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五十九章奧克蘭多,滅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奧克蘭多,滅亡!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ps:第二卷的話,大概就寫到這裡了。第三卷開篇就要著重寫一下艾澤拉斯了,當然,地球這邊依舊會寫,只是筆墨相對變少了一些。第二卷,終!

第二百五十九章奧克蘭多,滅亡!

「蘇言閣下,您是這座城池的主人?」艾瑞達沒有繼續邀請蘇言和自己一起走,反而是饒有興趣的看向了這個城池的其它人。

聽見這句話,蘇言臉色明顯出現了一絲變化。

「蘇言閣下,巴納已經帶領這六個騎士去奧克蘭多那邊了,按照他們的速度,或許只要半天的時間便可以回來。而我希望你可以在看見我們的表現之後選擇是否和我們離開」

「不用了,我現在就和你走」

不再猶豫,蘇言所有的堅持都因為艾瑞達的一句話放棄了,蘇言是這座城池的主人。而蘇言若是不願意和對方一起離開的話,那麼蘇言本身或許不會有事發生,可是這座城池的其他人,或許,明天的這個時候,這邊有的便全部都是死人了。

「閣下,那麼您可以準備一下,一個小時之後我們出發,在礦業公司那邊,你應該可以看見我們的誠意」艾瑞達依舊是不溫不火。蘇言轉身向著城池內部走去,西門一眾人則是全部跟隨著走了進去艾瑞達依舊站在門口,五個騎士靜靜的站在他的身後。如同雕塑一般。沒有說話。

「蘇言,你真的要和他們離開這裡?」

率先說話的人不是西門。也不是黛安娜,而是一直沒有動作的蘇微晴。那個冷艷的女人。

「是的」

蘇言繼續走動,很快便回到了住宿的地點。隨手拿起一邊的衣物向著自己的物品欄內部存儲,即將離開這邊,蘇言也沒有將物品欄暴露的覺悟了,而且,這個世界應該並不缺少儲物空間這種東西。

「我們其實可以」

「我們打不過他們」西門的嘴角剛剛張開,蘇言便將對方的話打斷,和這群人打。蘇言這邊根本就沒有任何勝利的希望。

「難道你就這麼和他們走?」

黛安娜在一邊顯得很是焦躁,他有著數千人的智慧,可是現在卻是想不出一絲辦法可以幫助蘇言。

「本來我也是要離開的,奧克蘭多必須滅亡,而且,你沒有聽見他對我的稱呼嗎?」蘇言回頭臉上一臉的平靜。

「你真的是諾崇大人的外甥?」

蘇微晴臉上滿是詫異,蘇言剛剛和艾瑞達的對話她根本就沒有清楚。這個時候蘇言再次說出來她卻是驚訝了。

「或許是」蘇言並不知道諾崇的身份在艾澤拉斯的意味,所以他不了解蘇微晴現在的表情具體是什麼意思。

「風蝕之寒那邊的人在艾澤拉斯還算是講道理的,你若和他們走,應該不會有什麼麻煩」思考了一下,蘇微晴的臉上變得複雜起來。面前的這個少年游原本的礦區小子一躍成為艾澤拉斯最為頂尖的不朽後人。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加令人吃驚的呢。

「是嗎?他們講道理?」

蘇言隨口的答應著,對於蘇微晴的說法。他並不是如何的認同,若是講道理的話,今天他們怎麼會把西門和黛安娜擒拿下來呢。

「蘇言,我說的是真的,和其他的勢力和種族相比。風蝕之寒絕對算是比較講道理的了,你若是遇見了教會騎士團的話。你便會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不講理」蘇微晴這個時候還有興趣和蘇言爭辯,卻是不知道她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教會騎士團?」對於艾澤拉斯蘇言知道的實在是太少了,任何一個名詞的出現都會讓他愕然好久。

「一個騎士組成的教會,他們裡面最為著名的一個騎士便是陳。一個聖騎士。」

「很厲害?」蘇言臉上露出一絲興趣。

「不朽傳奇,應該和你的舅舅諾崇是一個境界的存在了」蘇微晴說話的時候臉上滿是敬意,不朽傳奇,這樣的人物在艾澤拉斯已然是神一般的存在了,無論是誰說起他們的時候都會露出崇敬神態。

「嗯」

沒有多說話,蘇言將衣服全部整理完畢,西門和黛安娜則是靜靜的站在房門前,蘇言要離開了,這樣的事情使得他們有些不知所措。

「還有食物嗎?給我多來些食物,我想要多存儲一些食物」看著一臉壓抑的眾人,蘇言故作輕鬆,他只是離開,卻不是去死。

「有的,有的,我這就去拿」蘇萌,這個存在感極低的女孩,在這個時候露出一絲慌亂,紅著眼睛,她從房間跑出。肉肉的小臉上一排淚珠卻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嗯,去」

