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四十五章救世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五章救世者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四十五章救世者

「看那,天空再次變得亮了!」是驚嘆的聲音,城池的人群在看見天空亮色之後便一直關注著天空,他們知道有一個法神在城外和喪屍戰鬥。可是剛剛隕石降落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卻是不知道了。

「看那,天空變得更亮了,那個火球也變成紫色的了!」人群驚呼著,他們此時已經忘記了城池還處在喪屍大cho之中,天空的景象已經讓他們忘卻了恐懼。那個虛托隕石的法神更是被他們報以虔誠的仰視。

無論什麼時候,人類總是期待自己被強者保護,那些強大到他們無法理解的力量,他們往往會稱之為神!

「有人向法神發起進攻了!」

稚嫩的聲音。他固執的認為著天空的蘇言是法神一般的存在,看見蘇言被別人攻擊,他更是臉色變得憤怒。

「法神是不可戰勝的!」

一邊的一個女孩滿是嚴肅的看著天空,那個天藍色的身影已經被刻意神化。

「啊!是三個法神!」

驚喜的聲音。

天空的變化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城池內的居民,城外戰鬥的士兵,蘇微晴,奧卡琳娜,奧利維拉,還有西門。

「那是分身?」強大如西門這般的存在對於異界的了解也並不深厚,對於幻影斧這樣的東西更是聞所未聞。

「那是幻影斧?」一邊的蘇微晴用自己都聽不見的聲音驚訝的說著,她前些

子給了蘇言一把歡欣之刃,一把廢棄的歡欣之刃。現在,蘇言卻是拿出了一把幻影斧。

他把歡欣之刃合成了幻影斧!

這樣的猜測之後,蘇微晴自己不由得被自己嚇了一跳,這個青年人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資源。那些神秘到無法尋找的寶物究竟是如何被他找到的!

一把幻影斧可不是那麼好製造的,哪怕是異位面那些神一般的存在,他們也不是每個人都擁有幻影斧這樣的神器的!

「這是謎一般的男人」

奧利維拉停下了手中的弓箭,這個時候戰場上的視線全部聚集在了天空的隕石和蘇言身上。戰鬥出現了短暫的停留。沒有了指揮的喪屍也開始出現了短暫的迷茫。

「攻擊」

在人群以各種方式猜測蘇言的時候,兩個幻影向著奔來的雷蒙德快速的奔跑了過去。

一樣的衣服,一樣的武器,除卻實力被削弱了大部分,兩個幻影的基礎能力和蘇言並沒有蘇言區別。

「趕劍術」

虛托著天空的隕石,蘇言分心操控著身邊的幻影和雷蒙德進行戰鬥。和身體本身相比較,幻影的操作就像是一種牽線木偶一般。一心多用。顯然是一件極為耗神的事情。

雷蒙德的腳步被蘇言成功的拖住了,兩個幻影被雷蒙德連續數次攻擊到了身體,沒有血液流出,沒有皺眉,就像是兩個不怕死的機器一般,幻影的戰鬥能夠因為這些緣故讓人更加覺得恐怖。

「」二十秒后。兩團幻影如同水霧一般轟然散開,天空的蘇言依舊托舉著隕石,濃郁的紫氣將天空填滿。

「降世!」

蘇言再次大喊,巨大的隕石從天空快速的落下,熾熱的高溫從蘇言的手中猛然脫手,雷蒙德同時揮舞著巨斧向著蘇言砍去。

「死開!『

隕石拋飛,蘇言手中劍刃猛的迎上了雷蒙德。急速伴隨巨力,往上奔跑的雷蒙德被瞬間劈飛。巨大的身形和白馬向著地面快速墜落,沒有地方借力,雷蒙德墜落的義無反顧。

「轟」

隕石隨後落下,紫紅色的隕石夾裹著雷電之力猛的墜落在地面上,方位剛好是雷蒙德墜落的地點。

「」

隕石瘋狂的碾壓再次出現,這次的隕石較之前一次的隕石顯然厲害的多,無論是從體型上還是從顏色溫度上。隕石的殺傷力無疑有了質的提升。

瘋狂的碾壓再次開始,數十米的距離一瞬即逝。來自軍團世家的雷蒙德只是和蘇言交手了一次便被隕石擊碾壓的屍體全無。

「擊殺軍團指揮官一,獲得金幣兩百」

系統提示著蘇言獲得兩百沒的金幣,雷蒙德的身份也被蘇言知曉,遊戲英雄中的軍團指揮官類型,不過,雷蒙德和軍團指揮官特斯丁相比。顯然要差上許多。那些真正的遊戲英雄,蘇言至今還沒有遇上。

「擊殺喪屍一,獲得經驗三千」

「擊殺……」

「擊殺……」

連續的擊殺聲音在蘇言的耳邊持續的響起,巨大的火球帶起陣陣的屍體腐臭。高溫的灼燒使得大群的智慧生物瘋狂的奔跑著,只是隕石的速度要比他們更加的快捷,一個個智慧生物不時的死在蘇言的隕石下面。

隕石持續的滾動,在滾動了八十米之後依舊滾動,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分鐘,近十萬的喪屍被隕石碾壓致死。東方的天際出現一絲明亮,淡紫色的光芒緩緩的出現,黎明的最後時刻終於要消失了。天空開始出現太陽的光輝。

「該死!真是廢物!」憤恨的咒罵著,預言師握著手中的權杖向著喪屍群中快速的奔跑過去,他看見隕石已然向著節點滾動過來。眼前的這個節點今天勢必會被毀壞,沒有了節點的他們便無法控制喪屍大cho。這次的任務就要失敗了!

轟隆

持續的滾動,巨大的隕石在經過百米的碾壓之後終於和節點撞擊到了一起,紫色和水晶的兩百交織在一起,艷麗的色彩照亮著天空。

天陽照常升起,城外的士兵開始歡呼起來,他們發現面前的喪屍大cho竟是變得恍惚起來了,那些費儘力氣想要攻城的喪屍竟是開始向著野外進行了撤退。

「這樣,真好」

腦海一陣眩暈,蘇言從天空猛的墜落,手臂扶著夜叉,蘇言堅持站立在地面上。

「這次大cho過去了嗎?」

「我們勝利了嗎?」

士兵們在一邊詢問著,激動的神情在他們的臉上激蕩。看向那個依舊站立在喪屍大chozhng

yng的那個男人,士兵們向著那邊瘋狂的涌去。

太陽代表新生,清火城,同樣迎來了新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