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四十四章分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四章分身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四十四章分身

幻影斧:一件可以製造分身的武器。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增加十點所有屬性,增加十六點敏捷,提升百分之十五的攻擊速度,提升百分之十的移動速度。

幻影技能,主動。

分裂出兩個幻影,具有本體實力的百分之三十三的攻擊力,被攻擊時承受百分之三百五十的傷害。此數據為近戰英雄適用

遠程英雄,幻影本身具有百分之二十八的攻擊力,被攻擊是承受百分之四百的傷害。

持續時間二十秒,冷卻時間五十秒。魔法消耗一百五十點。

幻影斧從根本上對於蘇言的幫助便是那個主動技能,幻影分身的主動技能。分化出兩個和身體本身幻影。

「殺掉他!」

預言師怒指著蘇言,手中的權杖猛力的敲擊著地面,一陣陣浮塵飄起。城池破滅的計劃就在眼前,突然鑽出的這個人類實在讓人很惱火。

「吼」

鬣狗般的吼叫,狗頭人揮舞著手中的鐵叉向著蘇言發起了進攻。力量剛猛,速度快捷。這樣的攻擊能夠和人類的六階能力者也差不了多少。

「一個耗光了魔法的召喚師,他現在沒有還手之力!」預言師在遠處鼓吹著,放出一個就是米混沌隕石的召喚是,他的魔法值至少消耗了九百點。在他看來,眼前的這個青年已經沒有任何還手了能力了,沒有魔法值的召喚師,本身就是一個任人欺凌的角色。

尖銳的叉子上面包裹著火焰,一種炎熱的氣息充斥著狗頭人的叉子,帶著殘酷的冷笑,叉子快速的插到蘇言的身前。

「死了!」

蘇言站在遠處一動不動,魔法的耗損使得他的臉部很是蒼白,這樣的面部表情很容易讓人以為他是沒有能力躲過這個叉子的攻擊的。

狗頭人滿臉的欣喜,預言師則是鬆了一口氣。站在一邊的黃髮青年臉上則是出現了一絲蔑視,這個時間,哪怕是卡爾怕是也不能扭轉局勢了。

「」

就在這些人都以為蘇言將死在這桿尖叉下面的時候,蘇言瞬間懂了,手臂抬起,劍刃划動,一切的動作快捷到攻擊他的狗頭人甚至連看都沒有看清。伴隨著一聲清脆的斷裂聲。金屬叉子猛的飛走,倒飛向原本的主人狗頭人那邊。

「噗嗤」

尖叉灌入狗頭人的胸膛,不帶有一絲的停頓,尖叉在貫穿狗頭人之後快速的向著狗頭人身後的目標竄去,又是一個狗頭人被刺穿了胸膛。

巨大的力道,快捷的速度。尖叉在瞬間貫穿了五個生物的胸部,並且以極為快捷的速度向著喪屍大cho的zhng

yng部位急速的奔去。

「啊?過來了!」

「閃開」

尖叉飛去的路上,一群智慧生物驚恐的向著兩邊散去,他們不明白為什麼一個元素師會變成了近戰高手,也不明白這把尖叉究竟要插穿多少人才會停止下來,他們只是知道,這個時候若是不躲得快些。下一個被插穿的人便是自己!

圍攻向蘇言的群體出現了短暫的混亂,預言師的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個人竟是能夠將法術和技擊同時修鍊到這麼高深的境界。

「雷蒙德,這個人很危險」

預言師的臉上滿是冷色,看著一邊的黃髮青年,滿是凝重。

「任何種族都會有絕對的強者,只是,在強大的人。在聯軍的威勢下,也只能夠敗亡」抽出一把巨斧,雷蒙德臉上露出高傲的神色,他是軍官世家出身,對於死亡已經習以為常,那些反抗他們腳步的人,全部都死在了家族的鐵蹄下。

「你的兄長特斯丁也說過這樣的話」

注視著雷蒙德。預言師在一邊輕聲道,特斯丁,一個不得說的天才人物,軍官世家的奇才。一個擁有無雙戰力的青年俊傑。

「我會比他做的更好!」

狠狠地盯了一眼預言師,雷蒙德猛的向著水晶塔的後面,一個體型高大的白色角馬被牽了出來。全身雪白,沒有雜色,一匹漂亮的不像話的馬。

「那邊去把那個傢伙解決了,他已經向著這邊靠近了呢」不在刺激雷蒙德,預言師眼睛看向遠處,蘇言快速的舞動著劍刃,一隻只甥的身邊。一條並不寬廣的通道中,蘇言快速的向著節點部位靠近。