看著蘇萌離開的身影,蘇言臉上出現一絲不舍,對於蘇萌,他始終有一種莫名的感情。

「我本身也是要去那邊的世界看看的,這次去的雖然有些出乎預料,不過也不算差,畢竟那邊還有一個好像很厲害的舅舅在,不是嗎?」看著眾人依舊沉重的臉色,蘇言不知為什麼突然變得話多了起來。

「食物給你,都給你」

背著一個大大的蛇皮袋,蘇萌將一大袋的食物罐頭都丟給了蘇言,兩個眼睛依舊是紅紅的。

「嗯」

蘇言接住罐頭,手卻輕輕的摸在了蘇萌的腦袋上。

「哇」

這個時候,蘇萌終於是哭了出來,肉肉的臉上大量的淚水止不住的流。

「我還會回來的」

緩緩的說著,撫摸著什麼一頭柔軟的頭髮,蘇言響起了,剛來的時候,蘇言的腦袋上面只有幾根捲曲的枯黃,那硬質的角質,還有那呆板的表情。

一年的時間過去了,猛的出了一口氣,蘇言將蘇萌推開,然後走出房間。示意一眾人留下來,蘇言對著城門那邊快速地靠近。

「你來了」

艾瑞達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站在城門前臉上滿是平靜。

「是的,你不是還要帶我去看看你的誠意的嗎?」臉上滿是平靜,蘇言對著對方說道。

「那好,我們出發」

艾瑞達說完話,隨即又對著身後的一個騎士到「庫柏群,將你的戰馬騰出來,我們出發」

庫柏群快速的下馬,將馬匹的韁繩遞給蘇言,隨即和一邊的另一個騎士坐上了一匹馬。

「馬伊,將蘇進軍帶上」一邊蘇進軍顯得有些不知所措,艾瑞達吩咐了另一個騎士將對方帶上。

「出發」

艾瑞達漂浮在空中,白馬快速的奔跑,如同風馳電騁一般的迅速,聖劍城的影子在蘇言的視線中快速的變小,然後消失。

……

礦業公司,地球頂尖勢力中的一員,這個由許多超級家族組成的頂級勢力今天卻是遭到了一群騎士的攻擊。

七個人,沒人手持一把大劍,快速的進入城池,並且在奧克蘭多的家族進行著肆無忌憚的廝殺。從上到下,劍刃所過的境地,全部都被挖開了一般。

巨大的喊殺聲音一共持續了不到一個消失的時間。七名騎士做完事情之後便消失了。

又是一個小時后,,一個元素師帶領著一個十四人的隊伍帶到了礦業公司,在奧克蘭多家族的院子城牆上,蘇言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斷壁殘垣,死掉的生物,馬匹。割斷的手臂,頭顱,在院子的中心地帶,一群人的屍體整齊的擺放在zhng

yng。一群城池的士兵對著這些屍體進行緩慢的搬運。

「這邊死掉的這家人是什麼人?真是可惜了」走步上前,蘇言對著一個正在搬運屍體的人好奇的問著。

「可惜了?奧克蘭多家族的人死了可不算是可惜,這可是一件大好事?」臉上露出一絲不屑,士兵看著蘇言陰陽怪氣的說著,隨即將腳下的一個屍體踢開,一個金幣掉落出來。士兵彎腰去撿地上的金幣,隨即不願意搭理蘇言。

「這邊真的是奧克蘭多家族的人?」蘇言不甘心的再次問了一句。

「是的是的!全都死光了?你難道和這家是親戚?」被蘇言扯著問的不耐煩,士兵對蘇言的語氣越發的不耐起來。

「不是」

「不是你還問什麼,真是吃飽了撐的」士兵被蘇言被蘇言打擾的不耐煩,這個時候抱怨了一句之後再次向著那些屍體摸去。臉色或是失望,或是驚喜,這便是這些屍體能夠給人們帶來的最後的收益了。

不在去詢問這些,蘇言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片情景。奧克蘭多家族滅亡了,那個追殺了自己幾近一年的奧克蘭多家族滅亡了。

蘇言的心口短時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似乎整個身軀在這個時間失去的鬥爭的方向一般。在前世的一些書中,蘇言看見有人評論說,一個人若是把報仇當成終身的目標的話,那麼這個人在完成使命的時候,個人也會變得無所適從。蘇言現在也變得無所適從起來。

「奧克蘭多家族的人死了,不知道你,開心嗎?」莫名的,蘇言的腦海裡面出現了那個女人無助的神情。

「這個世界,沒有人該死,可是若是有仇恨的話,那麼這該與不該的爭論便會就此淡化。

「看見我們的誠意了嗎?」艾瑞達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蘇言的身邊,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那群屍體,艾瑞達臉上依舊平靜。

「看見了」蘇言安靜的說著。

「那麼就和我們離開」

「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