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七十七章威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威懾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七十七章威懾

「蘇聯儂,我沒有功夫耍你,我這次來的目的只是已」冷著臉,蘇言對於蘇聯儂並沒有好臉色。他對這邊唯一有好感的人只有蘇萌罷了。

「你是那個礦區的小子?!」臉上出現一絲明朗,蘇聯儂終於認出了眼前的這個人,十個月前,自己的女兒便是帶著這個小子一起來到家裡的。為了報答對方,自己給出了一百萬元和鳳城學院的名額提供對方選擇。而條件就是對方不準接觸蘇萌。

「是我」對於礦區小子的身份,蘇言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好隱瞞的,這個世界,沒有人會注重出身。實力才是斷定一個人的標準。

「你以為你變強了,變成了所謂的天才了?」臉上陰沉著,聽見蘇言肯定的回答后,蘇聯儂說話的語氣開始變得咄咄逼人起來。

「可是就算你是天才,就算你變強了!我蘇聯儂的女兒也不是誰想見就可以見面的!」不待蘇言說話,蘇聯儂頭部迴轉,不再去看蘇言,這個意思是要蘇言離開了。

這一番話說出來,大廳內便顯得安靜了許多,那些士兵目瞪口呆的看向蘇聯儂,他們不知道家主為什麼要拒絕眼前的這個人。若是見一面能夠解決問題,那不是很好嗎?這是大部分的士兵所想的。

只有一邊的老管家知道,這兩個人是不能見面的。蘇家在離開鳳城的時候便損失了很多錢財,半年的時間,蘇家為了將公司擴展,已然和北面的礦業公司搭上了話。礦業公司和蘇家相比較可是一個大傢伙。礦業公司中有一個姓氏叫做蘇,可是這和他們沒有絲毫的關係。反而裡面的一個興家族,奧克蘭多最近和蘇聯儂打得火熱。

而這個火熱的原因便是。奧克蘭多家族的巴特納?奧克蘭多和蘇萌的關係非常好。巴特納作為奧克蘭多家族的子弟,按照家族的意願前往巨龍城進行學習。在學習的時間,他是在巨龍城開展他的業務。組建一個兵團,販賣軍火。

而巴特納和蘇萌恰好是一個學員裡面的學員。女人一旦有了美麗的樣貌,她們就會變成禍水一般的存在。蘇萌的身子並未張開,可是她的樣貌卻是和蘇微晴有著極大的相似。總得來說。也算的上是美女了。

在這個女人極端缺少的年代,一個美女的出現自然是引起了許多人的覬覦,其中的一個人便是巴特納。作為一個有著良好家庭背景,本身實力也算頂尖的後輩,巴特納第一時間進入了蘇聯儂的視線中。他覺得,只有這樣天才一般的男性才配得上自己女兒。特別是,這個巴特納是奧克蘭多家族的人。

所以,對於蘇萌和巴特納,蘇聯儂的意思是撮合為主的。不管蘇萌是不是願意。蘇聯儂自己便是這般想的。而現在若是叫蘇言和蘇萌見了一面,那麼事情可能就會出現變化了,他可是知道蘇萌一直對著自己的這個哥哥念念不忘的。

「蘇聯儂,你可能忘了,這個世界是強者的世界。我不知道你憑什麼去阻止我,難道就憑你這個父親的身份?」冷笑著,蘇言眼睛順著大廳四周看去。現在的大廳裡面可不止是蘇聯儂一個人。在大廳的四周還有兩百多的士兵和數十個侍女。

「你」

看了一周之後,蘇言手指伸出。對著一邊的一個男子指了過去,這是一個身穿中尉服飾的男子。他距離蘇言最近。

「我?」中尉臉上滿是驚訝。他不知道,事情怎麼牽扯到了自己了。

「對,就是你,告訴我蘇萌現在的位置」頭,蘇言對著中尉說道。

「卡納,不要告訴他!」肥胖的肚皮猛的一陣起伏。蘇聯儂這個時候的聲音顯得異常的粗獷。不知道是憤怒的緣故還是什麼原因,原來的細膩竟是不見了。

「說」

靜靜的看著中尉,蘇言說道。

「啊?」

被兩人連續的喝問,中尉短時滿頭冒汗,一個是連續擊殺了數十米士兵的蘇言。一個階位極高的能力者。還有一個是自己的家主。這兩個人。任何一個都能夠將自己玩死。中尉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默多克,卡納要是說了的話,一會兒便將他擊殺了」陰沉著臉,蘇聯儂對於卡納在一邊的猶豫很是不滿。

「這!」

聽見蘇聯儂的話,卡納臉上一黑,他沒有想到蘇聯儂竟是這般的對自己。

「說出來,我保證你不死」冷冷的看了一眼蘇聯儂,蘇言接著道「這蘇家,還沒有一個人能夠在我眼皮低下殺了你,若是誰對你動手,我便殺了誰。一個人動手,我便殺一個,兩個人動手,我便殺兩個。若是蘇聯儂親自動手,我把這蘇家的人全部都殺了」說完話,蘇言再次看向卡納,這個時候卡納已然有了決定。

