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六十七章戰西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戰西門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六十七章戰西門

西門,是姓氏,也是名字,但是在鳳城,西門只能是一個名字。廢墟世界,一個能夠一把劍面對十萬喪屍面不改色,這樣的人不多,西門便是一個。

短劍,突刺,鋒利的光亮在刃口上閃爍,這一次攻擊,卡蓮的速度瞬間暴增,她能夠感受到西門的厲害,因此,她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若是不這樣的話,她怕自己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長身玉立,臉上平靜,細長的劍從手中斜著揮出,劍氣散出,嗡鳴響動。巨大的氣勁一瞬間轟擊在撲來的卡蓮身上。短劍斷裂,腹部流血。一招,卡蓮的便被轟飛出去。卡蓮不知道的是,即便她全力以赴,她也只是能夠出手罷了,至於傷人,她還沒有那個資格。

「——」

嬌弱的身體猛地摔在牆壁上,堅硬的石壁上出現裂縫,一個紅色的轉頭更是因為這一次撞擊而出現一絲粉末。骨骼斷裂,胸腔出血。只是一招,卡蓮便失去了攻擊能力。在地上無奈的掙扎著。卡蓮臉上充滿著不甘。

「她不是人類」

靜靜的看向另一邊,西門的語氣略微帶有驚奇,似乎發現了卡蓮的真身。只是他的疑問並沒有人回答,蘇言的劍在這個時候揮了過來。

「劍刃風暴!」

腳步踏動,身體螺旋,輝劍順從著身體的旋轉帶起巨大的氣浪,一種極限的速度在蘇言的手中產生。

極限的速度攻擊,蘇言瞬間到達西門面前。

「鏗鏘鏗鏘」氣浪漂浮,劍氣肆意,劍刃風暴的使用時的周遭的事物遭到了極大的破壞,空氣被切割的同時。西門的頭髮也飛舞起來。

劍刃風暴的旋轉本來只能是劃出一道圓弧,可是系統的強制增強下,蘇言的身體四周都出現了極其鋒利的劍刃。輝劍舞動,蘇言的劍猛的轟擊向西門。

長劍舞動,上下飛舞,西門的本性之中並沒有後退這個辭彙。這也使得他在遇見劍刃風暴的時候死死地站在原地,長劍對準蘇言的輝劍不斷的揮舞。

鏗鏘的金屬交鳴聲在空間中傳動,蘇言快速的舞動著輝劍,西門則是相同的舞動中手中長劍,一秒,五秒。十秒鐘后,蘇言的劍刃風暴效果消失,西門的長劍猛的揮出。再一次劍刃相交,蘇言的身體猛地飛出。西門穩穩地站在原地。

在天空滑出一道弧線,伴隨著一聲腳步落地聲,蘇言胸口起伏。粗粗的喘著氣,這個西門,真是厲害。

腳步踏動,手臂緊繃,在蘇言站穩的時間,西門腳步輕盈的向著這邊走動著。一劍揮出,便是劍氣。另一邊。蘇言自然是熟悉西門的發力方式的,在他肌肉繃緊的那一瞬間,蘇言猛的躲了過去。

一聲響動,蘇言原本站立的地方出現一絲裂縫,西門的劍氣,自然是要強過蘇言的。

臉上露出一絲意外。西門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人竟是能夠躲掉自己的劍氣,臉上帶著詫異神情的同時,身體便是再次緊繃,作為一個劍客,擊敗目標是最終目的。

肌肉緊繃。手臂顫動,西門蓄力的同時,蘇言的劍氣也蓄力完畢。

「斬——」在西門詫異的眼神中,一道劍氣猛然竄出,向著西門猛然轟去,身體順著一邊躲避,西門回頭看去,原本站立的地方竟是也出現了一道裂縫。裂縫的大小,或許沒有自己的大,可是它的形狀卻是驚人的相似!

「你叫什麼名字!」

猛的回過頭,西門看向蘇言問道,這樣的劍技,除卻自己,便只有自己的同姓子弟會運用了,他可不願意擊殺自己的後輩。

蘇言自然是看出了對方的詫異,不過他卻是沒有回答的打算。高手過招,抓住的就是細節,在細節上面有一絲的疏漏都可能導致勝利的天平偏轉,而這個時候,正是他抓住細節的時刻!

