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七十九章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打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七十九章打

「懶蛤蟆?」臉上帶著一絲笑意,蘇言確定對方是來挑釁的了,不過他卻不生氣,他從來都不去關注自己的長相,在他看來,一個男人長得好看與否和實力並不相關。何況,蘇言對自己的相貌,還是很自信的。

「你在笑什麼?!」看著對方的笑臉,巴特納脾氣瞬間上來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十分的討厭。

「巴特納,他在笑你自不量力,人家可是對自己的長相十分自信的」在一邊的蘇佳玉老道的說著,他自然是看出了蘇言笑容中的不屑。同時,他也認同蘇言的長相。

「蘇佳玉,我可沒有問你!」頭顱迴轉,巴特納臉皮漲紅,對著身後的同伴大神喊叫起來。

「巴特納?巴特納?奧克蘭多?眉頭皺起,蘇言突然想起了一個人名,在清火公司的資料庫裡面,蘇言看到的資料是很多的。其中關於奧克蘭多家族的人員就有著很大的篇幅被記憶了下來。巴特納這個名字算不得出眾,可是在消息裡面卻是出現了兩次,這便是蘇言一瞬間想起的原因。

「自然是奧克蘭多」頭顱抬起,巴特納卻是看出了蘇言神情的變化,不過他只是以為對方是懼怕奧克蘭多家族,卻是沒有想到,蘇言竟是和自己的家族有著說不清的仇恨。

「你剛剛在罵我?」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蘇言覺得,奧克蘭多家族施予自己的仇恨,在此刻便可以收到一些利息了。

「罵你?自然是罵你的,不但罵你,我現在還要教訓你」臉上帶著一絲嘲諷,巴特納身體一個急速的橫移向著蘇言竄去,秒速六十多,接近七十米的速度。一瞬間。巴特納便出現在蘇言的面前。拳頭豎起,臉含冷笑,巴特納一拳揮出。

「——」

拳頭轟擊在臉上,皮膚的內粘膜和牙齒在拳頭巨大的力道下擠壓在了一起,粘膜破裂,牙齒鬆動。伴隨著拳頭力道的繼續深入,口腔裡面猛的噴出一股透明液體。

腦袋昏沉。巴特納向著後面急速的後退,原本應該被擊中的蘇言輕描淡寫的站在遠處,攻擊的巴特納則是臉頰通紅的飛了出去。階位的差距,在此刻顯露疑。

「這便是奧克蘭多家族的實力嗎?」拳頭握緊,蘇言腳步橫移,一個和巴特納相同的姿勢瞬間使出。巴特納速的橫起手臂試圖抵擋,可是巨大的力道卻是告訴他,這人是可抵擋的。

「——」

骨裂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蘇言的身影出現在巴特納原本站立的地方,而巴特納則是拖著腿部速飛了出去。又是一拳,巴特納手臂斷裂。

如同沒有骨頭一般,巴特納抵擋的右手臂瞬間失去了戰鬥力。身體急速的下落,巴特納臉上充斥著驚駭,眼前的這個人究竟有著什麼樣的實力?難道對方到了九階加持了?

「踏踏——」腳步先後著地,巴特納順著地面瘋狂的跑出幾步,身體承受的力道被卸載掉,這個時候,再次看向蘇言,他的眼神中滿是忌憚。

「閣下。奧克蘭多家族不是你能夠得罪的」實力不濟便搬出自己的家族,論是在百年前還是現在,都是青年一輩的出事風格。在發現自己不是對方對手的時候,巴特納企圖用奧克蘭多讓對方低頭。

「奧克蘭多嗎」嘴角彎起,蘇言腳步再次踏出,極的速度再次在腳下出現,身形化作一道殘影。蘇言的身軀再次出現在巴特納身邊。

「你欺人太甚!」

怒喝一聲,巴特納手掌順著腰間摸去,一把亮銀出現在手中,匕首揮舞。氣勁噴薄。

手掌速探出,在對方匕首探過來的時間,蘇言順著對方手腕狠狠地一個手劈,骨骼斷裂的聲音再次響起,亮銀色從巴特納手中脫落。一聲痛呼在空氣中傳遞。

「我今天就是欺負你了,你有話說?」順手接過匕首,蘇言感嘆一下匕首的質量,奧克蘭多家族弟子使用的匕首自然不是大路貨,這樣鋒利的匕首,比較自己的已然強上了許多。亮銀色橫在巴特納脖頸前,蘇言臉上滿是挑釁。

「大人,巴特納家族可是不好對付的,您要是殺了他的話怕是會遭到彌天大禍呢」關鍵時候,蘇佳玉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語氣說不清是嘲諷還是勸告,總之是怪異的很。

「蘇佳玉?」看著眼前的這個人,蘇言也是知道這人的資料的,礦業公司蘇家的弟子,蘇家在十多年前還算是強盛,現在卻是削弱了許多,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蘇家依舊不是野外的那些小公司可以比擬的。

