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一百七十三章秀逗魔導師的師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三章秀逗魔導師的師傅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百七十三章秀逗魔導師的師傅

「先生,我想要知道你這個舉動的含義是什麼」老頭的身高原本就不高,想要摸蘇言頭部的舉動顯然不是那麼的順利。看著老頭不懷好意的模樣,蘇言在一邊皺著眉頭問道。

「青年人,你家大人沒有教你,要少說多做嗎?」老頭語氣刻薄的說著,這個時候他也發現了自己和蘇言的身高差距,嘴角一個咒語念叨,隨即身體懸浮在空中,這個時候他的高度剛好可以摸到蘇言的額頭。

「沉默」

在老頭即將摸到蘇言頭部的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在大廳內產生,伴隨著一聲驚呼,老頭的身體瞬間墜落下來。一邊的精靈反應很是快捷,一把便接住了對方。

「你以為學會了一些沉默魔法就能夠無法無天了嗎?」

猛的從精靈的懷裡跳起,老頭看著蘇言大聲的咆哮著。

眉頭皺起,蘇言沒有說話,如同老頭說的那般,少說,多做。一個手勢揮出,沉默的氣息在大廳裡面瀰漫,老頭叫喊的聲音瞬間消失,整個大廳進入了靜音的世界。

「先生,先告訴我你想要做什麼,不然的話,今天你或許會丟臉」冷冷的看著對方,看著老頭如同小丑一般的咆哮,蘇言說道。

「你是在威脅我嗎?」臉色漲紅,在恢復了說話的權力之後,老頭的聲音越發的高了起來。

「先生,入職一定要經過這個人的批准嗎?」皺著眉頭。蘇言看向了一邊的精靈,他實在是不知道眼前的這個老頭充當的是什麼角色。

「先生。不好意思,這是必要的流程」

精靈臉上露出一絲尷尬,這個時候老頭依舊在一邊大聲的咆哮著,可是大廳裡面卻是沒有他的聲音,蘇言的沉默魔法顯然是對老頭一個人施展了。老頭這個時候卻是沒有意識到。

「那麼流程的本身是什麼?」

蘇言繼續問道。

「流程的本身就是通過納威大人的考核,當然,就是打敗納威大人的意思」給了蘇言一個調皮的眼神,精靈對著納威一個施禮。隨後緩緩的退出房間。

手臂揮舞,將房間的沉默氣息撤掉,蘇言靜靜的看向老頭「先生,您的目的就是考核我們能否打敗您是嗎?」

「是的,小子,想要通過我的考核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想要我放水的話。那是不可能的!」老頭不知道什麼原因對於蘇言是極為敵視,或者換一種說法更加合適,那就是老頭對風蝕之寒更加的敵視。

「那麼,可以開始了嗎?」

手臂一揮,蘇言將夜叉劍握在手中,一股鋒銳氣息瀰漫整個大廳。

「。慢著,你不是來自風蝕之寒的魔法師嗎?你拿出劍刃是什麼意思?」

看著蘇言舉起的劍刃,老頭臉上變了。

「先生,沒有人規定魔法師就不可以是劍士,或者您是對於這次考核沒有信心了?」看著對方。蘇言滿是嘲諷的說道。

「可笑,劍客如何是法師的對手。我會怕你?」老頭頭顱一抬,整個人卻是快速的後退幾步,拉開了足夠遠的距離之後「那麼現在就開始考核吧」

感覺到蘇言不會對他產生威脅之後,老頭對著蘇言得意的笑道。法師和劍客的比試本身便是距離的比試,在距離超遠的情況下,劍客遠遠不是法師的對手。老頭同樣這樣認為。

「火焰揮舞」

不等蘇言發起進攻,老頭便迫不及待的念起了咒語,一道火流從手掌中快速的竄出,溫度高的嚇人。

「應該和蘇微晴是一個水準」

感受著火的的溫度,蘇言判斷出了對方的水準。這是一個連血脈都沒有覺醒的法師,智力的加持甚至連十階都不到。這樣的一個測試應該這是入職的門檻測試罷了。而作為這個測試的測試員,老頭的地位在要塞絕對算不上高。

思考的時間,蘇言任由對方將火流激射過來,身體不去移動,甚至連手臂都不曾揮舞,蘇言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

「真是個蠢貨,只是一個火流便嚇傻了,風蝕之寒什麼時候這麼敗落了?」

老頭臉上出現一絲疑惑,隨即滿是嘲諷的想著,他卻是不以為蘇言能夠有什麼好的辦法能夠躲掉近身的火流。

「砰——」

一個清脆的響聲,在火流近身的時刻,蘇言依舊沒有移動,蘇言身前旋轉的冰元素球卻是迫不及待的對上了火流。巨大的冰寒氣息瘋狂的湧向火流,伴隨著一陣蒸汽,火流被快速的撲滅。

