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七十六章滿地地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六章滿地地雷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七十六章滿地地雷

人類法師在驚恐中四處的奔跑,在兇悍的魚人面前沒有幾個法師能夠保證站穩腳跟。幾個將被魚人擊殺的人類法師都在蘇言的幫助下獲得了性命。

智慧之刃,擲劍術,連續三次之後,三個獃滯的魚人被蘇言人類法師擊斃當場。

「怎麼會這樣!?」怒吼加上不可置信,怒牙看著倒下的同伴憤怒的叫喊著,他們面對人類法師原本應當是勢如破竹的,可是現在人類法師沒有折損一人,自己的同伴卻是連連的倒下。

「魚人並非是那麼的可怕,只要努力,每個人都能夠將他們擊殺」指著地上死亡的魚人,蘇言對那群仍舊驚慌的人類法師說道。

「嗯?」

事實的效果顯然是很強的,在幾個魚人屍體的證明下,人類法師臉上的出現了一種被稱之為自信的神采。

「殺——」

這是人類法師第一次如此大聲的吼叫,這個時候他只覺得自己的胸口充滿了力量,自己的身體被無限的強化。

砰的一聲,元素球轟擊到了前方的魚人身體上,奔跑中的魚人被轟擊的一個趔趄。臉上滿是憤怒,魚人向著攻擊自己的人類法師奔跑過去。

「過來了?」

自信的臉上出現一絲焦急,在魚人壓迫過來的時候,人類法師的膽怯性質再次出現。只是這次他沒有選擇立即逃跑,胸口快速恢復的魔力使得他對於抗衡魚人有著一絲信心。

「輝煌光環」

是的。人類法師並不知道自己的魔力如此的圓潤是因為蘇言開啟了天鷹之戒的光環的緣故,增加護甲。增加魔力的恢復。這種增強對於蘇言來說聊勝於無,可是對於這些士兵來說無疑要有用的多。

人類法師所謂的自身變強大了和信息的來源便是來自天鷹之戒的光環作用。

砰的一聲,元素球轟擊到了魚人的頭顱,巨大的元素能量使得魚人的臉部被瞬間轟開,藍色的血液順從著魚人的臉頰流淌。

十多個人類法師看見這樣情況,信心大漲,接連發出元素球。又是一個魚人死在了人類法師的手中。

事實證明,就算是再懦弱的人群。若是有了成功的榜樣也會爆發出驚人的力量,五十人的人類法師在連續擊殺是哪個魚人之後終於將那些膽怯丟棄。紛紛大叫著奔向了剩下的魚人。

骨裂,殘肢,血液濺射,怒牙到死也沒有想到這群人類法師怎麼會變得如此的勇猛的,作為艾澤拉斯的土著,他甚至不知道天鷹之戒這樣的加持物品。

「大人。我們勝利了!」

傳令法師滿是興奮的在蘇言的前方叫嚷著,剛剛他也參與了滅殺魚人的行動,這使得他信心異常的膨脹。

「不,這只是暫時的,那邊還有十二隻魚人等待你們去征服」

傳令法師先是詫異,隨即眼神變得銳利。順著蘇言的視線看去,傳令法師看見了遠處的那十二隻魚人。那個不願意劫掠蘇言的魚人們。

「大人,我們現在去消滅他們!」

傳令法師大聲的叫喊著。

「可以」

打量了那群魚人,蘇言安靜的說著,即便那邊有一個魚人的實力超出了這群法師太多。可是有自己看著,那個魚人就不會有翻身的機會。沒有覺醒血脈的生物。怎麼都不會是蘇言的對手。

在蘇言的示意下,人類法師五十個人全數撲向了遠處的魚人隊伍。瘋狂的,帶有一絲嗜血的。蘇言突然想到,若是自己合成一個祭品的話,這群人類法師的戰鬥能力可能會更加的強橫。

「大人,他們過來了!」

魚人的隊伍驚慌的叫喊了起來,一個稚嫩的魚人更是臉色略微蒼白,他原本還打算和怒牙一起去劫掠這群人類,可是剛剛看見怒牙被轟殺成渣的時候,他卻是變得恐懼了起來。傳聞中脆弱的人類似乎並不想想象中的那麼弱小。

