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八十九章封號劍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九章封號劍聖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八十九章封號劍聖

劍道虛影的攻擊的確是連綿不絕的,巴彥的速度異常快捷,快捷到一個招式蘇言還未接住,下一個虛影便已經攻向了蘇言。臉上露出一絲難看的神色。蘇言一項以速度取勝,今天卻是被一個劍道宗師用極限的攻擊纏住了!

「洪流,鋸刃」

蘇言的手臂快速的舞動著,極限的劍道虛影使得他的腳步連連後退。眼前的攻擊實在是太快了,這些劍道虛影並非是一次攻擊便瞬間消失,他們在攻擊之後還會運用同樣的招式連續攻擊蘇言。這樣一來,在巴彥的連續虛影催動下,蘇言的身邊竟是有著十多個劍道虛影以不同的招式不斷的攻擊著蘇言。

「鏗鏘——鏗鏘——」

快速的舞動著手臂,一陣颶風在蘇言的身邊颳起,急速的摩擦能帶起風聲,蘇言握劍的右手已然帶起了陣陣風聲。

「現在還吃得消,若是虛影再增加下去的話,今天或許會折在這裡」快速的抵擋著劍道虛影的進攻,蘇言腦袋快速的思考起來。他從來見識過這種劍術,對方這樣的劍術讓蘇言了解到,盛名之其實有點真實這個道理。

「還想掙扎!」

又是一道劍道虛影揮出,巴彥對著蘇言嘲諷道,在他看來,這個時間的蘇言顯然是在垂死掙扎。

沒有回答對方的意思,蘇言急速的舞動著手中的劍刃,這個時候他並沒有絕望。且不論他還沒有使出沉默術士的沉默能力,但是自己學到的劍術他也沒有全數的施展。原本他還打算隱藏一會兒的,可是看著對方的模樣,蘇言卻是決定施展了。

「他快不行了。二虎,你看他的臉色有多白!」

一邊的虎頭青年很是開心的叫喊著。

「他是不行了」

被叫喊的少年看向葉蘇的臉色,他實在是沒有看出蘇言哪裡有什麼不妥,可是他卻是沒有反駁自己的同伴的意思,巴彥大人是部落的強者。眼前的這個人的確是堅持不了了。

「父親大人,您看他還能夠堅持多久」

人群,一個衚衕少年對著自己的父親好奇的問著,他的父親也是一個劍術宗師,在族內的地位自然是高高在上的。

聽見少年這般問話,人群中的其它人也是側著耳朵看了過來。他們想要聽聽族內的宗師大人是怎麼說的。

「頃刻間就會落敗」

劍道大宗師在一邊沉聲說道,是的,他認為巴彥擊殺蘇言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劍道虛影,哪怕死他自己被纏上了,也會被頃刻擊敗。除非,大宗師搖了搖頭。這個除非根本不可能發生。

「父親大人,巴彥大人的劍道虛影真的無法破解嗎?」看著父親肯定的神色,少年在一邊興奮的問道,他這樣詢問自然是想要確定蘇言會死了。

「尤涅若大人當年曾經破解過這招劍術,若是眼前的這個人類會尤涅若大人的劍招,自然是有可能,可是他一個人類怎麼會學會大人的劍招呢。而且。大人的招數也不是那麼容易學會的!」劍道宗師在一邊搖了搖頭,覺得自己的有些是在說廢話的感覺。

「劍刃風暴!」

就在一群人以為蘇言必敗的時候,異變終於開始了,被連續壓制了數秒中之後,蘇言終於使出了劍刃風暴。劍刃風暴,極限的劍刃舞動速度,可以將劍刃圍繞周生三百六十度的急速旋轉,也可以單手極限舞動,這是一個類似於群體攻擊的技能。

「這是什麼?」

一個少年驚詫的問道,只見這個時候。巴彥前方的蘇言已然化作一團颶風,原本攻擊蘇言的劍道虛影被快速的擊碎,十多個虛影一個不剩的被快速的斬殺。巴彥臉上驚詫快速的後退,可是他還沒有退出,一個更加驚人的氣息從蘇言的身上散發出來。

「無敵?」

臉上滿是驚恐神色。巴彥感受著那股驚恐的氣勢下意識的說道。這股氣勢他前一次感受到的時候還是在二十年前,那個時候他不服尤涅若的劍道第一地位向尤涅若發出挑戰,當時也是使用的劍道虛影將對方壓制住,可是尤涅若一套劍刃風暴連上一招無敵斬便將自己徹底擊敗!

是的,巴彥沒有死,可是那並不是因為巴彥有多強,而是因為尤涅若最後收手了!

