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八十三章獨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三章獨奏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ps: 感謝月票!感謝打賞!雀哥提名感謝一下。謝謝諸位一直以來的支持!謝謝!真的謝謝!順便求點月票和推薦票!還有,訂閱的同學們似乎可以給本書投評價票了,嗯,是免費的,諸位有的話,就投了吧!鞠躬————

第二百八十三章獨奏

是的,是蘇言,在經過了十天的跋涉后,蘇言終於來到著暗矛部落的所在地。在進入這個部落的第一時間,蘇言便看見了哈卡斯如同神靈一般的身影。那個高大的身影竟是擊殺了數千的食屍鬼才倒下。這在蘇言認識的人中絕對要算的上是實力拔尖的存在了。

「你要和聯軍做對嗎?」猙獰的臉譜,十號凝視著蘇言,他能夠感受到這個青年人氣息的可怕,那種沉悶到了骨子裡面的氣息不是一般人可以擁有的。

「聯軍嗎?」輕輕的嘆息著,蘇言再次凝聚成一把冰劍,手臂彎曲,又是一個優美的擲劍術弧線。智慧之刃快速的飛出。蘇言和聯軍的本身就是敵對的,眼前的這個人竟是試圖用聯軍來恐嚇自己,他實在是找錯人了。

智慧之刃快速的穿透了十號的胸口,智慧之刃,不攻擊到目標便不會消失的沉默術士技能,十號躲避了片刻之後便驚恐的發現自己竟是無法躲避,在連續的奔跑后,胸口被順利的洞穿。一股疲倦的氣息充斥著十號的腦海。他覺得自己的精神竟是被抽空了許多。

「人類,你找死!」

被一劍洞穿胸口,十號已然憤怒了起來,張牙舞爪,巨大的塊頭在地面上快速的奔跑,一股嗜血的氣息在十號的身上散發。

「還沒有領悟血脈的能力。那就不可能威脅到我」

一聲冷漠的嘲諷,蘇言再次揮出一道智慧之刃,奔跑中的食屍鬼被一下子擊倒在地。擲劍術順利的洞穿了十號的頭顱。食屍鬼被擊穿頭顱也是要死亡的。

事情就是這麼的簡單,這個貌似食屍鬼小頭領一般的食屍鬼就是這麼輕易的被蘇言給擊殺了,這便是領悟血脈和沒有領悟血脈之間的區別

遠處的食屍鬼並沒有看到這邊的情況,他們依舊在圍攻著巨魔一族。在他們的圍攻下,巨魔的數量已經銳減到了不到一百人。死亡,絕望的氣息在巨魔周圍傳遞,從哈卡斯倒下的那一刻,他們便知道自己沒有倖存的可能了。

「嗯哼——」

緩緩的漂浮在空中,一聲悶聲在地面響起,蘇言順著響聲的來源,卻是看見了哈卡斯的身體在一邊緩緩的抽動,哈卡斯並沒有死亡。這個時候的他只是瀕臨死亡而已。

「不甘心看著自己的族人死去?」

從空中落下。蘇言緩緩的站到哈卡斯的身邊,巨魔的身軀異常的龐大,大到蘇言整個人只有巨魔一個胳臂的大小。落在哈卡斯的頭顱邊,蘇言頗為憐憫的說著。

「呼呼——」

嘴角抽搐著,哈卡斯的臉上滿是不甘,他直愣愣的盯著蘇言,眼中滿是堅定的神色,附帶著的。似乎就是一種輕微的祈求。

「你要我就他們?」

看著遠處被包圍的巨魔一族,蘇言輕聲的問著。

「嗯——」

帶有漫長尾音的回答從哈卡斯的喉嚨處傳出。說完這個字的時候,哈卡斯臉上明顯有了一絲輕鬆。

「可是我不是那群食屍鬼的對手,瘋狂如你都無法將他們擊敗,我的話,也不可能」蘇言拒絕了哈卡斯的請求。

「嗯,哼」

哈卡斯臉上出現一絲急躁。這個剛剛還能夠以無敵之姿站立的男人這個時候竟是連說話都異常的艱難,這不得不說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你不用難過,我不能將那些人擊殺,不過你卻是可以」蘇言在一邊繼續說著,可是看見的卻是哈卡斯一臉嘲諷的眼神。如同看待神經病一般的眼神。

「加入近衛軍團,在適合的時候幫助我,我便幫你的種族度過這個難關」

嗦了這麼久,蘇言終於開出了條件。哈卡斯,神靈一般的男人,在遊戲時代絕對是覆滅天災軍團的最強力英雄。這個英雄因為種族被滅誓死要將天災覆滅,事實上,在資料的記錄中,神靈武士也的確是天災死亡的掘墓人。

「我答應你」

這個時間,神靈武士根本就沒有拒絕的餘地,加入近衛和復仇已然成為了他以後生活的主旋律。這個神靈一般的男人在記錄中是如何活下來的,蘇言並不知道,可是現在,這個人卻是被蘇言救了下來。

「上清術——」

翠綠的治療光芒從蘇言的手中浮現,巨大綠色光芒隨著蘇言的揮手籠罩著哈卡斯。一股新生的力量不斷的在哈卡斯的身體裡面衍生。血值快速的恢復。哈卡斯猛的從地上跳起,只是恢復了一絲生機,他的戰鬥力便越發的火熱起來。受的傷越是嚴重,擊殺起來便是越瘋狂。

