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六十三章血脈能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血脈能力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六十三章血脈能力

「聯軍的名字叫做天災,他們那邊都是一些亡靈和死靈生物,他們憎惡所以活著的生物。所以。對付聯軍是風蝕之寒的責任。不過,我現在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對付聯軍,教會騎士團最近活動的實在是太平凡了」諾崇靜靜的說著,再次說話,他依舊沒有說需要蘇言做什麼。

「教會騎士團?」

蘇言問道,這個組織的名稱他已經聽見了很多次了。蘇微晴對著他說過。艾瑞達也和他說過,不過這個組織具體是什麼樣的性質他卻是不知道。

「是的,風蝕之寒的對手,在以後你應該會遇見他們」諾崇說了一句,隨後繼續道「而我的條件就是,你代表風蝕之寒前往軍團,幫助軍團進行對抗聯軍」

「我只有九階敏捷加持,而且,所謂的軍團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是我去?難道風蝕之寒沒有人可以去了嗎?『蘇言覺得很好笑。他的實力在廢墟世界或許是很強了,可是在這個世界他卻是只有凡聖境界。九階的敏捷加持能夠做什麼?自己還很弱小!

「是的,你只有九階加持,可是你有加持武器」

「那又怎麼樣,有了加持武器,我也不過才是十二階的能力加持,艾瑞達只要一次攻擊就能夠將我擊敗」蘇言只覺得諾崇提出的條件很是可笑。除非他還有其它的話沒有說完。

「風蝕之寒,除了我。沒有人可以代表整個組織,你是我的侄子。你去的話,可以代表我」諾崇繼續解釋。

「血脈關係?」蘇言臉上露出一絲嘲諷,自己只是一個劍客,沒有絲毫的沉默術士的能力。他的血脈似乎和沉默術士沒有絲毫關係。

「你不用這樣看著我,既然我提出這個條件,就一定會給你準備。血脈的覺醒我會安排時間給你覺醒」

「即便是這樣,可是你要我去軍團,然後去和聯軍的那些強力人物作戰。不是很可笑嗎?」蘇言的語氣帶有故作的咆哮。

「艾瑞達會和你一起去,你是我的外甥,我不會叫你去送死」

「那麼軍團是什麼地方」蘇言的語氣有些鬆懈。

「一個對抗聯軍征伐的軍團,全稱是近衛軍團」看見蘇言似乎要答應,諾崇直接說道。

「果然是這樣」

嘴角輕聲的念叨著,事情到了這個時間,似乎又和遊戲世界重合了。既然風蝕之寒是近衛軍團的勢力,那麼所謂的聯軍應該就是天災軍團了。

「是什麼?」諾崇在一邊問道。

「沒什麼,我答應了」

蘇言直接對諾崇說道,是的,他答應了。只是一個簡單的條件而已。然後成為地球的救世主。這樣的條件似乎很超值。

「我帶你去休息」

外甥和舅舅見面之後沒有談論感情,卻是進行交易。這樣的情況顯得很是怪異。諾崇緊繃著臉向著木屋外面走去。他所處的是一個巨大的木屋。在這個木屋的邊上,有著一個幾個小上一些的木屋。諾崇帶著蘇言向著那邊直接走去。

兩個人,一個在前面走,一個在後面跟著。諾崇沒有質疑蘇言血脈的意思,蘇言也沒有提起這個話題。到了木屋。諾崇將門打開,一個頗為寬敞的房間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

「你的母親還活著」

走到床邊。諾崇從櫥櫃裡面拿出被子鋪子床上,隨後抬頭看向蘇言。

「是嗎」

蘇言應道,臉上依舊沒有絲毫變化,腦海裡面卻是出現了那個女人的樣貌。

「她在風蝕之寒,明天我帶你過去看她」見蘇言的表情,諾崇沒有多說的意思,只是將被子弄好。

「現在不能見?」

聽見蘇言的詢問,諾崇的臉上終於有了一些好轉。

「她被冰封在了樹王下面,現在不合適去看」提到了自己的妹妹,諾崇的臉色少見的露出一絲溫柔。

「嗯」

走到床邊坐下,蘇言看著諾崇。

「那就休息」

諾崇走出房間,

房間裡面,蘇言靜靜的躺在床上,一股樹木的清香瀰漫在他的鼻尖。沒有任何的思考,在一陣皮疲倦的感覺中,蘇言進入了夢鄉。

時間流逝,風蝕之寒的世界裡面似乎根本不存在夜晚,又或是夜晚太過短暫,蘇言再次醒來的時候天氣依舊是白天。一個女性的精靈出現在了蘇言的門前。而,醒來的蘇言則是和她剛好碰了正面。

