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六十八章威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威勢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六十八章威勢

「西門大人?」一邊的卜拓麗臉色由獃滯變作驚喜,她不知道西門為什麼竟是改變了主意。事實上,西門的心思一般也很難被人猜透。

「清火公司死了一個理事,我覺得他很合適」看向疑惑的卜拓麗,西門靜靜的說著。

「可是他還殺了多哈」皺著眉頭,卜拓麗雖然不明白西門的意思,可是她卻是知道一個公司理事的名額是如何的難得,要知道她也不過是公司的理事而已。

「你殺了多哈?」回頭看向蘇言,西門問道。

「是他先派人追殺的我」只有三個人在場,蘇言自然不會耍滑頭。

「他追殺了你多久?」西門繼續問道。

「十個月」

「清火公司的理事追殺了鳳城軍校的學員,長達十個月,這樣長的時間,足以換來一個理事的名額了。讓清火公司的那些人知道,鳳城的人並不是那麼好殺的,再說,多哈不是已經死了嗎?」

一番言辭之後,西門扛著劍向著城池的中心走去。卜拓麗則是在後面獃滯著眼神,她聽說過西門大人護短,卻是沒有想到竟是護短成了這樣。不過若是蘇言的實力太差的話,西門大人怕是也沒有興趣吧。

「蘇言,你要做好準備,競爭清火公司的理事」看了一眼自己的學生,卜拓麗將一邊的高跟鞋穿上,扭動著身軀,示意蘇言跟她離開這邊。

將一邊的卡蓮抱在懷裡,不顧卡蓮彆扭的神色,蘇言靜靜的跟著卜拓麗,他知道。理事的職位他躲不掉。

世界就是這麼奇妙,也是這麼的不可理喻,只是因為你認識了一個人,只是因為你有實力,你就有被特殊照顧的權力。高階能力者,在廢墟。總是稀罕了,特別是當蘇言碰上了極度護短的西門的時候。

清火基地中心,一座巨大的白色樓體。類似於白宮一樣的建築,比例卻是小了許多。建築內部,一處巨大的大廳,一個數十米長的橢圓矗立在中心,在它的周圍,則是坐著數十個人。

白人,黑人。黃色人種,這個大廳裡面匯聚了各色的人種,在這幾十人中,實力最低的卻也是七階能力者。這說明著,這裡的人都是清火公司的理事。

「昨天晚上多哈死了,在清火公司內部都有人將理事擊殺,這樣的事情非常惡劣!」

圓桌的一邊,一個白人胖子。身穿一身黑色的禮服,肚皮雪白。如同中世紀的紳士一般,只是他的舉動卻並非如此,拍打著桌子,語氣極為敗壞。

「西門大人已經將刺客擊殺了,不是嗎?」男子的一邊,同樣是一個黃色人種。看著遠處的西門滿是笑意的說著,只是這句話雖是肯定,裡面卻是帶有著說不清的嘲諷存在。

男子說話,圓桌周圍的人都將視線聚集到了西門那邊,他們想西門怎麼回答。

「死了。已經死了」抬頭,面無表情,西門對著男子說道。

「可是我聽士兵說,那個人並沒有被殺死」

男子卻是沒那麼好糊弄,看向西門的臉色越發的嘲諷起來。清火公司並非是鐵板一塊,他們分為好多個派系,而西門和男子之間顯然是兩個不同的派系。

「是啊,我也聽士兵說了,那個人似乎並沒有被殺死」另一邊,同樣一個中年白人附和的說了一句。

「哪個士兵說的?我怎麼不知道?」疑惑的看向男子,西門好似真的不知道人沒有死一般,神情很是認真。

「西門,你當我們是傻子嗎!」

看見西門的表情,一邊的一個白人男子猛地站了起來,對著西門大聲指責了起來。鳳城的這群人從半年前來到這裡已經佔用了清火公司大量的資源了,今天這個西門竟是還在正眼說瞎話,男子怒了。

「你是傻子」坐在椅子上,西門一字一段的說著。這是一種陳述的語氣,在西門的眼中他就是傻子。

「總裁!我覺得西門不適合在清火公司繼續待下去了,他已經破壞了公司的結構了!」氣急敗壞的男子,盯了西門一眼,卻是被西門冷漠的眼神嚇了一跳,眼前的這個人可不是他能夠惹得起的,男子轉而看向了主席位的總裁。同樣的白人男子。

「奧列,西門的任命是理事會的意志,你一個人反對是無效的」板著臉看向男子,勞倫斯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作為清火公司的總裁,他還不至於因為一個理事的憤怒而表現出自己的態度。

「勞倫斯大人,認為西門不適合在清火公司待下去的人可不止我一個!還有許多人!」臉上露出一絲急躁,男子看向自己的陣營,這個時候,他需要有力的支持。

「還有誰?」不緊不慢的,勞倫斯掃了一眼台下的眾人,清火公司的內部分為很多派系。奧利的派系人員並不算少。

勞倫斯發問的時間,西門的眼睛了看了過去,他的邊上,一個身穿少將服飾的男子同樣看向那邊。這人同樣是鳳城的一員,那個帶領數萬士兵在鳳城外圍圍剿喪屍那名將軍,威靈。

西門和威靈兩人同時看向對面,奧列派系的一種人員頓時猶豫起來,被兩個超越九階的能力者盯上可不是什麼好事。

「圖裡安,你怎麼不說話了!」

自己派系的人員的猶豫使得奧列變得急躁起來,對著一邊的一個白人男子,奧列的聲音顯得有些尖細。

「我也認為西門不適合在清火公司待下去了,他已經破壞額清火公司的規矩」被點名,男子無法,只好站了起來,板著臉譜不去看西門,他怕看見西門的眼神。這個世界總是有那麼一群人是讓人害怕的。圖裡安也有害怕的人,西門是一個,威靈自然也是一個。

「只有兩個人嗎?」勞倫斯看著奧列,臉上出現一絲莫名表情,似乎是在怒其不爭?

奧列再次看向自己的派系,那群人卻是沒有一個願意站出來,他們事先並沒有經過溝通,今天晚上的這個會議太過倉促了。而且,對於西門和威靈,這些人有一種莫名的畏懼感。對於強者畏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