犀利,可是這不妨礙他譏諷對方。

「微塵——」

沒有理會對方,蘇言左手一個擺動,一絲微塵從空氣中凝聚。手臂一個揮動,一片微塵向著鼓勵的臉部洶湧飛去。

微塵的使出並沒有什麼預兆,古力只是聽見蘇言說了一句話之後,隨即眼睛便被一團黑沙瀰漫了,眼睛閉上。手掌不自覺的向著眼睛摸去,一股鋒銳卻是搭在了中校的脖頸處。

「你輸了」

站立著不動,中校努力的將眼睛睜開,他看見的就是,那個少尉,那個一柄劍,橫在自己的脖頸處。一臉的冷淡,那樣的神情讓古力很是憤怒。

「你使詐!」溫文爾雅的古力中校竟是像一個潑皮一般的質問起了蘇言。他甚至都不知道兵不厭詐這個道理

沒有說話,對於對方的質問。蘇言沒有絲毫解釋的意思。戰鬥的本身便是擊敗對方,而微塵術的作用也是擊敗對方的一種手段,至於說使詐,卑鄙這樣的辭彙,蘇言不會把它當做貶義詞來理解。在某些時刻,這些辭彙也可以當做靈活多變來解釋。比如說。現在。

「古力,你輸了」將長弓收起,奧利維拉從一邊走了過來。這個自大的傢伙終於被擊敗了,雖然擊敗的人不是自己,擊敗的方法也算不得正大光明。

「他使詐」古力臉上充滿著不甘。在被長劍架在脖子上的那一刻,他身上的優越便全部消散了。一個堆積出來的能力者,在一個小小的挫折下就有些吃不消了。

「那又怎麼樣?」在對方兩次強調之後,蘇言將劍刃緩緩的下移,從原本的脖頸處移到了心臟部位,他可是預言對方是要是被劍刃刺穿心臟死亡的。

「行了蘇言,就這樣吧」看著蘇言將劍刃下移的行為,奧利維拉阻止道,擊殺一個中校,這樣的事情太過瘋狂了,若是被共工城軍方知道,那麼蘇言將會被整個共工城追殺。

嗯了一聲,蘇言將輝劍收回,他不是愣子。自然知道不能將對方殺死。

「好了,少尉,你很識相」劍刃離開的那一瞬間,古力中校再次恢復了自信,將略顯褶皺的衣服整理了一番。中校再次看向蘇言的眼神已然變了。

「古力,你還想著你的任務?」皺著眉頭,奧利維拉顯然是習慣了古力的轉變,兩人從小便認識,古力的性格奧利維拉清楚的很。

「這個任務是上面指定要完成的,不是我可以拒絕的」臉上出現一抹嚴肅,古力在努力調整了一番之後,找到了一個和兩人對話的平衡點。

「那你可以自己完成任務去,我們可不奉陪」白了一眼對方,奧利維拉說的我們顯然是包括蘇言的了。

「原本我只是需要一輛皮卡就可以了,可是現在你回來了,那麼你也得去。」顯然,古力本身需要的只是一輛皮卡,蘇言和奧利維拉的出現卻是他額外的收穫了。

「我可不去」

皺著眉頭,奧利維拉顯然不會因為對方的一句話便改變了立場。

「這次任務,是在烏托城裡面搬運物資,物資裡面有些東西你或許會感興趣」沒有理會奧利維拉的拒絕,古力自顧的說著,一邊的奧利維拉則是相對的看了過去。

「這批物資的地點是三十年前的烏托城,裡面有一種被稱之為海瀾之草的植物,它可以治療娜塔莎的身體疾病」看了奧利維拉,古力說出了奧利維拉飛去不可的原因。

「海瀾之草?」

皺了皺眉頭,奧利維拉臉上出現一絲波動,這個植物的名字她顯然是聽過的。

「是的,如果你和我一起去的話,那麼我會給你一株海瀾之草」靜靜的看著對方,古力顯得很是淡定。娜塔莎的疾病已經存在了二十年,奧利維拉一隻想要幫她只好,而海瀾之草,就是只好疾病的主要藥物。

「好的,我答應你」幾乎沒有思考,奧利維拉便答應了對方,可以幫助娜塔莎治療疾病的海瀾之草,只為了這個,她這次也必須要去。

「那麼他呢?」古力看先蘇言,眼中出現一絲莫名的期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