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九十張圖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張圖騰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九十張圖騰

廣袤的艾澤拉斯大陸,蘇言已然離開了火刃氏族。一群虎頭人緩緩的鬆了一口氣,這個人類劍客以無敵之姿殺入部落,整個部落竟是沒有一個人可以抵抗,這無疑是讓人恐懼的。

「族長大人,我們活人部落根本就沒有必要恐懼他,您為什麼要妥協呢?」老年虎頭人的身後,一個劍道宗師沉著聲音問道,火刃氏族劍道宗師七人,即便單個不是蘇言的對手,可是加起來的話,打敗蘇言的話應該不在話下。

「他是個沉默術士,我能夠感覺到他血脈深處的悸動」老虎頭人緩緩的說著,臉上露出一抹奇異的色彩,他不清楚,一個能夠將劍術磨鍊至宗師境界的沉默術士,他的血脈能力究竟有多強。可是至少不會比劍術弱吧。

「大人,可是您為什麼將劍聖封號給他呢?」劍道宗師還是有些不解。劍聖封號是火刃氏族的榮耀,同樣也不僅僅是榮耀那麼簡單。

「火刃氏族的人無法兌付他,自然可以讓其它的人對付他,一個劍聖封號,足夠讓天下劍客蜂擁而至了」這便是老虎頭人的計劃,當然,只是其中的一個計劃而已。

陽謀,便是光明正大謀略,這樣的謀略即便被識破了也有很多人無法拒絕,至於蘇言,他更加不會拒絕。想要提高聲望,沒有比劍聖封號來的快的了。而且,斬殺高手還能夠獲得智慧的加持,蘇言求之不得。

「那麼大人為什麼把我族的圖騰也交給了他呢?」

「我是取信於人」

虎頭人在一邊緩緩的說著,這個人類劍客還是太過年輕了。想要挑釁火刃氏族,就要準備受到足夠的懲罰。

大地上。太陽餘輝逐漸落下,蘇言從火刃氏族出來后不過兩個小時,天氣已然背的黑了下來。艾澤拉斯的時間比地球要變化的更快,夜晚也要更長。皺著,眉頭。蘇言知道自己又要忍受超過二十個小時的夜晚了。

「巴彥,將圖騰舉得高一些,封號劍聖的榮耀要照耀整個艾澤拉斯」在蘇言的身後,一個瘸腿的虎頭人,正是被蘇言無敵斬斬殺的奄奄一息的巴彥。這個時候的巴彥,手臂腿腳具是殘缺。可是和前翻的斷裂又有了一些不同。最起碼蘇言為了方便他扛起圖騰,將他的斷肢接了回去。

「是的,劍聖大人」

低沉著頭顱,巴彥臉上出現一絲不甘,被別人擊敗然後殘廢,最後卻是被這個人類帶出了火刃氏族。這樣的下場是極為委屈的。

「人類,這是火刃氏族的圖騰,有了這個,天下人便會承認你的劍聖資格」在部落的時候,老虎頭人拿出兩桿高大的旗幟。

「這便是火刃氏族的圖騰?」臉上露出一絲好奇,蘇言將這個圖騰和記憶中劍聖背後的兩根圖騰進行比較,可是他卻是忘記了劍聖背後的那個圖騰究竟是什麼模樣了。

「好了。這個圖騰我可沒有功夫拿」蘇言接過圖騰卻是搖頭拒絕,就在一種虎頭人焦急的時候,蘇言將兩桿旗幟丟到了巴彥的身邊。

「不過有他的話,這兩個圖騰便不是問題了」

是的,就是這麼簡單,就是為了抗這兩個圖騰,巴彥便被火刃氏族送了出來。火刃氏族沒有一個人出言反對,一個殘疾了的劍道宗師已然沒有多大的利用價值,最重要的是,族長大人默許了蘇言的行為。

回想著這些。巴彥的臉上變得蒼白起來,手中舉著的旗幟也出現了一絲搖晃,剛剛被接上了的斷腿此時也出現嚴重的疼痛,痛呼一聲巴彥將旗幟插在地上。

「怎麼?劍道宗師竟是連兩個圖騰旗幟都無法舉起了?我可是記得尤涅若可是背後背著兩個旗幟呢」蘇言看著身後的男子冷聲道。

「尤涅若是尤涅若,我是我」

冷哼一聲。即便是在蘇言的手中,巴彥的脾氣依舊沒有改善,直接硬邦邦的頂了回去。

「若是你旗幟舉得好,我會考慮把你的腿治好」臉上露出一絲神秘的色彩,蘇言對著眼前的這個劍道宗師做出許諾。

「你真的能夠做到?」臉上露出一絲亮色,巴彥很是激動,若是能夠從一個廢人恢復到以前,他說什麼也要做到。

「當然!」

蘇言沒必要扯謊,上清術的效果蘇言已經在巴彥的身上試驗了一邊,只不過上一次試驗是為了將對方的斷肢接上。

「人類,希望你能夠說道做到」深深地看了一眼蘇言,巴彥將旗幟持續舉高,兩桿劍聖旗幟圖騰迎空飄揚。

這是兩個旗幟,分為左右兩面,上面書寫有兩行文字,左面一行是「窮極劍道」,右面一行則是「分封劍聖。」

兩行字閃爍著奇異的光芒,輔以怪異的圖騰模樣,整體看上去顯得大氣堂皇,氣息不凡。

「人類,這兩行字在這大漠里舉起來還好,可是要是在人群多的地方舉起來的話,那麼你的麻煩就多了」

自己的腿還沒治好,巴彥還不希望蘇言馬上死去。

「我知道」蘇言靜靜的走在前面,他自然知道這兩桿旗幟的意義,可是他需要的正是這樣的效果。沒有這樣的旗幟,他就算是想要和人比試也是不可能的。有了這兩桿旗幟,他蘇言的實力智慧突飛猛進。沉默術士實在不斷的戰鬥中成長的,每一次殺戮對他來說都是一次變強。

蘇言還記得諾崇的話。

劍聖這個封號,蘇言是要定了!

「繼續趕路,哪裡的人比較多?」蘇言看著身後的巴彥問道。

「前方一百五十里處便是紛爭之國,那邊的人比較多」巴彥不知道蘇言怎麼打算,不過他依舊是說了出來。

「那麼便連夜趕路吧,我要讓這兩桿圖騰明天在紛爭之國的城池豎立起來」

「人類!你這是要挑戰紛爭之國的英雄嗎?」巴彥在一邊尖聲道,這個年輕的人類是不是瘋了?

「不是我一個人,你也會和我一起去」

蘇言看著巴彥認真的說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