「大人,我帶您去找蘇萌小姐」

單膝跪地,卡納做出一個效忠的姿勢,自己的主家要殺自己,而面前的這人要保住自己。該如何判斷,卡納覺得很容易。

「好的,我們走」

將對方扶起來,蘇言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威脅別人的性命並不算真正的手段,保護一個人的性命才算是真正的手段。

「是的,大人」恭敬的彎著腰,卡納帶頭向著大廳外面走去。蘇聯儂臉皮顫動,他發現,卡納對於蘇言的姿態要比對待自己的姿態要恭敬的多!這樣的禮遇他可沒有感受過!

「默多克,殺了卡納!」

看著向著大廳外面的卡納,蘇聯儂大聲的說著。

「大人?」眼睛圓瞪,默多克看向蘇聯儂,他可是聽見了蘇言剛剛說了什麼的,若是自己殺了卡納的話,說不準自己馬上也會送命。

「默多克,你和卡納不同,你的妻兒還在蘇家」陰沉著臉,蘇聯儂對著默多克發出一聲警告,這實際桑已經算的上是威脅了,過了今天,默多克怕是不會在效忠與蘇聯儂了。

「大人,請您照顧好我的妻兒」

臉上帶著一絲堅決,默多克闊劍揮舞,腳步急速向著卡納那邊賓士過去。這一劍的目的,便是殺了卡納。

回頭,輝劍劈出,默多克靠近卡納的那一瞬間,一道劍氣猛然竄出。氣鳴響動,瘋狂奔跑的默多克被瞬間轟飛。巨大的傷痕出現在默多克的胸口。在地上掙扎了兩下,默多克竟是昏迷了過去!

眼睛疑惑的看向那邊,蘇言卻是看見默多克眼中流露的一絲祈求,他不想死,同樣他也不願意自己的妻兒死。他能夠做的,便只有裝作昏迷。事實上,他出手的時間怕是便打算裝死了吧。

「大人,我帶您去」

胸口猛的起伏兩下,卡納對著一邊的蘇言態度加恭敬起來,七階的格鬥域能力者默多克大人都被蘇言一劍砍暈。這樣的實力值得卡納去恭敬!

「好的,我們走」

對著卡納說話,蘇言和卡納兩人走到大廳門口。

「誰殺他,我便殺誰」對著大廳裡面說了一聲,蘇言跟從卡納走出大廳。

「都給我開槍,殺了蘇言,殺了卡納!」

咆哮著,蘇聯儂此時已然憤怒之極,以前的那個礦區小子竟是在這裡如此的威脅自己,他憑什麼!憑什麼!?大聲的喊叫著,蘇聯儂卻是被蘇言的手段激的有些失去理智了。

其實算起來,蘇聯儂本身算得上一個睿智的人,若不睿智的話,他怕是也法管理好一家公司。可是他卻是有著致命的缺,那就是小心眼。

他不准許別人忤逆他的意願,他覺得合理的事情別人便要努力的去做,做不好的後果便是懲罰。有人害的他將紅酒潑在衣服上,他便要殺了那人。他起初以為不過是一個小嘍。可是發現是一個強人的時候。他的小心眼再次犯了。

在面對比自己弱的人的時候,蘇聯儂能夠很好的將對方擊垮,在面對強者的時候,蘇聯儂則是能夠很的擺正姿態。爭取最大的利益。可是面對蘇言,他卻是擺錯了態度,他以為他是蘇萌的父親,蘇言便會看他的臉色行事。可是他看錯了。

蘇言,同樣不受別人威脅。

蘇聯儂咆哮著,一個士兵順勢就要跑出去,一邊的一個人卻是將準備開槍的那人猛的拽住,隨即指了指地上的默多克,那便是下場。在場除了蘇言,怕是還沒有人知道默多克是假裝昏迷的,他們怕是都以為默多克已經死亡了。

身體僵硬,士兵猛的回過神來,對著拉住自己的同伴拱了拱手,臉上滿是感激的神色。

「你們都不開槍?你們要造反不成?」

看著低下士兵的小動作,蘇聯儂臉皮扭曲著,他只覺得自己的威信從來沒有如此的低下過。這樣的情況全部都是蘇言造成的。對於蘇言,蘇聯儂開始痛恨起來。

「去把蘇微晴找回來」對著一邊的管家說了一聲,蘇聯儂發現,這個世界真的是強者的世界。金錢並非是萬能的……

「這邊怎麼會有屍體?」蘇家的大門處,一個金色頭髮的青年男子滿是疑惑的看向一邊的同伴,一個黑髮的男子。

「巴特納,你未來的老丈人家或許被人打劫了呢」黑髮青年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滿是調侃的說道,屍體他見得多了,對於這個東西,他並不害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