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六十九章新的理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新的理事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六十九章新的理事

「手下的士兵說刺客並沒有被擊殺,而是被西門保護起來了,我覺得西門應該解釋一下」勞倫斯一番詢問之後,又是一個男子站了出來。這是一個黑人男子,同樣和西門不是一個派系的。

「的確,我覺得西門有必要解釋一下」

「我們需要解釋」

連續多人紛紛從椅子上站起,他們不敢直接要求將西門驅逐出清火公司,可是對於刺客這件事情他們卻是有著驚人的統一。

「安靜,你們需要解釋,好的,我來詢問一下」勞倫斯對著眾人喝止了一聲,隨即看向西門。

「西門,他們需要解釋」雙手交叉,勞倫斯以一種審視的態度看向西門。

「好,我給他們解釋」站立,起身,西門離開位置,然後向著那些站立的人群走去,臉色平靜,步履沉穩。

「你想要什麼解釋」行走到一個中年的白人男子面前,西門問道。

「有士兵說刺客並沒有死」男子理直氣壯的看向西門,嗓音很是響亮。

「叫士兵進來,我給你解釋」看著對方,西門臉色一片平靜。

「契科夫,你上來!」

厚重的嗓子對著大廳外面喊了一句,門口的守衛一個快速的跑了出去。只是片刻,守衛再次進入大廳,和他一同進來的則是一個尉官。

「契科夫,告訴大家,剛剛都發生了些什麼?」男子剛剛走到圓桌槍,中年白人便大人的詢問了起來。

「大人,我看見西門大人並沒有擊殺刺客,而是將刺客保護了起來。西門大人似乎和刺客極為熟識」聽見男子的詢問,契科夫快速的說出了自己看見的事情。

「西門,契科夫已經這樣說了,你還想抵賴嗎?」中年男子得意的說著。

「契科夫看見了刺客?」沒有理會男子的得意,西門看向一邊的契科夫,滿是認真的問道。

「當然。我看見那個刺客了」契科夫只覺得脖子一陣發涼,可是他還是硬著脖子說了下去。

「那個刺客擊殺了多哈?」西門繼續詢問。

「是的,當然」契科夫毫不猶豫的回答。

「好了,我給你解釋,這個士兵在說謊」轉頭,看向白人男子,西門輕聲道。

「你是在說瞎話嗎?你說他是說謊,他就是說謊了?難道你要顛倒黑白不成!」聽見西門的話,男子一陣氣急。

「我再問你一句。你看見的刺客的性別」眼中露出一絲冷色,西門繼續詢問士兵。

「男的,他是一個男的」契科夫一陣不安,可是他卻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地方出現錯誤了。

「可是我知道的消息是,多哈是死在一個女人的手中的」將契科夫的身體掰過去,西門看向中年男子的視線中滿是冷意。

「殺死多哈大人的的確是女的,可是您保護起來的那個刺客卻是男的」契科夫一陣急躁,他看到。會議室中的諸位理事看向他的眼神已經有著新的變化,這種變化的意思便是質疑。

「好了。他已經不能自圓其說了,我的這個解釋你滿意嗎?」回頭盯了契科夫一眼,契科夫想要再次說話的想法被打斷。白人男子則是氣尷尬的站在原處,有些無措。

「您需要什麼樣的解釋」

嘲諷的看了一眼白人男子,西門向著下一個質疑的理事走去。語氣敬辭,可是其中的嘲諷只有當事人自己才能夠感受到。

「我手下的士兵說。刺客並沒有死,反而被你保護起來了」臉皮一陣漲紅,男子說出了幾乎和前翻的白人一樣的話。

「閣下,您覺得我還需要給你解釋嗎?」回頭看了一眼契科夫,西門的意思不言而喻。

「好了。我沒有問題了」

站在原地觀望了一番,男子終於坐了下去。

「你們還有疑問嗎?」再次行走,那些原本還在站立的人則是紛紛坐了下去,他們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僅憑士兵的言辭,是無法扳倒西門的。

「勞倫斯大人,我的這個解釋他們都滿意了,不知道您是否滿意?」回到座位上,西門對著主席台問道。

「好了,西門,事情是誤會」安撫了一下西門,勞倫斯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的表情,作為清火公司的總裁,勞倫斯顯然是一個神秘的人物。

