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六十九章近衛首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九章近衛首秀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六十九章近衛首秀

十一名騎士在前面快速的開道,角馬的力道迅捷使得人群慌張的讓開。沒有人會和畜生去較勁,角馬的力道一般人都擋不住。

不過躲避歸躲避,人群中叫罵的聲音卻是逐漸的激烈的起來,一群人看著硬生生想要插進隊伍前面的騎士隊伍大聲的嘲諷甚至是咒罵了起來。

「閣下是那邊來的?難道不知道這邊是要排隊的嗎?」一個騎士模樣的男子站了出來,樣貌俊秀,身材瘦削。在他的身後還有著幾個年紀相仿的同伴。

「風蝕之寒,閣下難道有指教?」

冷哼一聲,摩多對著眼前的這個青年問道,他一眼便看出了眼前的這個人的境界,不過是凡聖境界,能力加持都不過十階,出來阻擋自己顯然是自討苦吃。

「風蝕之寒就可以——」

「住嘴」

青年身後,一個中年男子對著青年人呵斥了一句,隨即把想要繼續和摩多辯論的青年拽了回去。

「父親大人,他們插隊了!?」青年怒氣沖沖的看向中年男人,他可是記得自己的父親教育自己要做一個正直的騎士的,眼前正有不公平的事情發生,正是需要他聽聲而出的時刻。

「風蝕之寒的人插隊便是排隊,你若是要宣揚你的正義,也是要看人的」中年男子對於風蝕之寒顯然是極為忌憚,一絲也不願得罪。

「前進。為大人開道」

摩多在角馬上大聲的叫喊著,高傲的表情顯露無疑。身為風蝕之寒的一員,他們有著足夠的驕傲,當然,也有著足夠的特權。

「風蝕之寒?」

「是諾崇大人的風蝕之寒?」

又是一陣議論的聲音,排隊的人群紛紛讓開,風蝕之寒的威懾力顯然是足夠大,沒有人願意去和風蝕之寒做對。

「大人,那邊有人插隊?」

藍丁格爾。城門的前方,一個模樣頗為年輕的士兵對著身邊的長官憤憤的說了一句。

「風蝕之寒的人?一直沒有來,沒有想到竟是在今天來了」長官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摩多那邊,隨即想起了什麼一般。

「教會騎士團的人是不是在前面?」

「大人,他們現在排在第九個」

士兵不解長官的意思。

「藍丁格爾的大門從來都是不禁止插隊的,不過也是插隊的人有什麼實力,如果只是一個覺醒騎士的話。那麼這次風蝕之寒估計是要吃虧。教會騎士團那邊可是有著一個天才來著」長官說著,臉上卻是露出一絲笑意。藍丁格爾幾乎每天都會有人打架,今天似乎會更熱鬧些了。

「大人,後面有風蝕之寒的人準備插隊」數萬人的前方,一個身穿白色十字軍的隊伍中,一個青年騎士對著另一個青年說道。神態恭敬。語言卑謙。

「教會一直都和風蝕之寒戰鬥,大人前幾天更是帶領著一群騎士前往了風蝕之寒找諾崇的麻煩,現在他們怎麼會有人來這邊?」青年說話緩慢,吐字卻是清晰。

「不知道,不過他們帶隊的那個人我卻是認識的。是一個叫做摩多的血脈騎士」青年騎士依舊卑謙,看著眼前的青年更是帶著一絲小心翼翼。

「血脈騎士?」

青年人摩挲了一下下巴。光潔的手感使得他眉頭皺了皺。這是一個漂亮的青年男子。身穿一身白色的十字教士服飾。一頭明黃色的頭髮顯得很是絢爛。帶著一絲高傲,騎士看向的遠處在開路的摩多。

