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七十一章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一章陳?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七十一章陳?

是的,沉默。

在黃髮青年劍刃刺向摩多的時候,蘇言的嘴角輕輕地吐出了一個辭彙,沉默。一股沉默的氣息在人群中產生,黃髮青年的身體猛地一晃,隨即快速的墜落地面。只是這麼一絲的墜落,劍刃揮動因為蘇言的一句話而停頓了揮動。

「諾崇?」

黃髮青年猛打看向蘇言,臉上帶著一絲忌憚。

「蘇言」

嘴角輕聲的解釋著,夜叉劍被蘇言拔出,穩步的向著對方走去。

「你就是蘇言嗎?」

一聲冷笑,男子顯然也是對自己前翻的猜測有些尷尬,諾崇可是已經三百多歲了,眼前的這個人顯然不可能是諾崇。而且,諾崇可從來沒有離開過風蝕之寒!

「靜默詛咒」

冷冷的盯了對方一眼,蘇言只顧著將沉默的能力繼續釋放,風蝕之寒和教會騎士團是敵人,蘇言自然不會將對方當做朋友。這場戰鬥從對方出來挑釁便註定將要發生。

臉色一僵,男子原本還打算使用魔法,可是當他調動魔法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的魔法能力竟是被短暫的禁錮了!

「你以為,禁錮了我的魔法,你就可以戰勝我嗎?」臉色帶著一絲鎮定,男子手中的劍刃一個揮舞,隨即向著蘇言快速的奔跑。聖騎士一族,除卻魔法能力之外,格鬥能力也是他們的強項。

「沉默術士一直都是和法師比劍術,和武士比法術的。你知道嗎?」

對方急匆匆的奔跑過來,蘇言反而不急於走動了。左手悠然的探出,一顆水滴浮現在手掌中央。

「你想用一滴水將我淹死嗎?」冷哼一聲,男子步伐一個跳動,身體整個出現在了蘇言的正前方。

「爆冰術——」

沒有解釋,蘇言只是凝聚著手中的水珠,胸前的冰元素之球一個急促轉動,一個足球大小的冰球猛的出現在蘇言的手中。隨著蘇言的一聲念叨。透明的冰球向著青年的方向快速的飛馳,隨即劇烈爆鳴。

「噗——」

爆冰術的本身並不算是高階的魔法。可是它的物理傷害卻是依舊很有效果,黃髮青年奔跑的步伐被瞬間擋住,幾個冰渣更是在混亂中刺入了對方的皮膚外表。

「十字劍術!」

臉上劃開一道血口,黃髮青年臉上略微陰沉,輕喝一聲,一道十字劍術被使出。教會騎士團,作為艾澤拉斯的強大勢力。他們有著自己獨特的戰鬥能力,十字劍術便是其中最為出名的一個劍術。

藍色光芒閃動,一道十字被黃髮青年揮舞出現。兩道交叉的氣勁順著蘇言的方向猛然飛去。

「土牆」

手臂揚起,漫天的土元素瘋狂的凝聚,智力加持到了世界,蘇言對於元素的控制能力已然超出過去數倍。原本只是能夠凝聚出手掌厚度的土牆。這個時候。手臂揮舞間,一個厚度一米的土牆轟然出現在蘇言的前方。

「砰——」

十字劍術激發的劍氣猛的轟擊在土牆上,巨大的土牆被瞬間擊潰,同樣的,原本勢頭強勁的十字劍氣也被消耗殆盡。一交手。蘇言便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艾蘭亞,你是來看熱鬧的嗎?」

連續兩次進攻不成。黃髮青年將怒氣發泄到了一邊的艾蘭亞身上。這個女人從剛剛的閃襲失敗之後竟是一直站在那邊發獃。到現在還是那樣。

「知道了大人」感受著青年的怒火,艾蘭亞瞬間從獃滯中清醒過來。不再去糾結自己的閃襲怎麼會瞬間失效,女人揮舞著手中的劍刃向著蘇言快速的奔跑過去。

「爆冰術」

故技重施,對於冰元素的親和度極高的蘇言來說,冰術的使用無疑是最為順手的。一個巨型冰球快速的飛出,連續的冰渣快速的炸裂。

「刺劍!」

清脆的喝聲,最為刺客聯盟的一員,艾蘭亞發揮了劍客應有的實力,連續的劍刃舞動見及身的冰渣快速的擊飛,隨即更是一個踏步向著蘇言奔來。

「你還有什麼招使?」

臉上帶著一絲笑意,青年看著已經突破了爆冰術的艾蘭亞冷冷的看向蘇言。

冰水凝聚成一節短劍,手臂做出一絲彎曲弧度。一個猛的揮動,一把劍刃被蘇言瞬間擲出。

「擲劍術?」

「智慧之刃?」

幾個疑惑的聲音同時響起,黃髮青年是其中的一個人,他看見蘇言的擲劍術之後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至於另一個呼聲,則是大門處的那個軍官了。看著蘇言的擲劍術,他的臉色顯得異常的複雜。