「駕」

手持一把戰斧,雷蒙德騎上戰馬,手掌對著白馬的肚皮一陣拍擊,駿馬邁動著蹄子向著蘇言的方向急速的靠近。

「唰唰唰」

一排喪屍和智慧生物統一的向著一百年讓開,在雷蒙德奔跑過去之後再次將道路堵塞。

「希望不要出事才好」

預言師眼皮突兀的跳動一下,臉色越發的陰沉,他的心情越發的不好了。

「那邊是蘇言,他向著節點部位奔跑過去了!」

臉色滿是驚訝,蘇微晴顯然是在震驚於蘇言實力的再次增長,僅僅一天的時間,她能夠感覺到蘇言的實力再次有了質的飛越。那個混沌隕石,還有那快捷的像風一般的速度。

「是的,我看見了」

大劍劈砍,西門的臉上露出一抹異樣的神采,他還是低估了對於蘇言的判斷,一天前他認為蘇言和自己的實力一般,這個時候他卻是知道,蘇言已經遠遠的超出自己了。那個一往無前的勢,西門自問自己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凝聚的。

是的!勢!一往無前的勢,每一劍的揮舞,蘇言的勢都在極具的增加,在混沌隕石耗空了蘇言的精神之後,蘇言的勢再次出現攀升。

耗損一空的精神力開始了快速的恢復,這是一種奇妙的狀態,蘇言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進入了一種巔峰的狀態,無論是心裡還是身體都處在了一種巔峰。現在的他便是在一步步的超越巔峰,並且達到下一個巔峰!

「噗」

紫色的劍刃夾裹著紫色的氣勁,不知道是因為夜叉劍的變化還是因為蘇言的勢凝聚到了一定的程度,蘇言的劍刃中開始散發出濃濃的紫氣。在中國的道家傳說中,這種現象更像是一種紫氣東來的氣象。

凌晨四點半,太陽出現前的十多分鐘,蘇言的劍刃急速的舞動著,越發濃郁的紫氣從劍刃上散發出來。一股股充沛的精神力量充斥著蘇言的腦海。

一百,兩百,五百,六百!

原本剩餘只有不到一百的魔法值進行著快速的恢復,在短暫的一分鐘后,蘇言的魔法值再次突破一千。

眼前滿是清晰的圖案,蘇言發現原本還算快捷的喪屍行走起來越發的緩慢,這是一種視覺上的發現。劍刃舞動,陣陣的紫氣將一個個的變異生物擊斃。

一分鐘后,蘇言體內的魔法值到達了一千五百點,又是一次顛覆的存在,身體慢慢的懸空,蘇言手臂再次虛托,劍刃的劈砍畢竟是薄弱的,只有無盡的混沌隕石才能夠更好的碾壓面前的這一切!而,現在,蘇言感覺自己可以將隕石召喚出來的更久一些時間!

「混沌隕石!」

身體漂浮在空中,黑色的長發從斗篷中漂浮出來,俊逸的臉上滿是凝重。一抹抹的紫氣夾裹著蘇言的劍刃。這個時間距離天明還有十分鐘,東方的紫氣開始越發的濃郁的向著蘇言匯聚過來。炎熱,高溫,太陽的火熱凝聚在蘇言的手中。

「這便是火元素的親和?」

感受著越發濃郁的紫氣,蘇言突然意識到,這濃郁的紫色,恐怕就是那即將出現的太陽炎熱。

手掌對著虛空猛的一指,一個巨大的火紅瀰漫天空,大量的紫色順著蘇言的手掌向著殷紅的天空瘋狂的匯聚,蘇言腦海的精神力開始出現急劇的耗損。

「降世!」

雷蒙德還在騎著白馬向蘇言那邊趕去,他不明白這個人類怎麼還有精神力去催發混沌隕石,在他的印象中,哪怕是卡爾也沒有過這麼平凡的召喚隕石的能力。

「紫紅色!」

預言師驚恐的看著眼前的紅色,嘴角緩緩的顫抖著,手中的魔杖對著空氣快速的揮舞。他看見的只是巨大的火焰。節點被火球碾壓,數以萬計的喪屍大cho被擊潰。而這些後果的罪魁禍首,便是那紫色的隕石。

「阻止他!」

驚恐的看著天空的紫色,預言師只覺得眼前的景象和自己預言看見的竟是那麼的相似。大聲的對著雷蒙德叫喊著,只有將那個人擊殺,那些預言才會消失。只要受到攻擊,混沌隕石便會被打斷!

「受死,接受軍團家族的審判!」

白色的馬匹在雷蒙德的叫喊下猛的踏空而起,這個來自叢林中的精靈馬嘶吼著向著蘇言賓士過去,猛的從地面踏出十多米的高度。

冷漠的看著來襲的雷蒙德,蘇言只是看向天空的隕石,手掌依舊保持虛托的姿勢,混沌隕石碾壓的時間並不長,可是他準備的時間卻非常的長。

「嗡」

巨大的戰斧被雷蒙德揮出,帶有勇猛氣息的揮砍使得蘇言的眉頭深深地皺起。

「分身!」

在雷蒙德持續上升的時刻,蘇言終於對著幻影斧發出的分身指令,兩個和蘇言一模一樣的人瞬間出現在蘇言的兩側,並肩而立,神情冷酷。

「攻擊」

在雷蒙德驚訝的時間,蘇言對兩個幻影發出了攻擊額指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