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六十四章冰元素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四章冰元素球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六十四章冰元素球

冰天雪地,白雪皚皚,在諾崇的帶領下,蘇言進入了一個雪的世界。沒有生靈,沒有生命,有的只是無盡的寒冷和寂靜。樹靈的內部世界是一個寂靜的世界。

「那邊就是你母親的所在了」

隨著進入這個空間,諾崇的神情便變得越發的沉重。同樣的,因為環境的緣故,蘇言的神情也變得很是壓抑起來。這個地方很是死寂,任何人進來都不會有好的情緒。。

眼睛順著諾崇說的方向看去,一個巨大的冰窟出現在蘇言的視線中,如同一個山洞一般,這個冰窟只是能夠看見入口,裡面卻是看不清楚。

諾崇說完話便帶著率先向著裡面走去,帶著一絲好奇,蘇言跟隨著諾崇緩慢的走動,進入冰窟,一股極為寒冷的氣息猛烈的衝擊著蘇言的身體部位。藍色的智力斗篷在這個時間被瞬間凍穿。

「父親大人,這邊好冷啊」愛麗安安雙手抱在胸前,她說的衣服並不算少,可是冰窟的氣溫卻是依舊讓她感覺到寒冷。蘇言同樣也感覺到了寒冷,可是他卻是沒有說話。

「想要成為沉默術士,就在鍛煉處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都不去說話,用你的身體去抗衡這個環境,沉默術士,不恐懼任何環境」諾崇回頭,冷冷的說著。

「是的」

愛麗安安可憐巴巴的迎著,這個三十十多歲的精靈按照人類年齡來計算的話,的確是有十歲不到的心智。蘇言沉默著,不去說話。一個深邃的通道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進去吧,你的母親就在裡面」

諾崇將這句話再次重複了一邊,這次他停下了腳步。沒有繼續前進的意思,只是示意著蘇言向冰窟裡面走去。

沒有多說什麼,蘇言冷著眉頭,呼出一口冷氣,然後向著洞窟深處走去。

「愛麗安安,去外面的世界。你講在這裡生活半年的時間,希望你這次能夠覺醒沉默的血脈」諾崇轉頭看向愛麗安安說著,愛麗安安的臉色變得緊繃起來。

「是的,父親大人」

嚴肅的應了一聲,愛麗安安漂浮著身軀向著冰窟外面走去,那裡是冰雪的時間,沉默術士的血脈覺醒需要在這個世界進行。。

不去理會諾崇和愛麗安安的對話,蘇言向著冰窟內部不斷的走動著,一股股寒冷到了極致的氣息不斷的充斥著他的神經。

寒冷。病,水霧,氣體,低溫以各種形式進攻著蘇言,冰窟的世界,越是隨著蘇言的進去,寒冷的氣息便越發的濃郁

「——」

鞋子踩著地面,冰雪擠壓的聲音響起。皺著眉頭,在經過了半個小時的行進之後。蘇言的眉頭上面已然沾滿了白色。臉色蒼白,一股股的冷氣從嘴角噴出。

「冰術」

手掌對著臉色緩緩的撫摸,白色的冰晶以水溶的方式融化在了蘇言的手中,將這些冰晶握緊,一團冰球出現在了蘇言的手掌中。向著地面丟下,冰球墜落。讓蘇言感到吃驚的卻是,這個冰球並沒有直接墜落在地面,反而是在蘇言的胸前以一種緩慢的方式旋轉了起來。

縮小,縮小,拳頭大小的冰球在蘇言的視線中不斷的縮小。最後,一個頭皮屑大小的冰球在蘇言的身周緩緩的旋轉。

「卡爾的三系元素球?」

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眼前這個頭皮屑大小的冰渣使得蘇言響起了卡爾的三元素球,冰雷火三個球,卻是不知道這個是不是真的了。

沒有理會這個冰渣,蘇言繼續向著山洞裡面行走,越是往冰窟的深處,寒冷的氣息兵士越發的濃郁,可是隨著蘇言的深入,蘇言卻是感覺到自己的本身卻是沒有開始的時候那麼的冷了,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緣故。蘇言看著胸前的冰渣臉上帶著一絲思索。

「冰術」

在臉部再次變得一片白色的時候,蘇言再是使用了冰術,再次使用冰術,蘇言感覺到手中冰雪被凝聚的容易了一些,試著將凝聚的冰球扔下,拳頭大小的冰球再次停留在了蘇言的胸前。緩緩的漂浮,然後和蘇言胸前原本的那粒冰球緩緩的融合到了一起。

「元素球」

輕聲念叨了一句,蘇言繼續向著冰窟的內部前進。寒冷的世界,蘇言不斷的使用著冰術,一顆顆的冰球被蘇言凝聚到胸前。直到一個小時后,蘇言行走了大約十公里的路程,一個巨大的冰室出現在了蘇言的視線中。