「你找誰?」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女,蘇言的臉上露出一絲熟悉的味道。

「你好,我是愛麗安安,諾崇是我的父親,你應該就是我的弟弟了」女孩的身高並不算高,臉譜更是稚嫩的可笑,可是說話的時候卻是異常的正經。

「我的姐姐?」

蘇言看著這個臉皮肉肉的女孩,這個女孩看上去不過十一二歲的模樣,雖然身高高些,不過是自己的姐姐這個事情卻是有些誇張。

「沒錯,她今年三十四歲了,的確是你的姐姐」諾崇的聲音響起,這個不朽境界的沉默術士今天穿了一身明黃色的布甲,一個黃色的頭冠戴在頭上,顯得很是莊重。

「走,和我去樹王那邊」

諾崇這邊說著,腳步卻是向著一個道路緩步走去。

「這是吃的」

拿出幾個水果,愛麗安安對著蘇言說道。

接過說過,蘇言將水果吞下,不去理會水果的鮮美和清香,蘇言連續將愛麗安安手中所有的水果吃完,隨後再次看向愛麗安安。

「還有」手中憑空再次出現幾個水果,愛麗安安一臉笑意的看向蘇言,小臉肉肉的,似乎很是開心。

接過水果繼續吃,蘇言並不缺乏食物,他的儲物空間裡面有著很多的罐頭和水,可是對方如果有食物的話,蘇言不介意將自己的食物繼續儲藏著。

就這樣,諾崇在前面走,蘇言在後面跟隨,愛麗安安則是身體漂浮著跟隨在蘇言的身後,一臉笑眯眯的跟著蘇言。似乎跟著蘇言也是一件極為有趣的事情。

「到了」

十幾分鐘后,三人走到了一處巨木面前,蘇言的早飯時間也結束了。愛麗安安依舊漂浮在空中,似乎她的法師造詣很高一般。

高達數十米,直徑更是要數十個人才能夠包圓,面前的這個巨木顯得異常的高大,蘇言若不是視力經過強化的話,似乎都無法看清這個樹到底多高一般。

「諾崇閣下,你又來了」就在蘇言觀察巨木的時候,眼前的巨木樹榦卻是出現了變化,一個個裂紋的出現,而後一張人臉一般的東西出現在樹榦的上面。說話的聲音就是從這根樹王的嘴中傳出。

「樹靈閣下,你好」諾崇抬頭,和樹王對視著。

「我想要去靈潭那邊」

「還有這兩個小傢伙?」樹王哦了一聲,隨即看向諾崇身後的蘇言和愛麗安安,臉上帶有一絲探尋。

「這個是我的外甥」蘇言指著蘇言對著樹靈介紹,至於愛麗安安,她似乎和樹靈已經很熟了。

「嗯」樹靈點頭看了一眼蘇言,隨即一根樹榦順著蘇言的腦袋摸了過去。沒有躲避,蘇言任由樹靈撫摸著自己的腦袋。沒有想象中的堅硬,有的只是溫暖和柔軟。

「沉默的氣息很強大,他會是一個很強大的沉默術士,不過他身上的鋒銳氣息更加濃郁,他也會是一個強大的劍客。對了,他的身上還有元素師的氣味。對於雷電和火元素的感悟都很不錯。諾崇閣下,你的侄子是個天才」

樹靈一句接著一句的說著,再說到劍客和沉默術士氣息的時候,諾崇的臉上卻是沒有出現絲毫的吃驚,只是在聽見元素師感悟的時候,他的神情才有一絲奇異。似乎這個血脈的出現很讓他吃驚一般。

「一個全能型的戰鬥術士,諾崇大人,恭喜你」樹靈卻是沒有理會諾崇的驚訝,只是靜靜的說著。

「也要恭喜風蝕之寒」諾崇對著樹靈說了一句,隨即向著樹靈的樹榦上看去,一個圓形的門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出現了。

「祝您一切順利」

樹靈這次說話的對象卻是蘇言了,在撫摸出蘇言的血脈能力之後,蘇言對於蘇言的態度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謝謝」

蘇言跟隨著諾崇的腳步向著樹榦內部走入,愛麗安安則是漂浮著走了進去。樹榦在三人走進時候緩緩的閉合起來。

「又是一個戰鬥術士,他在射擊方面似乎有著風行者一族的能力,而且對於矮人一族的射擊能力也有著極大的學習。真是一個奇怪的血脈」

樹靈在諾崇進入樹榦后一臉奇異的說著,擁有如此多的血脈能力的人,這可是一個驚人的事情,樹靈可沒有見過。它也不願意多說。

一個巨大的旋梯,在樹靈的樹榦內,出現的就是一個明亮的場地。這是一個和風蝕之寒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通過巨大的旋梯,一股極寒的氣息便向著三人襲來。

這是一個冰封的世界。

「你的母親就在這裡」

指著旋梯下面的世界,諾崇的臉上出現一絲哀傷,蘇言看過去,一大片白皚皚的世界。那個女人就在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