「吼!」

怒吼聲,在上清術的作用下,哈卡斯再次站立了起來,一聲巨大的嘶吼貫穿著整個部落。遠處,被圍攻的巨魔族人臉上出現不可置信的神采,眼睛順著聲音的來源看去,他們看見了哈卡斯再次站立了起來。一個穿著藍色斗篷的神秘人更是輕輕的漂浮在空中。

沉默,寂靜,似乎那個年輕人並不屬於這個世界一般,他只是一個旁觀者,可是他卻是挽救了神靈武士的性命。

「嗯?」

食屍鬼詫異的回頭,他們也聽見了哈卡斯的怒吼,可是他們記得剛剛明明將哈卡斯擊殺了,那個站立起來的巨魔算是怎麼回事。這個時候,他們還看見了,他們的十號大人這個時候竟是倒斃在了地上了!

「吼——」

大批的食屍鬼瘋狂的湧向哈卡斯那邊,他們不明白十號是怎麼死的,可是他們卻是知道,眼前的這個巨魔一定要殺死。

「來吧,來吧,聯軍的雜碎,讓我哈卡斯碾碎你們,就讓我把你們送進墳墓吧!」大聲的吼叫著,被上清術加持之後,哈卡斯的戰鬥能力已然恢復到了巔峰狀態,神靈一族並不需要滿血滿值,他們的殘缺便是最為恐怖的時候。

瘋狂的進攻在這個時候開始上演了,哈卡斯快速的凝聚著手中的火矛,一根根的火矛如同細雨一般的被哈卡斯密集的射出。快速,密集,威力驚人。

手臂如同風扇一般的旋轉,哈卡斯的屠殺時刻再次來臨,再次站起來的哈卡斯這個時候再次進入了無敵的狀態,一批批的食屍鬼相繼死亡在了哈卡斯的火矛之下。

另一邊,蘇言靜靜的漂浮在空中,距離哈卡斯只有幾米的距離,他並沒有遠離哈卡斯,看著哈卡斯瘋狂的凝聚火矛,血液快速的減少,蘇言知道,眼前的這個神靈武士並沒有如同他後來知道的那般能夠使用活血術恢復自己的體能。這個時候的他想要擊殺上萬的食屍鬼,還需要一個盡職的治療師。而蘇言,這個時候就是充當了這個角色。

數千人再次死亡在哈卡斯的手中,哈卡斯再次感覺到了生命走到終點,臉上帶著一絲陰沉,他準備再次揮出最後一根火矛的時候,一團清脆的綠芒卻是再次將他包裹。

「廝殺吧,天災軍團還等著你去覆滅,今天的這些食屍鬼,只能算是你收取他們的利息」蘇言清冷的聲音在哈卡斯的耳邊響起。臉上露出一絲感激,哈卡斯繼續凝聚著火矛,由死亡的邊緣再次回來,哈卡斯的戰鬥能力繼續保持在巔峰狀態。

血脈的力量在跳躍內心的火熱在膨脹,哈卡斯手中的火矛越發的熾熱,飛出的火矛也越發的犀利。一個個食屍鬼被快速的燃燒成焦炭。哈卡斯繼續著他萬夫莫敵的廝殺。

「傳說中,神靈武士和暗影牧師是一對好朋友,天災軍團試圖利用哈卡斯的時候暗影牧師更是試圖阻止。至於最後暗影牧師加入了天災,哈卡斯卻是加入了近衛,這卻是一件讓人疑惑的問題」

是的,按照資料中的記載,神靈武士多次瀕臨死亡都是被暗影牧師救回了性命,這其中既是因為雙方都是巨魔一族的原因,也是有著兩人深厚友誼的關係。

食屍鬼的死亡數目在增加,哈卡斯的血液也在連續揮霍中再次耗盡,蘇言的上清術連續幾次施展。哈卡斯的廝殺已然接近了尾聲。

食屍鬼沒有恐懼這種情緒,在沒有首領的情況下他們也只是會繼續攻擊著目標,沒有逃亡的食屍鬼在哈卡斯的火矛中被快速的擊殺。近兩萬隻的食屍鬼屍體四處橫躺在地上。濃郁的屍臭瀰漫著暗矛部落的大地。

「大人!」

「哈卡斯!」

男性巨魔,老年巨魔,還有女性巨魔,還活著的幾十個巨魔悲憤的叫喊著他們族內的英雄,痛苦的神情在他們的臉上流轉。

「嗯」

最後一隻食屍鬼被擊殺,哈卡斯臉上露出一絲疲倦,停止手中的火矛。哈卡斯平靜的看著眼前的族人。

「離開這邊吧,這邊並不安全」

靜靜的漂浮在空中,蘇言對著準備對話的眾人說道。

「閣下,您發現了什麼了嗎?」哈卡斯對蘇言頗為敬畏的說著,對於自己的救命恩人,巨魔內心是存在感激的。

「這裡有兩個極為強橫的氣息殘留,在這邊待的時間越久,便越不安全」感受著奈科斯留下的氣息,蘇言說道。未完待續。。/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