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零五章交談(雙倍月票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五章交談(雙倍月票求月票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PS:到月底了,雙倍月票也開始了,我當然不會去爭什麼月票榜,不過諸位喜歡本書的話還是把票投出來吧!我喜歡月票!

第二百零五章交談

「繼續前進」

看著緊閉的大門,馬諾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巴特納死了,他是死在蘇家的。那麼蘇家的人便要為巴特納殉葬。至於巴特納喜歡的那個女孩子,也應該跟隨巴特納一起前往天堂。

馬諾是一個信奉上帝的人,他自然是知道天堂和地獄的存在的,同時,他堅信自己的侄子死後應該進入天堂。

「——」

車隊的前方,一輛皮卡兇猛的撞上了大門,發動機巨大的力道使得大門被瞬間撞開,門內的士兵卻是在猝不及防之下被皮卡碾壓個正著。一個士兵被當場壓死,還有一個則是被壓斷了大腿躺在地上呻吟。

「真是煩躁」

皮卡順從大門內行駛,一輛輛的皮卡順序的行駛過去,被壓住大腿的士兵大聲的叫喊著,這些皮卡竟是嚴絲合縫的連續的碾壓著他的大腿,絲毫沒有給他抽出的空隙。

「砰——」

最後一輛皮卡行駛過去,正待士兵以為自己撿了一條命的時候,一個紅色的血洞出現在了他的額頭上。紅艷艷的,煞是好看。

「大人,奧克蘭多家族的人來了」

老管家快速的跑動著,一路奔向蘇聯儂的書房。他已經有了六十多歲了,竟是能夠跑得這麼快。顯然是慌張到了極點。

「奧克蘭多?」

抬起頭顱,蘇聯儂臉上出現一絲忌憚的神色,臉皮顫動了一下,蘇聯儂卻是站在原地沒有說話。

「大人,奧克蘭多的車隊已經進來了,馬上就要到這邊了」

看著蘇聯儂沒有說話,管家卻是急了。

「叫士兵全部集結在大廳前面,所有人全部準備好武器」起身。一口氣噴出,蘇聯儂畢竟是蘇聯儂,他恐懼奧克蘭多,可是他卻是有面對的勇氣。

「我現在就去」

管家快速的走出房間,向著莊園的其它地方走去,他去尋找士兵,卻是不知道他能夠找到多少過來。

走出房門。蘇聯儂向著大廳方向走去,路上看見幾個侍女,眾人都是一臉的慌張模樣,顯然,外面來的人嚇壞了這些女人了。

「轟轟——」

皮卡的轟鳴聲由遠及近,在蘇聯儂坐在大廳那邊的時間。皮卡車的身影出現在了大廳的門前。

蘇家的大廳不可謂不華麗,無論是高度還是寬度在當世來說都要算是極為大的,這樣打的大廳,大門自然也是不小。順從著斜坡,一輛輛皮卡竟是順從著駕駛了進來。

一輛。兩輛,三輛。一直進入了四輛皮卡,大廳便再也裝不下皮卡了,蘇聯儂靜靜的看著這些皮卡,臉上出現一絲嘲諷,這便是權勢的力量,他從異位面來到這個世界超過十年,從原本的一平如洗變成了現在的富豪。他一直堅信,沒有什麼事情是金錢解決不了的。他喜歡錢幣,喜歡黃金。

他的衣服是世界上最為奢華的,他的手錶是昂貴的,他穿戴的每一件東西都是價值連城的,這樣他很是滿足。他一度認為,有了錢幣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可是在前些天蘇言闖入蘇園的時間,蘇聯儂開始意識到,或許,只有強大的武力才算是真正的強大。

「——」

車門打開,亮的軍靴從車內伸出,黑色的西裝,白色的皮靴,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樣貌和巴特納有著五六分的相似。同樣的英俊,卻是有著不一樣的氣質。

「蘇聯儂?」

皺著眉頭,馬諾看著眼前的這個胖子,大廳裡面除卻蘇聯儂便一個人都沒有,通過記憶裡面的認知,馬諾自然是認出了蘇聯儂。

「閣下是誰?」

坐在椅子上,馬諾認識蘇聯儂,可是這不代表蘇聯儂就得認識馬諾。看著對方,蘇聯儂此時難得的沉得住氣。

「馬諾?奧克蘭多」走動,皮鞋在地面上踏動,陸蘇聯儂的對面,那裡有一張椅子,他看了一眼,隨即坐在了蘇聯儂的對面。

「那麼你們來這邊的目的呢?」

坐在椅子上面,蘇聯儂依舊顯得很是沉穩,他本身便是一個沉穩的人,若說有什麼時候會失態的話,那麼遇見蘇言便是他失態的一次。

「我的侄子巴特納死在了你們家,所以蘇家要為巴特納陪葬」

臉上帶著一絲笑意,馬諾說的明顯是殺人的話,可是他的笑容卻是越發的陽光,在這個世界,總是不缺乏神經病,在平凡的人看來,這樣的笑容是對方獨特的魅力,可是事實上卻是,這個人的確是有精神疾病。