一個巨大的方形物體,還有幾處桌凳,這些東西都是冰雪凝聚而成的,冰室的裡面,還有著一個類似於床一樣的物體。上面留下了一個冰枕頭。

竟自向著那處方形物體走去,蘇言知道,那個冰棺一般方形裡面冰封著的一定就是他的母親了。帶著一絲異樣的氣息,蘇言走到冰棺的前方。

冰棺並不高,只有一米的高度,蘇言將近兩米的身高很輕易的便能夠看清冰棺的模樣。沒有蓋子,裡面是一漂亮到不像話的女人。尖尖的耳朵,臉色蒼白中帶著一絲紅潤,女人和蘇言的距離不到一米,伸手便可以觸及到對方。

一朵朵冰花在女人身體的上面覆蓋著,在冰花的下面則是一層棉被。女人微皺著眉頭,似乎想要說話,不過蘇言知道,這不過是自己的錯覺罷了。

對照著眼前女人的長相,蘇言的內心出現一絲波瀾,印象中那個叫自己好好活著的女人和眼前的這個女人緩緩的重合。這個人就是蘇言身體的母親了。

「你那天將那個孩子扔在了礦區那邊,現在那個孩子活了下來,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不應該這樣皺著眉頭」

看著女人緊皺的眉頭,蘇言不自覺的說出了一番話,他本身對於這個女人的確是抱有一摹H羰塹背跛不把這具身體的主人護住的話,那麼也就沒有他的復活。

「謝謝你」

三個字說完,蘇言不在看向女人。打算離開這邊。

「嗡——」

一道輕微的響動在冰棺外部響起,詫異的回頭,蘇言看見一朵冰花向著自己快速的飛來,臉上帶著一詫異。蘇言向著一邊躲避。可是他驚訝的發現,那多冰花移動的速度竟是要比他快的多。

「茲茲」

冰花在跟隨蘇言奔跑一番之後猛的旋轉起來,然後快速的融入胸前的那顆冰球內。原本不過頭皮屑大小的冰渣瞬間變成了米粒大小。

臉上帶著一絲詫異,蘇言再次看向女人,卻是發現女人緊皺的眉頭已經變得舒緩,蒼白的臉色變得有了一絲紅潤。

「蘇言,我的孩子,很高興你還活著」

女人的眼睛緩緩的睜開,嘴巴更是張合著說出了一句話。美得驚人的精靈緩緩的坐了起來。

「你。你好」

看著女人突兀的起來,蘇言臉上出現一絲尷尬。更多的卻是驚嘆。

「不用詫異,我的兒子,我已經沉睡了十七年了,你現在看見的我並沒有真正的蘇醒。這只是我的一個鏡像罷了」

女人輕聲的說著,臉上更是露出一絲愛憐。一種對於自己的孩子的疼愛。

「是嗎?」

眼睛看向冰棺,蘇言看見,女人依舊是躺在那裡的。做起來的不過是一個虛影罷了。

「你的舅舅呢,他沒有進來?」女人的鏡像在冰室內看了一圈。卻是沒有找到自己的哥哥,隨即對著蘇言問道。

「他沒有來」

「是嗎,他果然是不會來的」女人臉上帶著一絲落寞,然後再次看向蘇言,似乎是怎麼也看不夠一般。

「他一定是想要你代表他去抗衡聯軍吧?」臉上帶著一絲篤定,女人的話讓蘇言很是驚奇。「不用詫異的看著我。我和你在一起生活了兩百多年,對於他,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女人臉上帶著一絲嘲諷。

「您和他的關係並不好?」蘇言輕聲的問著。

「不要多問,這和你是沒有關係的,他叫你進來。一定是想要幫你開啟血脈的能力的。至於他對於你的安排,你也不用拒絕。我要告訴你的事情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不要依賴你的舅舅,建立一個自己的勢力」女人的虛影輕聲的說著。說的話更是讓蘇言異常的迷惑。就在蘇言準備問為什麼的時候。女人的虛影卻是轟然散開。一個明亮的書籍出現在冰棺的上方。

「時間到了嗎?」看著冰棺,蘇言繼續說著,可是冰棺卻是沒有了其它的變化,只有那本書漂浮在空中

書籍緩緩的飄向蘇言,手掌接住,一種血脈深處的悸動突兀的產生。

「——」

冰棺再次出現變化,女人蒼白的臉色逐漸的透明,漸漸的不似人類,最終變成冰的模樣,隨著一聲輕響,女人的身體化作一粒粒的冰晶,最後化作虛無。

消失了……

「祝你好運,我的孩子」

女人的聲音在空氣中飄蕩,蘇言的血脈深處卻是盪起了一種沉默到了極致的氣息。無法移動身軀,無法說話,蘇言只覺得這個時候的他很是孤獨。女人的突然消失使得他的眼睛出現了一絲迷糊。這個女人在這個冰棺裡面待了十七年,她等待的便是將那一縷血脈的傳承繼承給自己吧?

「媽媽」

輕輕的念叨一句,蘇言低著頭顱,不在說話。

冰晶變得異常的歡快,白雪變得異常的調皮,冰窟的世界不在那麼的寒冷,一股生的氣息出現。隨後,緩緩消失。這是那個女人留給蘇言的最後溫暖。她是開心的走掉的……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