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六十六章智慧之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六章智慧之刃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六十六章智慧之刃

風蝕之寒,蘇言和一群騎士大門內走了出來。十二個騎士,加上蘇言自己。這便是蘇言前往近衛軍團的所有隊伍。至於說艾瑞達,他被諾崇留在了風蝕之寒。

「祝你們好運」

馬卡月玲瓏的聲音在大門的另一端響起,奇美拉碩大的頭顱則是在大門的裡面想著外面好奇的看著。一眾騎士頗為激動的看著大門,知道結界將大門全部覆蓋。

「摩多,你來帶路吧」

看著已經合上的大門,蘇言對著對於的一個騎士吩咐到。這次和他前往近衛軍團的騎士一共有十二個,其中便以摩多的實力最為強橫。領悟了血脈能力的騎士。

十二個人,一個領悟了血脈能力的騎士,剩餘的騎士則是階位統一的達到了十級,這個實力在廢墟世界或許算得上是強了,可是在艾澤拉斯大陸,這樣的實力只能算是弱小。

「是的,蘇言閣下」這些其實和蘇言之間的關係算不上是從屬關係,諾崇之所以派這些人來,其實也是有著一定的保護的意思。這些騎士同樣這是這樣認為。

高大的十三階血脈騎士騎著角馬在前面賓士,其餘的騎士則是跟隨著摩多同時往前前進,至於蘇言,他則是緩緩的漂浮在空中。覺醒了血脈的沉默術士,飛行只能算是他們的基礎能力而已。

在艾澤拉斯,飛行算不上多麼稀罕的能力,像是蘇言這樣漂浮在地面兩米高度的天空則更是平常。隊伍開始前行,蘇言眼睛緩緩閉上,一股沉寂的氣息從身上散逸著。

「摩多大人,我們真的是要護送這個小子前往近衛軍團嗎?」

賓士中。一個頗為年輕的騎士跟隨在摩多的身邊,小心翼翼的問著。

「諾崇大人是這樣說的」

聽見屬下的吩咐,摩多的眉頭微微的皺起,這個騎士的語氣算不上尊敬。不過他也只是皺了眉頭而已,並沒有矯正的意思。

「可是他去了軍團會對風蝕之寒有幫助嗎?我記得軍團可是要諾崇大人親自去的」騎士依舊憂心忡忡,顯然是對於蘇言的實力並不自信。

「軍團自然是希望諾崇大人去了。可是諾崇大人怎麼會離開風蝕,就算是其它的勢力也不會有人離開的」摩多的耐心還算不錯,他雖然同樣不怎麼看得上蘇言,不過卻是對於諾崇的話很是認真。只要將這個人帶到軍團就好了。完成任務,這就是摩多的想法。

「那麼,大人,您知道這個人是什麼來頭嗎?」青年騎士繼續問道。

「不知道,只是知道叫做蘇言,或許只是一個替死鬼罷了」

摩多摩梭了一絲下巴。堅硬的鬍渣使得使得他的掌心有些痒痒的,他並不知道蘇言的身份,同樣不知道蘇言是諾崇侄子這樣的事情。

蘇言前往風蝕之寒並沒有幾個人知道,艾瑞達和其餘的幾個騎士或許知道,可是他們卻是沒有和其它的人說的意思。而諾崇不知道是什麼緣故,也是沒有告訴這些人蘇言的身份。

不知道蘇言的身份,同樣不知道蘇言的實力,所以。這群騎士一臉奇怪的跟著蘇言往近衛軍團前進了。

耳朵微微的動了動,蘇言自然是聽見了幾個人的對話。沒有憤怒,也沒有解釋,只是靜靜的漂浮在空中,覺醒了血脈能力之後,蘇言便越發的不愛說話了。沉默術士之所以叫做沉默術士,不僅僅是因為他能夠讓其他的人閉上嘴巴。同樣也是因為沉默的本身也不願意說話。

「閣下,天黑了,我們停下里休息吧」

夕陽落下,摩多回頭對著蘇言說道,這片世界的夜比廢墟世界還要恐怖上許多。原地休息算的上是一個好的決定。

「嗯,你決定」

語言簡練,蘇言繼續感受著血脈深處的悸動,血脈覺醒之後,能力者便有了血脈的能力,可是血脈的能力使用還需要不斷的體會和領悟,蘇言現在便是在感受沉默的血脈。

一眾騎士看蘇言不說話,只是靜靜的坐著,臉上的神情變得越發的放鬆,艾澤拉斯世界,高層人類總是會類進行指派,似蘇言這樣的沉默則是屬於一種無能的表現。騎士越發的認為蘇言的低調是實力不足。