「先生,您還有其它的能力嗎?」站在地上紋絲不動,蘇言靜靜的看著對方。

「龍破斬!」

被蘇言的言語一急,老頭手臂猛地一個舞動,巨大的龍形火焰噴出。竟是和蘇微晴施展出的法術一模一樣。

「滅」

腳步踏動,手指揮動。火龍瞬間消散。早在八階能力加持的時候蘇言便已經無所畏懼龍破斬了,現在蘇言已經領悟了血脈能力。沉默的能力使得他能夠輕易的將血脈覺醒者以下的魔法輕易的打斷。

沉默術士的霸道在於對手是法師的時候,法師只能夠和沉默術士肉搏!

「神滅」

「靜默詛咒」

在神滅斬被施展的瞬間,蘇言再次施展沉默的能力,老頭的法術再次偃旗息鼓。沒有一個法師敢於和沉默術士比拼魔法。老頭在面對蘇言的時候便註定了他的失敗。

神滅斬失效,老頭不在攻擊,而是略微獃滯的站在原地,連續的打擊使得他已經失去了攻擊的**,低著頭顱,老頭的臉上不見囂張的神色。一絲安靜浮現在他的臉上。

靜靜的站在那邊,蘇言也不曾進攻,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

「你覺醒了沉默的血脈能力?」良久,老頭抬起頭顱期盼的看著蘇言。

「是的」蘇言說道。

「沉默術士能力果然是能夠剋制所以的魔法的,當年我想要憑藉自己的魔法造詣進入風蝕之寒,就是被諾崇拒之門外的,沒有想到,一百年後的今天,我卻是在諾崇的後背手裡再次失敗了」老頭話語很是凄涼。

「你和諾崇大人戰鬥過?」蘇言怪異的看著對方,他很難想象,一百年前的老頭能夠有怎樣的實力。五階?還是六階?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是不是在想,我的實力階位這麼低,怎麼可能和諾崇戰鬥過」老頭看穿了蘇言的想法,在一邊自嘲的笑著。

沒有說話,蘇言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他的確是有著這樣的想法。

「一百年前,我的實力階位已經攀升到了十七階,血脈能力更是覺醒了火焰能力。那個時候我的火法造詣絕對是年輕人中最為巔峰的一員了」老頭說話的時候臉上出現一絲自豪的神色。

「可是你現在只有十階」蘇言在一邊質疑道。

「智慧之刃的每一次攻擊都可能削弱別人的智力加持,一百年前我和諾崇的戰鬥持續了足足的三天時間,就是在那三天的時間裡,我的實力階位從十七階被削弱到了七階!」

老頭滿臉痛苦的說著。一個人被硬生生的從十七階削弱到七階,這樣的事情任誰都無法接受。蘇言理解對方為什麼會聽見自己是風蝕之寒的人之後就如此的作為了。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那個便宜舅舅當年做的實在太過火了。

「是不是有些同情我?」臉上帶著一絲自嘲的神色,老頭擺了擺手,神情氣質似乎瞬間改變了不少。

「好了,你通過了,和那個精靈去辦理入職吧」老頭對著蘇言揮揮手,態度卻是變化了許多。

「當年和諾崇大人戰鬥三天的那個火系法師是您?」

一邊的摩多卻是發現而來新大陸一般大聲的尖叫了起來。

「怎麼,你也聽說過我?」納威略微奇怪的問道。

「諾崇大人在私下的時候曾經說過這件事情,他說這件事情是他年輕的時候做過的最為後悔的一件事情。他還說大人的實力在百年後足夠登頂不朽進階」摩多卻是不知道從哪裡聽來了這些話。

「哼哼,他會後悔?這個我倒是不信的」老頭一臉嘲諷都看向摩多,摩多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確,剛剛的話是他自己編的。

「好了,你們走吧」

老頭向著大廳的一角走去,蘇言看了一眼,隨即走出大廳,至於矮人狙擊手,他同樣跟著走了出去。

「摩多,你為什麼要騙他?」

大廳外,蘇言問著摩多。

「大人,我是想減少他對我們的敵意」臉上帶著一絲尷尬,摩多說道。

「他現在不過是十階的智力加持,對於我們已經沒有威脅了」蘇言不解的問道。

「可是大人,他的徒弟莉娜大人的實力已經登頂不朽境界了!」摩多說出了一個令蘇言極為熟悉的名字。

「秀逗魔導師?」

「是的大人,如果他真的是一百年前被諾崇大人連削十階的火系法師的話,那麼秀逗魔導師應該就是他的弟子」摩多在一百年確定道。

「這個世界還真是小」

臉上帶著一絲呢喃,蘇言沒有想到,自己和火女竟是在這個地方有了聯繫。要知道,蘇微晴也是火系法師來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