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七十六不可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不可擋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七十六不可擋

他,蘇言,有著八階的敏捷加持,五階的力量加持。八階的格鬥域能力者,一個劍客。五階的元素師,精通多種法術。

而眼前的這個人不過是一個七階左右的格鬥域能力者,在強者為尊的世界,弱者便要有弱者的覺悟,若是想要蒙蔽強者,那麼這些人便要承受強者的怒火。

「閣下這是什麼意思?我什麼時候哄騙你了?」陰沉著臉,蘇言不給他好臉色看,默多克也不覺得自己應該怕對方,不過是一個青年人罷了,即便是厲害,又能夠厲害到哪裡去?況且自己的身後還有著數百名手持槍械的士兵。

「蘇聯儂不在?」一步踏出,蘇言和默多克的距離急速的靠近,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消失。默多克眼睛猛的一個眨動,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年輕人竟是一個瞬間便到了自己的面前。這是什麼樣的速度。

「我說過了不在」硬著嘴巴,即便是驚訝蘇言的速度,默多克還是強硬的說出自己的話。

「鏗鏘——」

輝劍拔出,鋒銳的氣息從劍刃上散逸出來。默多克則是在蘇言拔劍的瞬間急速的後退著,他可不願意死在蘇言的劍下。

「嗡——」

默多克退得快,蘇言的劍卻是更快,后發先至,輝劍瞬間到達默多克的脖頸處。

「告訴我,蘇聯儂在不在?」陰沉著臉,蘇言繼續詢問著,他可是知道蘇聯儂此刻在家的。在酒店裡面的那一百元前,服務員告訴他的可不只是地址這麼簡單。

嘴角張合,默多克似乎是想要說話。蘇言的視線也被吸引了過去。只是這片刻的時間,默多克腳步一個橫移,闊劍猛然揮動,眼前的這人簡直是欺人太甚!

默多克從來沒有被人這麼壓制過,抓住機會,默多克決定給這人一個顏色看看。

「砰——」

輝劍快速探動。順著闊劍劈砍的方向,蘇言快步迎了上去,此時的他已經不是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少年了。這個時候的他無論是力量還是敏捷都足夠撼動所謂的強者。

雙劍相交,巨大的力道傳遞到手臂上,伴隨著力道的傳遞,一種金屬遭受切割的聲音在空氣中響動,默多克的闊劍竟是被蘇言一劍劈砍的缺了一塊,模樣顯得極為不對稱。

「砰砰砰——」

密集的射擊聲音快速的傳出,默多克射擊的時間。眾多的士兵也開始了射擊,對於入侵者,他不會吝惜自己的子彈。手掌滑動,空氣波動,一處透明屏障忽然出現在空氣中。一面魔法盾出被蘇言變換出來。密集的子彈向著魔法盾射去。

士兵射擊的空間,默多克快速的奔跑,只是一交手,他便知道自己不是眼前這人的對手。雖然他還有絕招還沒有使出,可是他不覺得自己的絕招可以將眼前的這人擊敗。

實力等級。階位越高,期間相加的距離也就越大,二階的能力者或許有可能越階挑戰三階甚至四階的能力者並將其殺死。可是七階的能力者想要抗衡八階的能力者無疑是痴人說夢。當然,這樣的情況只是相對於普通人而言。若是蘇言的話,面對九階的能力者未嘗沒有一戰的能力,畢竟蘇言連超九階的西門都成戰鬥過。

密集的子彈掩護。快速的腳步踏動,默多克快速的逃離了蘇言的戰鬥範圍。

「叫蘇聯儂來見我,不然我開始殺人了」

冷哼一聲,蘇言已經厭倦了在這邊扯淡了。

「家主大人不在」默多克在遠處對著蘇言說著,一個士兵卻是快速的奔跑過來。貼靠在默多克耳邊說著什麼。

「殺了他?」臉上滿是乾澀,默多克卻是不知道如何將這人擊殺。

「真的不在嗎?」身體橫跨一步,蘇言猛的出現在一處士兵面前,輝劍快速的揮出,鋒利的劍刃貼著士兵的脖頸狠狠地劃過,艷麗的紅色在空中飄散。重型狙擊槍隨著士兵的死亡掉落地面,這邊是蘇言擊殺他的緣故,重型狙擊槍威脅蘇言的生命了。

士兵屍體倒地,蘇言再次移動腳步,他可是聽見而來那個士兵的說話的,蘇聯儂竟是叫這群人將自己擊殺了,他是不是太過自信了?或者,他一直便是這麼愚蠢?這般想著,蘇言的劍再次划向下一人。

