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七十章沉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章沉默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七十章沉默

是的,沒過一會兒,摩多便吃虧了。羅亞一記斧擊和摩多持平之後,艾蘭亞的闊劍便再次砍了過來,目標直指摩多的脖頸位置,為的顯然是一擊必殺。風蝕之寒和教會騎士團之間的恩怨見面便是血光揮灑。

極力的將羅亞的斧頭擊偏,摩多向著一邊狼狽的躲去,黃色的頭髮被闊劍狠狠地削了一下,頭皮上,一塊鮮血緩緩的滲出。

「真是走路了狗屎運了,不知道你下次能不能躲得過」女人嘴角一聲冷笑,隨即闊劍再次揮舞,與此同時,羅亞也將手中的巨斧揮舞了起來。兩個血脈開啟的能力者對上一個血脈騎士,摩多現在處於絕對的劣勢。

「蘇言,你不擔心?」

矮人在一邊看著幾人的打鬥,隨後詫異的看向蘇言,摩多處於劣勢,可是蘇言依舊是那麼的平靜。

「都已經晉陞傳奇境界了,死亡已經是一件極為奢侈的事情了,摩多或許被擊敗,可是想要擊殺,卻不是那麼的簡單。

蘇言靜靜的看著遠處,現在的摩多的確是處於劣勢,可是在面對兩人攻擊的時候,摩多卻是能夠有條不紊的防禦著。當然,受傷是不可避免的了。

「閃襲!」

連番攻擊之後,女人顯然是有些不耐了,嘴角一聲呵斥,身形猛的消失在原地。刺客聯盟的專屬技能瞬間發動。摩多臉色瞬間漲紅,這個時候羅亞的巨斧已經砍到了他的身邊。可是那個女人卻是發動了閃襲,這樣下去。自己必然會受到沉重的打擊。

焦躁的瞬間,摩多無意間瞥了一眼蘇言的方向,卻是看見蘇言嘴角微微的移動,一股熟悉到令他忌憚的沉默氣息瞬間出現在他的身前。

「死開!」

下盤穩住,不去顧及女人的閃襲,摩多猛的將力道全部甩出,巨劍和前方的戰斧快速的接近。臉上露出嘲諷神色,羅亞像是看著死人一般的看向摩多。居然敢和自己硬拼。難道他就不怕艾蘭亞的閃襲將他一劍洞穿了嗎。

嘲諷著,嘲諷著,巨斧和巨劍在羅亞嘲諷的時間猛的轟擊到了一起,手臂一沉,羅亞的只覺得胸口一悶,一口血腥猛然上涌。臉上帶著一絲詫異,他將視線四處的撒開。那個女人去哪裡了?這個時候她不是應該將手中的闊劍插入摩多的胸膛的嗎?

「開」

一聲怒吼,在摩多的大力劈砍下,羅亞的身軀快速的起飛,巨大的力道使得他嘴角的鮮血不住的溢出。在做拋物線的同時,他看見自己的那個女同伴正在一臉愕然的站在遠處。她竟是沒有進行攻擊!!

「裂地一擊!」

羅亞的身軀被轟飛上天,周圍的人群一陣驚嘆。就在他們驚嘆的時間,摩多揮舞著大劍猛的從地上躍起,一擊劈砍再次攻向羅亞。這麼好的時機,若是能夠擊殺了這個人,絕對算是一件大功勞。

「你敢!「

臉上露出一絲驚恐。被劈飛在天空的羅亞已然沒有地方可以借力,看著摩多劈砍過來的巨劍能夠做的竟是將巨斧橫舉。順便加以口角威脅。這樣做的瞬間他還將視線看向了前面的那個青年大人。希望對方能夠救自己一次。

「有什麼我不敢的」

陰狠的一笑,摩多的巨劍快速的揮出,劍刃和和巨斧的杆子部位接觸,隨後快速的擊斷。在劍刃即將將羅亞攔腰斬斷的時候,一個白色的身影快速的出現。

「砰——」

一聲清脆的響動,摩多的身體快速的下落,鮮血從口中湧出。

「怎麼回事?」

看熱鬧的人群顯然沒有想到事情竟是會有變故,具是詫異的看向天空,眾人只是覺得眼前一花,隨即原本將獲得勝利的人被瞬間轟飛,而羅亞卻是依舊漂浮在空中。

蘇言同樣有些驚訝,在驚訝的時間,他看見了一個一頭明黃色頭髮的青年男子漂浮在羅亞的前方,一隻拳頭猶自做出轟飛的舉動。剛剛的摩多顯然是被這個人給擊飛了的。

「大人!」

一陣焦急的叫喊,隊伍的其餘幾個騎士快速的沖了過去,一邊看向男子,一邊將摩多扶起。

「沒事」

摩多硬挺著,一口鮮血卻是再次溢出,想要起身,卻是發現自己的腿部卻是一陣酸軟,天空的那個青年竟是能夠一拳將自己打成這樣,摩多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你根本就不可能是他們兩個人的對手,說,剛剛是誰幫你的」身體依舊漂浮在空中,黃髮青年靜靜的看著摩多,一股咄咄逼人的氣勢此刻顯露無疑。

「笑話,不過是兩個廢物,難道我摩多還需要別人幫忙嗎?」沒有回頭,摩多只是硬挺著,之前他已經給蘇言留下了足夠壞的印象了,現在絕對不能夠了。一個擁有沉默血脈的法師意味著什麼,他比任何人都知道。

「你在撒謊」身體漸漸的下移,青年的視線緊緊的盯住摩多,眼睛閉上,再次睜開。一股駭然的氣勢猛的湧向摩多。

「魅惑的能力」

摩多臉色露出一絲駭然,原本他並不知道眼前這個青年人的身份,可是現在,他卻是對也這個青年人有了一個猜測。

「告訴我,是誰幫了你」

眼中閃出一道奇異的光束,黃髮男子靜靜的看著摩多,在這絲光束的注目下,摩多的眼神出現了瞬間的獃滯。

「蘇言」

一個名字被摩多說出,臉上恍惚,摩多繼續凝視著眼前的這個青年。

「蘇言是誰?」

黃髮青年繼續問著。

「忠誠考驗還是魅惑?」

遠處,蘇言看著青年的舉動快速的分析著,能夠催眠別人的能力,這樣的英雄似乎並沒有多少。

「我不會告訴你的!」

一陣掙扎,摩多終究是沒有告訴對方蘇言是誰,一方面是應為摩多的意志力比較強,另一方面則是可能因為這個青年的催眠能力不夠強。

「真是可惜」

青年人白皙的手掌緩緩的探出,一柄藍色的劍刃出現在手中,一個劈砍的姿勢被做出,犀利的劍刃向著摩多的腦部快速的奔去。

「沉默」

清脆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