「噗嗤——」

一道瘋狂的氣息猛的轟在巴彥的胸前,鋒利的輝劍快速破開巴彥的胸前皮甲。細劍劈出,巴彥企圖抵擋,可是蘇言的速度已然超出了他的抵擋範圍。無敵斬,這一技能的強大擊殺能力使得蘇言的劍刃無一例外的劈砍到了對方的身上,可是無敵斬也有著一個致命性的缺點,那就是使用者本身並不能夠精準的控制劈砍的部位,否則的話,巴彥只要一劍就會被蘇言砍斷頭顱。

「啊——」

連續五劍,巴彥被劍刃生生的透破了胸口,手臂殘缺,腿部缺少肌肉,蘇言一次無敵斬之後巴彥轟然倒地。沒有死亡,卻是面臨著比死亡更加可怕的問題。他的右手無法握劍了!

「這——就是劍道宗師?」

微微的喘息著,蘇言看著一群呆若木雞的火刃氏族人群,輕聲的質問道。聲音並不到,卻是如同炸雷一般將火刃氏族的所有人震驚了一番。

「這不可能!」

一個虎頭少年大聲的叫喊著,原本還處於上風的巴彥大人怎麼會在瞬間被擊傷在地。這個人類怎麼會尤涅若大人的劍術!

「他居然會尤涅若的連招」劍道宗師在一邊喃喃的自語著,他原本以為不可能的事情終於發生了,眼前的這個人類竟是會尤涅若的劍術!

「還有誰?火刃氏族劍術僅僅只是如此嗎?」

巴彥跪坐在地上,蘇言的劍勢凝聚到了頂點,身後的劍型虛影凝聚的越發凝實,一股壓抑的感覺在眾多虎頭人的心頭上湧起。

「人類,你學會了尤涅若大人的劍招,那麼你就應該不是火刃氏族的敵人,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來攪亂我們火刃氏族的安寧」

人群的後面,一個身材高大的虎頭人走了出來,頭髮花白,神情萎頓,身上卻是帶有一絲不可侵犯的身材。這是一個老年的虎頭人,他的鼎盛時期已然過去了,可是他身上的氣勢卻是在訴說著他以前究竟有多輝煌的過去。

「我並沒有見過尤涅若」蘇言糾正著對方的語病。

「那麼你來火刃氏族的目的就是想要把劍道第一的頭銜打破嗎?如果是這樣的話,火刃氏族以後不再號稱劍道第一了」老年虎頭人緩緩的說著,一股厚重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逸。

「族長大人,火刃氏族乃是公認的劍道第一,怎麼因為他就將這個封號取消了呢?」

一邊的劍道宗師著急了。

「劍客的比試本身就是實力的比拼,不是別人的對手卻是想要保留原本的榮耀,這樣的事情火刃氏族做不出來」淡淡的瞥了一眼劍道宗師,火刃氏族的族長輕聲說道。

「我並不是為了這個封號來的」

「那是為了什麼?」老年虎頭人繼續問道,不厭其煩的。

「我來自風蝕之寒,十七年前,教會騎士團在地球位面攻擊過我,其中火刃氏族也有幫凶」凝視著對方,蘇言說道。

「青年人你認為該怎麼辦?」老人皺著眉頭,十七年前和風蝕之寒讓他想起了諾崇那個法師,而眼前的這個青年顯然就是十七年前的那個嬰兒了。當年那件事情在艾澤拉斯還掀起了一陣風波,老頭自然不會忘記。

「火刃氏族不再加入教會騎士團,只能以個體的實力加入近衛」蘇言皺著眉頭說道。

「青年人,我答應你的要求」老年虎頭人思考了一邊,隨即回復甦言,這一次的回復卻是超乎了蘇言的預料。對方輕易的放棄了教會騎士團的這個勢力,顯然是不正常的。

「尤涅若代表的火刃氏族和這邊的火刃氏族本身就不是一個勢力的,尤涅若因為我反對加入教會騎士團已經離開部落十九年了,而這十九年,那些加入教會騎士團的人和部落都斷絕了關係」老頭靜靜的說著。

「那麼就這樣吧」蘇言並不清楚火刃氏族到底發生了什麼,按照眼前這個老人的說法,好像是自己找戳恕

「青年人,火刃氏族已經十九年沒有再次分封劍聖了,你今天擊敗了所有的火刃氏族宗師,劍聖的封號便交給你吧」

老頭靜靜的看了了一眼蘇言,眼中滿是複雜的神色。

「尤涅若不是已經分封劍聖了嗎?」

看著老頭的神情,蘇言意識到對方似乎實在算計什麼。

「那是十九年前的分封了,現在劍聖就是你了」

老頭漫不經心的說著,臉上露出一絲陰沉,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一般。這個老年虎頭人顯然和尤涅若有著不一般的關係,為了對付尤涅若,竟是連劍聖的封號都分了出去。

「謝謝」

怪異的看了一眼對方,蘇言輕聲說道,這一瞬間,蘇言身後的劍道虛影瞬間凝視。封號劍聖,看來這個火刃氏族也有著很多隱秘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