大片的泥土瞬間凝固在西門的腳步,一塊塊的,向著西門身體延續,微塵術,再次運用,效果卻是比之前好了許多。只是片刻,西門的身體上竟是凝固了近百千克的微塵。

「劍氣!」

微塵術和劍氣的揮舞只是一前一後,身體的變化使得西門臉上出現一絲異樣,乘著這個時間,一記劍氣自此轟出。

雙手握劍,身體挑起,蘇言向著被微塵覆蓋的西門發動駭然的攻擊。

「——」

長劍舞動,微塵炸開。一個超越九階的劍客,自然不是那麼好糊弄了,一道劍盾從西門手中出現,兩米直徑,光亮異常。輝劍狠狠地站在劍盾上,蘇言的身體再次後退,一股殷紅從嘴角噴出。這一次,蘇言卻是受傷了。

反觀另一邊,西門的處境也是顯得很是尷尬,黑色的髮髻散開,白色的衣衫上沾滿泥土,在胸前的部位,一道劍氣切割的痕靜靜的出現。殷紅從裡面溢出。這一劍蘇言雖是受了傷,可是西門也被劃破的皮膚。貌似是兩人平分秋色。

不過蘇言卻是知道,這並不是勢均力敵,他並不是西門的對手,他已經使盡了手段,可是西門,他到現在使用的不過是一道劍氣罷了。

「你很不錯」

臉上滿是平靜,西門從地面划起一截樹枝,而後將散亂的髮髻緩緩的插上。凌亂的髮型再次變得拉風起來。

兩人這邊的戰鬥說起來很是長久,可是實際上不過是短短的十多秒鐘罷了,簡短的描述就是蘇言連續兩次出招,可是都被西門轟飛了出去,現在蘇言處在下風。

地上的卡蓮費力的掙扎著,她是行屍,有著良好的恢復能力,可是西門的一道劍氣卻使得她短暫時間內根本無法站起。另一邊,卜拓麗眼角卻是充滿了震驚。自己的學生,在短短的半年時間,竟是可以和西門對戰了!這個人,到底是怎樣的妖孽?

蘇言自然沒有牛逼到說你也很厲害的程度,他只是靜靜的站在一邊,手指緩緩的划動著,上清術在身體上治療著身體,和高手戰鬥,占不到便宜是真的,可是蘇言對方不會趁人之危也是真的。西門甚至還給了蘇言思考出招的時間。

「你的氣血在恢復,你還是一個治療師?」臉上帶著一絲驚奇,西門臉上的冰塊緩緩的溶解。對於眼前的青年,他開始產生興趣了。

「炙烤」

靜靜的看向西門,蘇言的手臂一個揮舞,一團火熱猛的在西門後面湧現。十一級的元素師,他會運用的,不僅僅是微塵,還有許多其它的法術。

滾滾的火球在蘇言的揮舞下向著西門快速涌去,蘇言使用的法術和火球術有著驚人的相似,可是他本身卻是不叫火球術,反而叫做炙烤。熱浪向著西門席捲過去,蘇言揮舞著劍再次沖了上去。

「咚咚咚——」

密集的腳步聲在地面上響動,由遠及近,從清火公司的大門地方向著這邊傳遞過來,不過是一分鐘的時間,城衛軍終於趕了過來。數百,上千,在十多秒鐘后全部趕了過來。

「那是什麼!?」

奔跑過來的士兵首先看見的便是一團火熱,紅亮,在火熱的氣浪中,兩個劍客拿著劍不停的揮舞著。劍揮舞的頻率極快,劍發出的威力極大。

一道道劍氣從氣浪中心溢出地面上的板磚遭受而來極大的破壞,劍氣,就是這裡的犀利。

「那人竟是和西門大人一般厲害!」

站在遠處,士兵嘴角微微張開,西門大人的厲害他們可是聽說過的。一個人力戰十萬喪屍,救出數千鳳城居民。當然,這其中或許有誇大的成分,可是這些士兵不知道啊。

密集的汗液順從著額頭流下,在炙烤的情況下,西門的體力快速的流逝著,與此同時,另一邊蘇言卻是來回的將水霧運用在身體四周降溫,法術的運用都是具有共傷性,它不是遊戲中的只有效,蘇言同樣得面對炙烤技能的烘烤。

「你這個劍氣從哪裡學來的?」再次領教一邊蘇言的劍氣,西門問道。

「你的身上」

連續的交手之後,蘇言分明的感覺到,西門身上的那股殺意越發的消散了。隨即回答了他的疑惑。

「鳳城?」

看著蘇言的面孔,西門像是想到了什麼。

「是的」

長劍不在揮動,蘇言靜靜的看向蘇言,臉上出現一絲奇異的神色。

「多哈不是你殺的」帶著一絲肯定,又帶著一絲警告,西門對著蘇言說道。

「為什麼?」臉上帶著一絲意外,蘇言自然是看出對方是要放他一馬了,現在兩人貌似是勢均力敵,可是蘇言卻是知道,對方並沒有全力以赴。若是西門認真起來的話,他怕是早就被擊敗了。或許,西門從開始便沒有將蘇言擊殺的意思,可是西門為什麼放過他。

「鳳城的人已經死了很多了,沒有再死下去的必要了」看了一眼蘇言,西門一邊的士兵看去。

「退了吧,刺客已經死了」

看著滿是好奇的尉官士兵,西門輕聲的說著,模樣非常正經,竟是不帶有一絲的臉紅。

「是,大人!」

偷眼看了一眼蘇言,士兵們紛紛散去,這個時代,實力便是權力,西門大人說刺客已經死了,那麼他就是死了。至於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他們不認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