「是的,蘇佳玉」點頭,要不略微彎曲,蘇佳玉這是對蘇言表示一種尊重的姿態了。

「你想我殺了他?」聽著對方的話,蘇言卻是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對方自然不是保護巴特納的性命,反而是有著一種激怒自己殺死對方的意思。自然,這種意思一般人看不出,可是蘇言卻是實實在在的聽出來了。

「笑話,這個人和我是同伴,我怎麼會叫你殺他!」

似乎是被蘇言識破了一般,蘇佳玉臉上出現一絲變化,不過他的語氣卻是依舊平靜,顯然是沉穩的很。

「嗡——」

手臂划動,匕首對著巴特納的手臂一個切割,細膩的皮肉被速的切開,艷麗的血色從皮肉綻開處噴射。

「奧克蘭多家的人都該死,你說是不是?」抬頭,蘇言看向一邊的蘇佳玉。一邊的巴特納手臂被划傷,嘴巴極力的張開,他想要喊出來,可是蘇言手中的匕首卻是在他張嘴的那一瞬間進入了他的口腔,沒有切割,沒有移動。只是單純的放在那裡,只是這樣的單純,似乎隨時可以要了他的命。巴特納沒有喊,他不敢喊。

「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臉上出現一絲慌亂,蘇佳玉只覺得蘇言的眼神格外的犀利,多看一秒鐘便會有一秒鐘的難受感覺。

「蘇家和奧克蘭多家族之間可是有著大恩怨的,你希望他死,也算不得什麼奇怪」對於蘇家和奧克蘭多之間的事情,蘇言還是知道一些的。

「先生,蘇家和奧克蘭多是親密間的!」

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的男人,蘇佳玉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插上一句了,若是巴特納現在死掉了,那麼奧克蘭多家族必定會找上自己。因為是自己的話激怒了蘇言擊殺了奧克蘭多。

「蘇言,你在幹什麼!」

遠處,蘇聯儂也氣喘吁吁的趕了過來,一大票的士兵跟隨在後面,神情緊張的看向這邊,剛剛還在大廳耀武揚威的巴特納少爺,刺客竟是被蘇言控制在了手裡。

「你自己不會看嗎?」

看了一眼蘇聯儂,蘇言冷聲道。

「蘇言,巴特納可是奧克蘭多家族的,你可不能傷寒他!」臉上露出一絲緊張,蘇聯儂對著蘇言大聲的喊叫著。

「我知道奧克蘭多」

「不,你不知道,奧克蘭多可是一個大傢伙,你若是將他殺了,那麼奧克蘭多會追殺你一輩子的」神情略微緊張,蘇聯儂自然是不希望巴特納死掉的。若是巴特納死在了蘇家,那麼蘇家以後的日子怕是也不會好過了。奧克蘭多的記仇可是廢墟世界聞名的。

「追殺嗎?」冷哼一聲,蘇言卻是記得,奧克蘭多已經追殺了自己十個月了,即便對方不來找自己,自己也會去找他們的。

手臂下滑,手掌握拳,對準巴特納的腹部猛的轟擊一下,巴特納的身體速的騰空,嘴角的匕首吐了出來。巴特納只覺得自己的腸道怕是已經斷裂了,身體蜷縮著。而後跌落在地面上,掙扎,難過。

「我不殺他,可是我希望我見蘇萌的時候,這裡不會出現其它的聲音」腳步從巴特納身體上踩過,蘇言看向蘇聯儂。

「當然,這點是沒有問題的」

竟是連猶豫都沒有猶豫,蘇聯儂瞬間考慮清楚了事情的厲害關係。直接答應了蘇言的要求。

「卡納,我們進去」腳步踏動,回頭對著一邊還略顯獃滯的卡納說了一聲,蘇言向著小樓走去卡納愣了一下,也跟隨著走了過去。

「這人竟是這麼厲害,竟是一拳就將巴特納少爺給擊敗了,要知道巴特納少爺可是有著天才能力者的稱號的」一邊的一個侍從小聲的對著另一人說著。另一人偷偷的看了一眼四周,見沒人看向這邊。隨即附和道「這個蘇言大人在鳳城的時候就很是不一般,那個時候我就見過他,氣質很不一般啊」

男子在鳳城的時候的確是見過蘇言的,不過他看見的卻是滿身黑灰的蘇言,卻是不知道他從哪裡看出蘇言身上有特殊氣質的。

「你在鳳城便看過蘇言大人了?」一邊的一個稍顯年輕的侍從滿是好奇的湊了過來。對於強者,弱者總是好奇的。

「當然,蘇言大人那個時候的風姿」男子也不顧及實際情況,小聲的在一邊吹噓著。

「他還有風姿?我記得他那個時候還是一個礦區的黑小子,不是嗎?」

一個女聲在幾人耳邊響起,聲音柔軟,充滿誘惑,幾個侍從只是一聽便酥了身子,可是當他們回頭的時候,他們的臉色卻是瞬間惶恐起來。

「微晴大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