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六十五章血脈覺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血脈覺醒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六十五章血脈覺醒

低沉著頭顱,隨著溫暖的氣息從冰窟消失的時候,女人最後的氣息也從這個世界消失了。臉上出現一絲傷感,蘇言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低著頭顱,一股股沉默的氣息充斥著冰室,女人的消失使得冰室變得越發的沉寂。

沉默術士的血脈在蘇言的內心深處不斷的流淌著,一處處的鎖鏈被快速的打開,一股股沉默的氣息從蘇言的身上散發出來。

不去說話,不去言語,沉默的氣息瀰漫著蘇言的身周,寂靜的世界。

時間緩緩的流逝,蘇言依舊站在那裡,一層層的寒冷氣息在蘇言的身周緩緩的鬱結,眉毛被染白,面部被染白,藍色的斗篷,白色的靴子,還有黑色的頭髮,蘇言的身體上面瀰漫著一層層的白色。經過一天的時間之後,蘇言徹底的成了一股血人。

除卻一個冰元素球依舊在蘇言的身軀四周旋轉之外,蘇言的身體上沒有了一絲活人的氣息。這個冰室變得愈發的寒冷,沉默的氣息也越發的濃郁。

諾崇在冰窟的外面等待著,盤坐在雪地上,在女人身體潰散的那一刻,諾崇的臉上露出無盡的哀思。他變得更加沉默,愛麗安安在冰雪的深處繼續覺醒著自己的血脈。

時間緩緩的流逝,一天,兩天,十天,二十天!

蘇言依舊如同一座冰雕一般,他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原本的冰室在二十天的時間已經成為一個徹底密封的世界。冰元素球圍繞著蘇言的身軀做出旋轉的旋律,經過了二十天的時間,這個元素球的大小已經凝聚到了手指一般的粗細,寒冷。寂靜,給人也刺目的冷。

諾崇靜靜的的坐在冰窟的外面,二十天的時間他一直坐在那邊不曾移動,臉上的哀思也不曾消散,他想起了兩百多年的妹妹,響起了他童年的時期。

時間繼續流逝。在三個月的時間流逝的時候,整個冰室冰結的只有不到三個立方了。這個冰室只能夠蘇言一個人站在那裡。蘇言的身軀此時也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圓球。看不見身體,甚至看不見冰元素球的旋轉。

「冰元素親和度九,冰元素凝聚完成,智力得到加持」

「智力加持提升十點」

「沉默的血脈,無盡的沉默,你的每一句話都能夠讓敵人閉上嘴巴,你的沉默更是能夠讓人恐懼。沉默術士血脈覺醒。領悟沉默能力。智力得到加持」

「智力加持四十點」

「元素師血脈覺醒開啟,覺醒了冰元素的元素師並不是真正的元素師。你需要繼續決心火元素和雷元素。成為一個三元素的元素師」

「元素師覺醒智力加持十點」

「領悟血脈的能力,領悟擲劍術,將手中的劍刃賦予沉默的氣息,將它們拋射出去。沉默術士的擲劍術是最好的攻擊方式。他強大而又可怕」

「副職業生成:沉默術士」

冰室的裡面,雪球的裡面,一個個機械的聲音在蘇言的腦海深處響起,經歷了三個多月的沉睡,蘇言甩了甩頭顱。一種莫名的力量充斥著他的腦海。

智慧。睿智,沉默。鋒銳。眼睛裡面閃出一道智慧的氣息。蘇言靜靜的看著四周的冰室,眉頭皺起,蘇言將手臂伸出。一道冰術揮出,冰封住蘇言的冰室被快速的改變著形態。一個巨大的通道隨著蘇言的手臂出現。

「元素師,沉默術士」

輕輕的念叨一句,看著已經面目全非的冰室。蘇言向著冰室的外面走去。

抬起頭顱,諾崇向著冰窟看去,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沉默的氣息在冰窟的深處傳出,這個氣息他在兩百多年前的時候也曾感受過,那個時候他剛剛成為沉默術士。那個時候便是他覺醒血脈的時候。

愛麗安安依舊在冰雪深處進行著血脈的覺醒。三個多月的時間,她的血脈能力並沒有多大的提升,一臉的不開心,愛麗安安繼續在冰雪的深處行走著。

寄主:蘇言

職業:劍客

副職業:沉默術士,元素師

力量:70

敏捷:123

智力:100

剩餘技能點:2

剩餘基數點:0

蘇言並沒有再次升級,甚至在經過了血脈覺醒的時候,原本的等級標誌這個時候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具體的階位等級。

劍客職業是十二階,元素師和沉默術士的階位則是統一的十階。

當然,這樣的階位顯示並不很正確,因為蘇言的實力能力加持並沒有這麼多,裝備的加持在蘇言的能力加持上佔據了很大一部份。

如果刨除裝備的加持,蘇言的智力加持已經是三項能力加持中的最高加持了。

靜靜的看著冰窟的深處,諾崇看見一個身影緩緩的走了出來,藍色的斗篷,黑色的頭髮。經過了血脈覺醒之後,蘇言的氣息變得越發的複雜起來。沉默,鋒銳,智慧,一種種氣息使得蘇言整個人看起來很是神秘。

臉色複雜的看著蘇言,諾崇的眼睛中的驚訝是顯然的,對於蘇言現在的狀態,他並不是如何的清晰,不過樹靈前翻說的那些血脈能力他卻是清晰的從蘇言身上找到了。

「過去了多久了」

聲音帶著一絲乾澀,腹中的飢餓使得蘇言感覺到時間過了許久了。

「三個月零十天」

諾崇輕聲說著。

「這麼久?」臉上略微吃驚,蘇言沒有想到一個人竟是能夠不吃不喝堅持三個月的時間。

「血脈的能力是無比強大的,覺醒的人類能夠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堅持一個月的時間,你的的情況比較特殊,我也不叫好奇」

諾崇看著蘇言,臉上配合的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蘇言絲毫沒有解釋的意思,竟自走出洞窟,沉寂的氣息在他的身周散發。

「你已經覺醒了血脈能力,打算什麼時候去軍團那裡?」

不在意蘇言的表情,諾崇在後面問道。

「你似乎很著急?」

蘇言看著諾崇,略微有些意外。

「聯軍的步伐最近很是頻繁,軍團已經派人來催我了」諾崇解釋道。

「那麼就明天吧」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