「能夠拿蘇家陪葬的人有很多,可是你們不行」挺起肚子,蘇聯儂似乎很是有底氣,回復以同樣的笑容。

「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嗎?」身體猛地前傾,馬諾試圖對蘇聯儂進行恐嚇,可是這樣的招式對於蘇聯儂顯然是不夠看的,十多年前,蘇聯儂便用過這樣的招式恐嚇過別人。

「你的侄子可不是死在我的手上,你要找人報仇的話,應該去找蘇言,殺人的是他,可不是我」看著對方,蘇聯儂語句清晰。巴特納本來便不是他殺的,他沒必要為蘇言承擔風險。

「那個小子自然也是要死的,不過在他死之前,我想還是先把蘇家從這個世界消除比較合適」起身,馬諾陰沉的看了一眼蘇聯儂,手臂對著大廳上方緩緩的舉起。數十個高階能力者從車上跳躍下來。

「這裡的人,全部殺掉。找到巴特納喜歡的那個女孩,還有蘇微晴。讓蘇家全部為巴特納陪葬」

一群能力者站在大廳里,馬諾聲音陰冷的說著。

「是的,大人」

格鬥域能力者,法術域能力者,感知域,還有極個別稀少的能力域能力者向著蘇園快速的散去,某個控制師甚至從一邊控制著幾個死亡的屍體向著莊園的裡面快速的出發。一時間,莊園裡面變得熱鬧非凡。

「踏踏踏——」

密集的腳步聲。管家在經過五分鐘的時間后終於帶領著蘇家的一群士兵趕了過來,蘇聯儂還是有著自己的士兵的。

「大人」

氣喘吁吁的,老管家看著大廳裡面的車輛臉上滿是憤怒,蘇家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欺負過了,即便是前些天來的蘇言也沒有這樣過。

「救兵來了?」

臉上帶著一絲冷笑,馬諾看著一群因為奔跑而氣喘的士兵臉上滿是嘲諷。

「留下三十個人處理這裡,剩下的七十人繼續尋找」數十個能力者並未走遠。在聽見馬諾的聲音后一批人快速的迴轉了過來。

「是的,大人」

一個中校模樣的青年軍官大聲的應道,而後拔出手中的闊刀看向了一般的蘇家士兵。

「殺——」

蘇家士兵還未看清是什麼情況,奧克蘭多家族的能力者便蜂擁的向著士兵群體沖了過去,馬諾大人要這些人死,這些人就必須死。

蘇家的士兵快速的抽出腰間的武器。槍械,短刀,武器快速地準備著,或是扣動扳機,或是揮砍劍刃。一瞬間。數百人和數十人交戰到了一起。

劍刃插入肺腑,手臂敲破腦殼。二階三階的士兵在這個時候顯得異常的脆弱,剛一交手,數十個蘇家的士兵便瞬間死亡。階位的差距並不是數量便可以彌補的。

「噗嗤——」

一把利劍快速的揮出,一個貝雷帽從脖頸上飛起,鮮血灑出,身體倒地,這個時間,是屬於死亡的時間。屠殺,從現在開始。

蘇聯儂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沒有動,也沒有說話,他只是看著一個個士兵被快速的擊殺,原本他以為金錢可以買來一切,可是今天,他卻是知道,強大的實力可以讓金錢瞬間消失作用。

坐在那裡,蘇聯儂並非是沒有能力加持的,十多年前的時候他也是一個力量加持到了五階的能力者。那個時候的他天賦也算的上是很好的。可是十年後的今天,他依舊是五階的力量加持。他沒有選擇繼續加持,當擁有的金錢以後,他以為自己什麼都有了,沒有人會下苦力進行能力加持,只有那些窮人才需要。

現在,蘇聯儂有些後悔了。

「大人,我們快些走吧!」

一邊,老管家臉上滿是驚恐,看著一個個士兵的死亡,老管家意識到下一個頭顱飛起人怕是就是自己,帶著一絲驚慌,老管家對著蘇聯儂說道。

「巴克,你出去吧,告訴蘇萌在沒有正式進階冰女的時候,不要進行復仇。礦業公司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臉上滿是落寞,蘇聯儂看著被快速收割的士兵,開始認知礦業公司的強大。

「大人,我們一起走吧」

和蘇聯儂相處了這麼多年,巴克自然是忠心的,他不願意看著蘇聯儂死去,他是和蘇聯儂在十年前救下來的。那個時候他已經渾身潰爛了,是蘇聯儂給予自己藥物救活了自己。那個時候的蘇聯儂還很是貧窮。那個時候的自己,還算是年輕。

「走,走的掉嗎?」嘲諷的聲音在一邊想起,一個紅髮女人從一邊走了過來。身材高挑,前凸后翹,身材很是不錯。當然,臉蛋也還算清秀。

「微晴大人可是九階的存在,你們就不怕微晴大人報復嗎!?」

站立,怒吼,脖頸的青筋暴露,巴克對著女人激動的喊叫著,他不過是一個平凡的老頭,這個巨大的壓抑讓他精神瞬間失常了。

「微晴大人?那是什麼東西?我卡芙琳可沒有聽說過」嘲諷的神色越發濃厚,女人手中的劍刃快速的劃出,一抹艷麗從巴克脖頸濺射而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