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五十八章閣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八章閣下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五十八章閣下

趕劍術,蘇言從楊天那邊學來的劍技。。快速的反手劍法,速度快捷,力道兇狠。長時間的練習,蘇言對於趕劍術的使用顯然很是順手。一記兇猛的劈砍,夜叉緊緊的貼靠在艾瑞達的手臂上。是的,貼靠,而不是斬斷。

在蘇言一劍刺出的時候,艾瑞達便凝聚了一面固體盾牌,快速的反應能力使得他輕易的擋住了蘇言的攻擊。

「快慢——」

臉上露出一絲忌憚,到了廢墟世界之後,蘇言的速度便在持續的加持,在經過物品加持之後,他敏捷加持已經達到了一百二十點。這樣的敏捷加持蘇言認為不可能有人能夠躲過自己的攻擊。可是眼前的這個中年男人躲過了。

忌憚的同時,蘇言將領悟的劍勢瞬間揮出,一劍揮出,快慢均勻。

「凡聖境界就是凡聖境界,在如何的能力加持也不是傳說的對手」單手揮舞,一道無形能量波快速的沖向蘇言。蘇言的劍勢一慢,攻擊的力度瞬間減緩。

「分身!」

臉色越發的陰鬱,嘴角狠狠地念叨一句,蘇言再次邁動著步伐沖向了艾瑞達,自從晉陞到了這樣的實力之後,蘇言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難纏的對手。一道能量波就能夠將自己的攻擊化解大半。。這樣的能力實在是恐怖

兩具一模一樣的分身在蘇言念叨的時候快速的竄出,三個身影向著艾瑞達繼續的一個衝刺。臉上露出一絲迷惑。艾瑞達顯然無法分辨出蘇言和分身的具體區別。

「凈化」

只是,他的迷惑神色並沒有持續多久。隨後便是一道彩色符文甩出。一道光圈,猛的轟擊在蘇言和兩刀分身身上。兩個分身瞬間奔潰。蘇言的劍刃也到了艾瑞達的胸前。

「刺擊」

身體一個挺進,劍刃的尖端部位充分的感受到了那絲柔軟,加大力氣,蘇言一劍狠狠地貫穿對方的胸口。

「果然是諾崇大人的外甥,就連性格都是這麼的相似」

艾瑞達被貫穿了胸部,臉色卻是沒有絲毫的變化,似乎根本就不曾感覺到蘇言的劍刃一般。

「諾崇?哪個諾崇?」

看著對方詭異的神色。蘇言臉色不由愕然,一個被洞穿了胸部仍舊能夠活著的人類,這樣的人他從來都沒有見過。

「諾崇大人,自然就是沉默術士大人了」

嘴角微微抽動,在這個時間,艾瑞達似乎才感覺到胸口的疼痛,只是他即便是感覺到了那絲疼痛。他的臉色卻是依舊那麼的平靜。。

「你是誰?」

這個時候,蘇言終於感覺到不對了,他將劍刃插入了對方的胸膛,可是對方卻是向沒有感覺一般,只是靜靜的看著自己。而且周圍的那些騎士也沒有保護這個人的意思。

「你的舅舅叫我來接你」

艾瑞達沒有墨跡,直接說出了來意。

「舅舅?」

蘇言臉上露出一絲明朗,。所謂的舅舅怕是就這這具身體的主人了。不過,他可沒有因為對方的一句話便相信對方的說法。

「是的,是諾崇大人」

手臂前伸,穩穩的握住蘇言手中的劍刃,艾瑞達將劍刃從自己胸口緩緩的抽出。一縷鮮紅從劍刃上流出,殷紅。滲人。艾瑞達本身卻是只有微微皺起眉頭而已。

「你先把他們放了」

看著對方兄胸口拔出夜叉,蘇言臉上出現一絲陰沉,隨即對著西門和黛安娜說道。

「放開他們」

艾瑞達的神情依舊是那麼的平靜,似乎在他現在已經確認了蘇言便是那個人了。現在他並不介意和蘇言多聊上那麼一會兒。

兩個扣住黛安娜和西門的騎士將兩人放開,西門和黛安娜則是沉默的走向城池那邊,這個級數的戰鬥,眼前的事情並非是他們可以插手的了。當然,若是蘇言想要繼續戰鬥的話,他們也會繼續戰鬥下去。

「蘇言閣下,您打算什麼時候和我們走?」

將兩個人放開,艾瑞達腳步微微踏動,走到蘇言的身前,看著蘇言問道。

「你們認錯人了」

蘇言靜靜的說著,他並不打算和對方走。

「閣下,您已經看見了我們的誠意,又或者你還有什麼疑慮?」艾瑞達依舊神情不變,他的性情在風蝕之寒絕對要算的上好好先生了,即便是被蘇言連番的拒絕,也不顯得一絲的生氣。

「你從什麼地方確定我是他的侄子的,嗯,我說的是諾崇」靜靜的看著艾瑞達,蘇言可不認為自己會是所謂的諾崇的侄子。他的身上沒有一絲沉默術士的能力,無論哪種能力都沒有。

「閣下,您的長相和大人的妹妹非常的相似」艾瑞達看著蘇言耐心的說著,他說話的時間,眼睛里露出一絲迷離,似乎是陷入了某一種回憶。

十七年前的時候,艾瑞達還是一個年輕人,那個時候的他曾經見過蘇言的母親,那個漂亮的女人。風蝕之寒最為漂亮的一個女人。

「是嗎?」

提到這具身體的母親,蘇言臉上突然出現一絲迷茫,一個白色的身影再次出現在蘇言的腦海,那個抱著蘇言在廢墟世界奔跑的女人。女個無助到了極點,卻是依舊奢望蘇言能夠活下去的女人。

「只憑長相的話,根本說明不了問題,而且,先生,我從來我沒有看見過我的母親,抱歉」蘇言拒絕的很乾脆。只是憑藉一個女人就想要博得他的認同的話,那顯然是太過可笑了。

「閣下,你到底怎麼樣才能夠相信我的話」

艾瑞達依舊不惱火,他只是靜靜的看著蘇言,在城池邊緣站著,他認為他已經給足了蘇言的面子,而且蘇言如果需要的話,他還可以繼續給,畢竟,他是諾崇大人的外甥。

「你或許可以把礦業公司的奧卡蘭多一家給殺了,如果你一定想要做些什麼的話」看著對方,蘇言說出了奧克蘭多的名字。那個無助到了極點的女人,怕是也對奧克蘭多家族恨之入骨了吧?蘇言靜靜的想著。

「巴納,去帶領你的同伴,按照他說的去做」

艾瑞達對著身後的一個騎士吩咐了一聲,隨即再次看向蘇言。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