「把他的腿敲斷,羅亞」

一番思考之後,青年對著一邊彙報的騎士吩咐了一句。

「大人,摩多是血脈騎士」被吩咐的教會騎士有些緊張,他本身也是一個血脈騎士,自然是知道敲斷一個血脈騎士的腿有多麼的難。

「艾蘭亞,你也和他過去」青年皺了皺眉頭,隨即對著身邊的一個女性騎士吩咐到。

「是的,閣下」

女性騎士同樣身穿十字教士服飾,和這群教會騎士不同的是,這個女性騎士的衣服相對而言要顯得很是緊身。艾蘭亞凸透的身材驕傲的在眾人視線中展現。

「讓開,讓開」

摩多繼續進行開路,風蝕之寒的威懾力使得他已經將一萬多人的隊伍拋了身後,到了這裡,他覺得已經可以了,可是蘇言沒有說話,他就一直前進著。

「讓開,讓開!諾倫山脈來了,開路開路!」

鷹眼在後面同樣大聲的叫喊著,這個以後的不朽傳說,這個時候如同一個猖狂的小人一般,到處上躥下跳著。十足的小人模樣。事實上,他本身就是一個小人。

「諾倫山脈?諾倫山脈是哪裡?」

狙擊手的話自然也是被一些人聽見了,只是這群人似乎根本就沒有聽過諾倫山脈這個辭彙。

「我知道,是一群低賤的矮人居住的地方」

議論的聲音響起,聲音很小,小到沒有幾個人能夠聽見。沒有人回去得罪風蝕之寒,和風蝕之寒一起的矮人同樣如此。

那個人自以為沒有幾個人聽見,可是在隊伍最後面的蘇言卻是聽見了議論聲音,同樣的,原本還興高采烈地的鷹眼也是瞬間陰沉下來。

拉扯著角馬,鷹眼向著人群快速的一個衝刺,矮小的身體更是快速的跳起。

「我被瞄準了,我被瞄準了!」角馬的奔跑使得人群出現一絲短暫的混亂,在混亂的時間,更是有一個人類驚恐叫喊了起來。他便是剛剛咒罵諾倫矮人低賤的那個人。

「諾倫山脈是高貴的矮人,他們不是你能夠侮辱的!」

鷹眼手中端著一桿模樣怪異的槍械,蘇言不知道稱呼那是狙擊槍還是其它的槍。

「若是沒有風蝕之寒,你能夠這麼囂張?」叫嚷的人顯得有些不甘,大聲的諷刺著鷹眼。

「卡爾德?鷹眼的驕傲和高貴只會來自自己」角馬緩緩的走動,鷹眼的槍口距離說話的人的距離也越發的近了起來。

「你這個醜陋的矮人,把你指著我的槍挪開!」男人臉色有些漲紅,被鷹眼的槍口一直鎖定,他的身上已經全是汗水了。

「砰——」

槍械扣動,男子的腿部被瞬間擊中,肉塊炸開,鷹眼拉回角馬。眼前的這個人雖然辱罵了他,可是還不至於被打死。打他的腿,只是為了讓對方長記性。

男子痛哭的彎下腰,抱著自己的大腿陣陣的哀嚎,一眾人看著那個矮人滿是憤恨。

「風蝕之寒?很了不起嗎?」就在蘇言觀察著鷹眼的動作的時候,隊伍的前方突兀的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陰冷,高傲,一個身穿十字教士服的女人。

「教會騎士團今天要和風蝕之寒做對嗎?」摩多高高的騎在馬上,凝重的看著眼前的那個女人。這個女人的實力顯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應該是開啟了血脈能力的。摩多判斷道。

「做對?教會騎士團一直都和風蝕之寒是敵人!」女人先是輕笑一聲,隨即抬起高傲的下巴,鄙夷的看向摩多。

蘇言在後面靜靜的看著前面的變化,他依舊沒有說話,只是遞給摩多一個安心的神情。摩多看見蘇言的表情,臉上緊張的神色消散。

「那麼閣下還是讓開吧,我摩多從來不和女人打架」

看見一個女人,摩多還是覺得有些不好對付。

「真是可笑,不好意思,那你就去死吧」

身體一個跳躍從角馬上落下,艾蘭亞快速的拔出武器,一把闊劍被握在手中,敏捷的步伐快速地邁動,艾蘭亞一個跳躍便向這摩多劈砍過去。

「血脈膨脹,騎士覺醒!」

同樣的從馬上躍下,摩多怒吼一聲便是拔出了背後的大劍,他是一個力量騎士,覺醒的血脈也是力量,原本就粗壯的手臂在覺醒的瞬間再次膨脹一圈,周圍的人群頓死哄鬧起來。

「血脈覺醒?竟是傳奇境界的強者!」人群中,一個青年人大聲喊道。

「什麼傳奇強者,不過是剛剛進入傳奇而已,距離強者還遠的很!」城門前,先前的那個軍官對著同樣驚呼的部下說道。只是他的眉頭皺起,顯然不想是說的那麼簡單。

「砰——」

闊劍和大劍相交,力量血脈佔據絕對優勢的摩多一個劈砍就將女人劈飛出去,臉色潮紅著,一直退了十多步,艾亞蘭才停下腳步。

「不愧是風蝕之寒的血脈騎士,竟是一劍就把教會騎士團的女騎士給劈飛了」帶著一絲感慨,人群中的一人驚嘆道。

「羅亞,你就是在看熱鬧的嗎」被人一劍劈飛,女人顯得很是難看,一邊急促的喘息,一邊對著還在一邊站立的羅亞叫喊道。

「行了,我這就過來」

一柄模樣怪異的巨斧被羅亞抽了出來,一聲怒喝,羅亞向著摩多發起了進攻。

「那個男人也是血脈騎士,至於那個女的,則是要差上了一些,不過那個女人似乎更加可怕一些」

狙擊手站在蘇言身邊皺著眉頭說道。

「那個女人是幻刺一族的,能力加持應該是敏捷,和摩多對拼力量自然是不行的,估計一會兒摩多就會吃虧了」

蘇言看著艾亞蘭解釋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