「閣下,你的食物」

半個小時后,鐵鍋內飄起肉香,摩多從一邊遞過一個大碗給蘇言。

接過大碗,蘇言看了看碗里的食材,拿起勺子將食物快速的塞入嘴中。這是蘇言在廢墟世界養成的習慣,不過這群騎士看見了卻是看起來略顯鄙夷。

反觀一群騎士,則是拿起刀叉進行了緩緩的切割,然後依次吞咽著食物。似乎他們這樣做有著某種特定的理解一般。

閉上眼睛,蘇言手掌對著空氣輕輕的抓去一下,一絲寒冷的氣息被蘇言凝聚在手中,往身前的冰元素球中按下,夜間,是寒冷的時間,是凝練元素球最好的時間。

時間流逝,三天的時間很快便過去了,一種騎士從開始時候的略顯拘謹,到了現在已經變得肆無忌憚起來了。

「摩多大人,距離僅為軍團還有多久啊?」一個騎士字後面大聲的喊著,聲音頗為粗獷。

眉頭皺起,摩多對於這個騎士的聲音有些不滿,這樣的叫喊聲音很容易引起暗地裡的生物的注意,自己的這個屬下顯然有些放浪的忘形了。

「卡元,注意你的聲音!」看了一眼後面的蘇言,見對方依舊閉著眼沒有關注這邊,摩多對著騎士嚴肅的呵斥了一聲。

「大人,連蘇言閣下都不介意,你還怕什麼?」

卡元哈哈一下,更是嘲諷的看了一眼後面的蘇言,蘇言突兀的睜眼,一抹寒芒從眼中溢出。冰冷,死寂。卡元的腦袋突地一縮。竟是被蘇言的眼睛嚇了一跳。

「蘇言閣下,您是對我不滿意嗎?」縮了一下脖子,卡元覺得被蘇言這樣一瞪自己卻是丟了很大的面子一般。隨即更大聲的嚷嚷起來。

隊伍猛的停了下來,一群騎士都是沒有說話的意思,經過了這幾天,終於開始有人挑釁蘇言了。

蘇言冷冷的看了一眼對方,隨即又看了一眼前面的摩多,摩多卻是在蘇言看過來的時間已經轉過了頭。顯然,他是不願意理會這場爭執了。

「風蝕之寒不過如此」

臉上帶著一股冷色,蘇言再度閉上眼睛,嘲諷的語氣不言而喻,眼前的這群人無疑很讓他失望。

「你在說什麼?!」

「你想辱罵風蝕之寒!」

連續兩個騎士跳了出來,對於蘇言,他們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了忌憚,有的只是一絲怒意。

「閉嘴!」

再次睜開眼睛,蘇言對著兩人一聲呵斥,一股死寂的氣息瀰漫出來,兩個騎士面色一黑,卻是想要繼續說話,只是他們想要說話的時間卻是發現張開的嘴巴裡面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你幹了什麼?」

看著自己的屬下臉色突然變黑,摩多一急,拉動著角馬便到了蘇言的身前,一臉的怒色顯露無疑。

「你是在和我說話?」

冷冷的看著對方,蘇言的語速很是緩慢,一股詭異的氣息在兩人之間瀰漫,被蘇言盯著摩多隻覺得臉皮一緊,身體出現一絲莫名的僵硬,不過蘇言這些天的沉寂卻是讓他沒有意識到這是蘇言的沉默能力。

「閣下,我們只是奉命帶你前往近衛軍團,如果你要是選擇和我們戰鬥的話,那麼就是風蝕之寒的敵人!」摩多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周中的大劍更是被鏗鏘一下拔出,一臉威脅的神色顯露無疑。

「閉嘴」

又是一聲冷喝,蘇言這次要求閉嘴的對象卻是眼前的摩多。臉上的嘲諷神色越發的濃郁,蘇言感覺諾崇似乎是在給自己找麻煩一般,眼前的這幾個騎士似乎只能幫倒忙。

嘴巴哼哼一聲,摩多隻覺得血脈深處出現一絲凝滯,本身的戰鬥能力被瞬間削弱。看著蘇言,摩多臉色變得不好看起來。這個時候他響起了諾崇的沉默能力。

「鏗鏘——」

一邊的卡元依舊沒有發現事情的詭異,徑自拔出闊劍,一個呼嘯,猛的向著蘇言沖了過去。艾澤拉斯,強者的世界,弒殺的情況隨處可見。父子殘殺,主僕殘殺,屢見不鮮。覺得受了委屈殺人的更是數不勝數。這片大陸要比地球喲黑暗數百倍!

手臂彎曲,然後揮動,一道沉默的氣息被蘇言瞬間拋出,沉默之刃,將劍刃和沉默的能力混合到一起的劍術。

「噗嗤」

劍刃急速的飛行,瞬間變竄入了卡元的胸口。一股死寂的氣息在胸口處散發,角馬繼續奔跑,卡元的身體卻是從角馬上轟的摔落馬下。

「擲劍術!」

一聲驚呼,摩多看著蘇言的樣子像是看見了鬼一般,這個時候,他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可怕的問題。

「噗嗤」

又是一記擲劍術,在地上掙扎的卡元被瞬間洞穿了胸口,咕咕的鮮血從裡面流出。一絲沉默的氣息在蘇言的血脈深處凝聚。蘇言發現,擊殺了卡元之後,他的血脈能力似乎有了一絲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