「接來下的議題是,多哈死了,清火公司的理事職位空出了一位,諸位是否有人選?」看向周圍的眾人,勞倫斯開始了下一個議題。

「艾博閣,他也是一個控制師,和多哈的職業相同,我覺得他能夠替代多哈」說話的是先前的白人,在這個問題上,他顯然有著自己的目的,所謂的艾博閣是他的派系中的一員。

「艾博閣只有六階的能力加持,他的實力不符合勞要求」西門的身邊,卜拓麗站了起來,直接否決掉了對方的人選。

「可是艾博閣他很快就會突破了」白人男子顯然不願意丟失這樣一個機會,繼續堅持著。

「維京也是六階的能力者,他是一個元素師,我覺得他也適合這個理事這個職位」白人男子在這邊堅持了,另一邊的幾個派系紛紛說出了自己的人員。不過他們說出的人大多是六階的實力,至於說七階,他們的派系中並沒有這樣的人選。

「理事人員的階位最低要求是七階,六階的就不要拿上來說了」看著一群人拿著幾個六階的能力者在那裡說來說去,勞倫斯出言否決。

「我這裡有一個人選,我的學生,蘇言,實力是八階,他是一個劍客,同樣的,他還是一個五階左右的元素師,我覺得,沒有人比他更能夠勝任這個職位了」

在那群人都安靜下來的時候,西門再次說話了,他推薦了蘇言,同樣的,這也是他原本的目的。

「八階的劍客?西門,我可從來沒有聽說你有弟子的?」前方的白人男子顯然不願意將理事名額就此交出。

「我是鳳城學院仲裁院院長,鳳城學院所有的學生都是我的學生,弗朗西斯,你有問題嗎」對於這個人,西門顯然已經不耐煩了。

這種不耐煩不是忍不住的不耐煩,而是一種情緒的表現,作為一個強者,西門沒有必要將自己的這種情緒控制。不耐煩也是警告的一種方式。

「沒有,我只是覺得,一個八階的劍客,同時還是一個五階的元素師,這樣的人是極為罕見的,而且,廢墟裡面的高手,大家都是能夠叫出名字的,你說的這個人我們根本就沒有聽說過,抱歉,我不是質疑您的話,我只是好奇是否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

男子一邊說話,一邊看向西門,與此同時,一眾理事同樣看向西門,顯然他們也在疑惑是否這的有這樣的一個人。蘇言?他們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如果說蘇微晴的話,我倒是聽過,可是蘇言,我真的沒有聽說過」搖著腦袋,一個年紀頗大的理事在一邊嗤笑著,他的年紀已經七十多了,對於西門自然就沒有那麼多的忌憚。

「蘇微晴,也是你能夠說得嗎?」

看見老頭一副倚老賣老的模樣,威靈在一邊冷笑,蘇微晴這個女人可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而這個老頭竟然只是聽說過,要是被那個女人聽見老頭說話的語氣的話,一個爆炎怕是就會在大廳中爆開。

「我怎麼就說不得了,她不過是二十多歲的小丫頭,我都七十歲了,還不能說她!」被威廉嘲諷,老頭乾瘦的胸膛劇烈起伏起來。顯然是極為不滿的。

「說吧說吧,我明早就派士兵去和那個女人說,你覺得怎麼樣呢?」臉上露出一抹虛偽的笑意,威靈將軍這個時候卻是不見一絲的威嚴模樣,反而像極了一個流氓,又或是,他本身就是一個流氓。

「我不和你說」老頭吶吶的說句話,隨即坐回椅子,顯然對於蘇微晴是極為忌憚的了。他雖然稱呼蘇微晴小丫頭,可是這不代表他就不害怕蘇微晴,蘇家蘇瘋子的外號可不是說說這麼簡單。

「好了,不要吵了,既然你們都沒有合適的人選,而西門說的蘇言若是真的有這八階的實力的話,那麼新的理事就是蘇言了」

打了個哈氣,勞倫斯顯然不願意看著這群人在下面吵來吵去,這場會議是半夜起來召開的,現在也是散會的時間了。至於說蘇言是誰?勞倫斯大人沒有心情理會這些。實際上,大廳裡面的這些理事他也還沒有認識全部呢。他只要知道,蘇言有著八階的實力,而他又是西門派系的人,那就可以了。

下面的人群一陣炸鍋,這個時候,他們顯然還不知道蘇言就是那個刺客的事情,不過這卻不妨礙他們在這邊議論,因為,西門的派系,理事的人員已經增長到了五人了。這樣的派系在清火公司裡面顯然有著更大的話語權了。

「散會」

木槌敲打了一番桌面,勞倫斯率先起身,他這麼一起身,那些議論的人群則是全部起身離開。會議就此結束了。而蘇言,則是莫名其妙的變成了清火公司的理事。未完待續。。

ps: 感謝汪秀才的打賞,這幾天連續打賞,非常感謝。還有投月票的兄弟,也非常感謝,這兩天漲了四章月票,還是很開心的。謝了。

我看見有的朋友話了好多錢訂閱了這本書,可是他本身卻是普通賬號,我想說的是,兄弟,一次性充值五十元錢升級成初級vip能省好多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