「長官,什麼是智慧之刃?」

士兵在一邊好奇的問著。

「是沉默術士血脈最為強大的能力,一種感覺將魔力附著在劍刃上的能力,附著了魔力的劍刃無論是攻擊能力還是飛行速度上都有著無與倫比的能力」軍官沉聲解釋道。

「不過是一道劍刃而已,只要躲過不就沒事了?」

士兵在一邊說著,他覺得長官實在是有些大題小做了。

「智慧之刃是不可能躲開的,這種加持了魔法的劍刃有著極強的攻擊能力,不梗他是不會後撤的。除非是擋住他,或者用異空間的能力躲避,否則智慧之刃是無法躲避的」長官似乎對於智慧之刃極為了解。他的了解程度比蘇言還要深。最起碼蘇言這個時間還不知道智慧之刃竟是有著獨自的導航追蹤能力。

「那邊將他接住就好了」

士兵開始舉得智慧之刃有些難纏了,可是他還是嘴硬的不肯承認。

「你以為智慧之刃只是這麼簡單?」軍官在一邊笑道。

「還有什麼特殊原因嗎?」

「智慧之刃的揮出能夠有一定的概率削減別人的智力加持,或是一點,又或是兩點。他的概率雖然低,可是只要被攻擊中了,那麼就算是一個可怕的事情」軍官終於說出了智慧之刃的可怕之處了。

蘇言自己也不知道,擲劍術擲出的本身竟是能夠削弱敵人的智力加持,他只是知道殺死敵人能夠偷取智力而已。

「那麼,那個女人不是要糟糕?」

士兵在一邊小聲的問著。

「已經倒霉了」軍官看向遠處的艾蘭亞,只見艾蘭亞奔跑的身體被冰刃瞬間擊中,豐滿的身體摔落在地面上,精神氣質被一瞬間削弱了大半。智力的削弱本身就是精神的削弱!

「大人,那個人是教會騎士團的,他應該是教會騎士團領袖,陳的侄子——染」

「陳?染?」

蘇言知道,這個陳並不是人類姓氏中的陳,他只是一個人的名字,不過對於對方為什麼只是一個字的姓名蘇言還是有些疑惑。

「你願意歸附風蝕之寒嗎?」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蘇言漫步的走到艾蘭亞的面前,彎下腰,對著在地上精神萎靡的艾蘭亞輕聲的問著。

「不!」

抬起頭,艾蘭亞大聲的拒絕了蘇言。

「那麼便只能做我的劍仆了」輕聲的念叨了一句,蘇言手臂順著對方腦袋摁去,一道劍型印記在艾蘭亞的腦袋上開始若隱若現。

「不!不要!」

女人還在嘗試著拒絕,眼睛看向遠處的染,艾蘭亞帶著一絲奢求,她希望自己的那個大人可以幫助自己躲過蘇言的契約。

只是,她失望了,那個原本高高在上的男人只是略顯冷漠的站在那裡,臉色沉寂的看向蘇言和自己。那個在青年人中一直驕傲的青年這個時候竟是沒有一絲救自己的意思。

「契約,劍仆」

經過短暫的時間,艾蘭亞終於被契約成功了。

「把她扶起來」

對著一邊的騎士吩咐了一句,蘇言腳步繼續踏動,方向正是染的方向。

「你是代表教會騎士團來近衛軍團參戰的?」靜靜的看著對方,蘇言輕聲問道。

「這和你有關係嗎?」青年依舊高抬著頭顱,他不去救艾蘭亞,可是不代表他會怕了蘇言,相反的,這個時候他對於蘇言越發的敵視了起來。

「我只是奇怪,諾崇大人怎麼會和聖騎士鬥爭了那麼久,要知道,在你身上,我完全看不到聖騎士的特別之處」一臉怪異的看向對方,蘇言的語氣沒有嘲諷,可是嘲諷的味道卻是十足。

「染,你丟了聖騎士的臉了」

一個突兀的聲音,在前方的聖騎士隊伍里,一個和染有著七八分相似的男子在那邊冷冷的說著。

「大哥?」

臉上帶著一絲欣喜,染看向青年滿是驚喜。

「蘇言?是嗎」

騎著一匹類似於狼一般的生物,青年男子分開人群緩緩的走到染的身邊,眼神示意自己的弟弟安靜,隨即冷靜的看向蘇言。

「是的」

「聖騎士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污衊的,父親可以和諾崇大人敵對了一百多年,這本身便說明了聖騎士的不凡」男子說話很是溫和,似乎來得本身就是來將和一般。

「那麼他呢,他算的上是聖騎士嗎?」蘇言看著一邊的染問道。

「不算」

青年肯定的說道。

「那麼你現在出來的是想要幹什麼呢?」看著面前一臉和氣的青年,蘇言有些疑惑。

「閣下,我並沒有其它的意圖,我只是想要將弟弟帶走而已」

青年依舊溫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