「噗嗤——」

填塞著子彈,士兵將瞄準鏡對準目標快速的拉動著焦距,若是他能夠將這個人擊殺的話,那麼他將要獲得的,絕夠他在巨龍城活上一輩子,擊殺一個高階能力者也是一件值得吹噓的事情呢。瞄準的目標,士兵正要開槍,一抹亮色卻是猛的穿刺到了他的眼前,金屬外殼的突擊步槍在亮色的穿刺下快速的碎裂,尖銳的切割在穿過槍械之後瞬間抵達胸部。士兵只覺得自己的胸腔猛的一涼,一種壓抑的感覺充斥了胸膛。

他突然響起,自己還有一個妻子,即便那個女人長得不好看,胸前也沒有多少肉。他原本極其不願意想起那個女人的,可是現在他卻是腦海裡面全部都是那個女人的身影。

「沒有我的話,她是不是會淪為別人的玩物呢?」臉上帶著一絲遺憾,士兵的胸前洶湧的噴射著鮮血。而後軟軟的倒在地上。

快速的拔出劍刃,蘇言自然是不知道士兵腦海裡面的思想的,可是即便他知道,他也不會停止劍刃的揮動,這個世界並不缺少同情心這種東西,將敵人殺死便是對自己的同情。

鮮血從胸前噴出,巨大的壓力差使得士兵的胸口如同噴泉一般,有些士兵獃滯的看著這邊,更有一些則是驚恐的放棄了扳機的扣動。

劍刃繼續揮舞,蘇言繼續向著那些射擊的士兵揮動著自己的劍刃。一人,兩人,十人,二十人。開始的時候,士兵的神色還算正常,可是在蘇言連續擊殺二十人,當地面開始流淌鮮血的時候,一部分士兵開始了不著痕的後退。

「噗嗤——」

一件狠狠地劈下,士兵中總是有那麼一些不怕死的,在蘇言的劈砍下,腦袋自中間分開,大腸從腸道流淌。

「快跑啊!」

這樣的叫喊自然的引起了大部分人的贊同,一個人逃跑,數十個人便跟隨著快速的跑動起來。他們並不是真正的士兵,經歷過死亡,他們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性命。

一人,兩人,數百人的隊伍,連同默多克一起,全部向著蘇園內部急速的奔跑著,他們不想死,不想死的不明不白,若是家主大人實在要將眼前的這人擊殺的話,那麼就請他自己出手吧!

士兵奔跑,蘇言揮動的劍刃便開始停滯下來,無意義的擊殺並不是他的目標,這番擊殺之後,蘇聯儂必定會出來。不緊不慢的跟著著士兵走動,五分鐘后。一座巨大的樓體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

「清苑」樓體上方寫著這個建築的名字,默多克在一番奔跑之後快速的進入了建築的大廳。

「怎麼回事!難道叫你殺人都殺不掉?!」滿是怒意的吼叫聲隨著默多克進入大廳的那一瞬間響起,默多克狼狽的看著眼前的這人,臉上滿是無奈。

「大人,對方的實力實在太強了,我們抵擋不住」低著頭顱,默多克對著蘇聯儂解釋道。

「抵擋不住?三百多人的隊伍竟是抵擋不住一個人的進攻,你們這邊不是還有著兩百多人嗎?才死了二十多人你們就跑回來了?」臉上的肥肉狠狠地顫動了一番,蘇聯儂對著默多克大聲的訓斥著。他可不認為這些人會無法對付一個年輕人。這些傢伙一定是在怕死!

「大人,我們並不一定要擊殺對方,對方只是要求見您而已」臉上滿是陰沉,默多克對著蘇聯儂小聲的解釋著。

「見過?他倒是想!可是我就是要他死!」

咆哮的聲音從喉嚨管發出,蘇聯儂拿起一邊的紙巾繼續擦拭著傘K的心眼可不大,只是為了身上被澆濕,他就一定要將對方擊殺。

「你真的要我死?蘇聯儂」

挺拔的身影出現在大廳的大門處,清冷的聲音在大廳內部傳遞,蘇聯儂詫異的看向大廳外面,自己的那些士兵不知道什麼時候竟是全部散開了。他們竟是不抵抗,直接放任這人進來!

「你是誰?我們似乎見過」站在椅子邊上,蘇聯儂腆著肚子,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他似乎是認識的。

「見過,自然是見過的」腳步繼續踏動,蘇言的身影出現在大廳中央,就這樣,平靜的看著蘇聯儂。

「你到底是誰?」暴躁的吼叫了一聲,蘇聯儂看著蘇言輕描淡寫的模樣內心一陣急躁,他不願意別人在自己這邊雲淡風輕的。他要所有人都跪在地上求自己。

「我是誰?」冷冷的看了一眼對方,蘇言眼睛順著大廳周遭掃視,那個火爆脾氣的女人果然是不在這裡的。孟慶說那個女人出去了,果然是真的。預言師還是很有用的。

「你可以稱呼我天才」

冷冷的看著對方,蘇言說出了一句非常冷的笑話。

「你是在耍我嗎!」惡狠狠的盯著蘇言,蘇聯儂肥胖的前胸起伏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