「我知道」

臉上帶著一絲陰沉,魚人首領看著逼近的人類法師說道。

「我們應該逃跑嗎?」

年輕的魚人在一邊遲疑道。

「你認為我們能夠逃得掉嗎?」低沉的聲音,魚人臉上變得異常的複雜,他在思考如何度過這場劫難。

「殺——」

人類法師大聲的叫喊著,腳步快速的邁動,這個時候他們只覺得自己的力氣竟是無窮的一般。光環的加持效果這個時候越發的明顯了。

嗡——

人類法師即將揮舞出元素球的時候,魚人首領的手中猛的打出了一個白色的旗幟,四方形,一平米作左右的面積。

「投降?」

皺著眉頭,蘇言第一次看見這個世界竟是有人會投降,無論是廢墟世界還是這片世界,投降都是將自己的性命交給別人。這個魚人難道瘋了不成。

「大人?」

傳令官也很是詫異,擊殺的目標突然投降,這讓他很不適應。

聽見了傳令官的叫喊聲,蘇言腳步快速的向著魚人的方向走去。幾個瞬間,蘇言出現在魚人的前方。

「你要投降?」

「是的大人,我投降於您」

魚人首領恭敬的看著蘇言,他說的投降於蘇言,並不是近衛軍團。

「為什麼?」

蘇言問道。

「您的強大值得我們去追隨」魚人的回答很是讓蘇言另眼相看,一個能夠看出自己的實力的智慧生物,這本身便說明了對方的價值。

「可是你的同伴剛剛死在我們的手中」蘇言繼續質疑。

「大人,他剛剛已經脫離了我們的部落,我們本身就沒有攻擊您的意圖」魚人首領依舊恭敬。

「簽下契約,我接受你的歸附」思考了一下,蘇言緊緊的盯著對方,契約的簽訂便意味著對方的生死完全在自己的手中,蘇言想對方是否是真的願意歸附。

「偉大的海神,您的子民,艾維安願意將自己的靈魂獻祭給——」魚人看著蘇言臉上帶著一絲疑惑。

「沉默術士」

「獻祭給沉默術士大人,至死跟隨」

魚人毫不猶豫的宣誓著。

沉靜的看了一眼魚人,蘇言隨即將視線看向魚人首領身後的十幾隻魚人。

「我,馬克願意將自己的靈魂獻祭給沉默術士大人」

「我——」

連續十二個魚人在蘇言的注視下一次的將自己的靈魂進行獻祭。

一個個圓形的亮色光團從眾多魚人的頭顱處飛出,帶有一絲絲的神性,快速的沒入蘇言的腦海。一陣清涼的感覺充斥著自己的腦海。蘇言感知到自己的智力加持竟是又有了兩點的加持。靈魂的收取竟是也有著智力加持,蘇言臉上有些怪異。

「艾維安,你的部落現在還有多少人?」感受著本身智力的加持,蘇言對著艾維安若有所思。

「大人,我們遭受了地精一族的攻擊,族人們只剩下眼前的這些了」臉上帶著一絲被色,艾維安看向蘇言說道。

這支魚人部落來自三萬裡外的海峽,那片海峽原本是平靜的,可是近衛軍團和天災軍團的戰爭卻是在那裡開始了。在無盡的戰爭中,大群的魚人開始搬離那裡。

而艾維安這隻魚人部落便是來自萬裡外的海峽。他們搬遷的時候一共有著五千人。在萬里的跋涉之後,來到這裡的魚人卻是只有五百不到。在三天前,這支魚人部落更是遭受了地精一族的攻擊,五百人的部落只剩下不到二十人逃了出來。

悲痛的講述著這些經過,艾維安將視線期待的看向蘇言,儘管他知道對方不會為自己的情緒而改變。

「地精?五百人的地精被擊殺殆盡?是多少地精造成了這樣的死亡的?」聽著魚人的敘述,蘇言眉頭緊皺,他們要征服的那群地精似乎非常的強大。

「大人,地精的人數並不多,只有不到一千人,若是近戰的話,我們魚人戰士只要不到一百人就可以將它們全部擊斃,可是他們能夠埋下一種無形的雷爆。我們的族人便是死在了他們的雷爆中。

「無形的雷爆?」

蘇言想起了地精工程師的埋雷。

「是的,他們能夠控制雷爆的時間,更是將地面上布滿了雷管,可是無論我們怎麼躲避,都是無法躲避雷管」

「好了,我們的目的就是去征服那隻地精部落,現在你帶路,我們會給你報仇的」

看著魚人,蘇言輕聲說道。

「大人,他們在行走的路徑上埋布了無數的雷管,我們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見蘇言似乎沒有在乎自己的話,艾維安有些焦急。他的靈魂可是交給了蘇言,若是對方一意孤行,送命的話,那麼自己和族人也將無法活命了。

「大人,我們是不是考慮一下」

見魚人說的恐怖,傳令法師也在一邊膽怯了起來。

「不用,現在就出發吧,我可以保證你們不會遭受埋雷的攻擊」

再次花費七百個金幣,蘇言的裝備欄裡面增加了一個物品。

「真視寶石,能夠看見五十米範圍內的所有隱形物體,絕佳的反隱道具花費金幣七百,永久性物品,死亡掉落。備註,這是一個神奇的寶石,若是將他的能力加持到眼上,你將會成為一個強大的鑒寶師」

是的,這便是蘇言敢於直接前進的理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