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二百九十六章幾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幾路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二百九十六章幾路

明月的真正實力並沒有展現出來,他的十二階的敏捷加持在這個比試中甚至都沒有發揮出來。兩人只是短短的幾招,蘇言便將劍尖抵在了明月的脖頸處。

「明月只是代替別人來看看閣下的劍術,稍後明家會有其他人來領會閣下的劍術」得到蘇言的指點,明月露出一絲感激,隨即跨上一邊的巨狼。

「轟隆隆——」

數百人來的快,去的也快,漫天的煙塵隨著馬蹄的奔跑飛起。蘇言靜靜的站在一邊,嘴角輕聲的念叨「雲中月?」

「連明月大人都不是新分封的劍聖對手,紛爭之城怕是也沒有人能夠比得過劍聖大人了」蘇言幾招擊敗明月,人群對於蘇言已然由了一絲恭敬,強者應有的待遇便是如此。

「真正的高手還沒有來呢,你沒明月大人說還有明家的高手要來這邊的嗎?」人群中有的是聽話周全的,他們知道還有更厲害的人回來挑戰蘇言。

明月被擊敗的時間,一個大乞丐握著重劍在大漠中跋涉,一個小乞丐跟在他的身後,小乞丐的身上背著兩把中間,臉上一粒粒汗水流下,顯得很是燥熱。

「大叔,你這是要幹嘛?」小乞丐看著前面的大乞丐問道,他和大乞丐在一起呆了有十年,從小的時候便和大乞丐待在一起,卻是不知道大乞丐竟然是一個劍客。

「去紛爭之城」看了一眼天上的日頭,大乞丐沉聲說道。

「去紛爭之城幹嘛?我們原來的地方乞食不是挺好的嗎?」小乞丐不滿的說著,他從小便和大乞丐生活在一起,所以對於大乞丐並無畏懼,儘管大乞丐的模樣看起來很是駭人。

「去比劍」大乞丐停頓了一會,然後說道。

「比劍?我們比劍幹嘛?比劍可以有吃的嗎?」小乞丐此時的肚子已然餓的不行了。比劍,那是什麼東西,他現在更加需要一個雞腿。

「比劍勝了,那麼就什麼都有了」

回頭,摸了摸小乞丐的頭,臟髒的粘稠物體使得大乞丐的手和小乞丐的頭黏在一起。大乞丐皺了皺眉頭,心事顯得很重。

「我的頭髮又和你的手沾上了」小乞丐嘟囔的說著,他的頭上都是粘稠物,很容易被沾上。

「到了紛爭之城,我們就吃好東西,還有洗澡」大乞丐對著小乞丐說著,手中的鐵劍握的更緊了。

「好啊好啊」小乞丐拍這手叫喊著,這個時候他絲毫都感覺不到背後重劍的分量了。

紛爭之城,又是一個劍客和蘇言開始了比試。又是一個大宗師級別的劍客,可是這個劍客卻是連明月都不如。幾次雷霆劍法,對手被蘇言快速挑出圈內。對於劍道,蘇言的領悟又多了那麼一絲。

劍道的本身就是練習和殺戮組成的,每一次的揮劍都會讓人有新的領悟,蘇言每一次和別人的比試自然也是有的新的領悟的。這些人的實力並不如他,每次戰勝一個人,蘇言身後的虛影劍刃便越發的凝視。勝利的場次越多。蘇言的劍道氣勢便越發的濃郁。感受著越發高漲的氣勢,蘇言有一種猜測。那就是身後的這道虛影怕是會在不久就會有新的突破。

大漠中,一個青年劍客昂然前行,手中持有一把細劍,顏色烏黑,鋒利異常,一路上明格快速出發。不斷的凝聚劍勢,距離紛爭之城的距離只有不到五十公里了。

「劍聖封號,我明格這次一定要將你取走」臉上露出一絲堅定的神色,明格看著遠處逐漸露出影子的紛爭之城說道。

於此同時,一個手持水晶劍的精靈劍客開始了自己的行程。一身白衣,白色斗篷,腳上踏著精靈皮靴。眼睛全神貫注的盯著手中的劍刃,男子並不是自己前行的,他是坐在一個華麗的車棚當中。一個艷麗的女人在前面替他趕車。

「菲尼斯,若是我不再照顧你的話,你以後怎麼生存」駕駛著馬車,女人回頭對著車內的精靈劍客說道。

手掌撫摸著劍刃,精靈似乎是沒有聽見女人的話,只是顧著看手中的劍,他的眼中只有這柄劍。

「菲尼斯,你聽見我說的話了嗎?」

聲音提高,女人對著精靈劍客再次問道。

「不會的」

茫然的抬起頭,精靈劍客看著女人說道。

「什麼不會的?你就這麼確定我不會離開你?」女人臉上露出一絲不滿,皺起了秀氣的鼻子,她喜歡這個男人,可是這個男人的眼中卻是沒有自己。

「嗯」

模糊的說了一聲,精靈劍客手掌撫摸著手中的劍刃,他喜歡劍,超過任何的東西,這柄劍還是這個女人送給他的。

看著精靈劍客的模樣,女人有了一絲後悔,當初她似乎不該將這柄劍送給這個男人。不過,事情都已經晚了。

一個數百人的法師團隊,還有數千人的樹人士兵,莉娜在開始了前往紛爭之城的步伐,藍丁格爾距離紛爭之城不過一天的路程,她這個時候已然走過了一半的時間。

「這次天災軍團在紛爭之城外圍集結,城內又有劍聖比武,還真是一件麻煩事」莉娜皺著眉頭,這個號稱火法第一的秀逗魔導師有著漂亮的容易,即便是皺眉頭也是那麼的好看,只是這次她似乎很發愁。

「大人,近衛戰無不勝」

女秘書官在一邊輕聲的說道,眼中露出一絲狂熱。

「嗯」

嘴上答應著,莉娜自己卻是知道近衛軍團到底有著怎麼樣的實力的,整個艾澤拉斯大陸局勢對於近衛可謂是非常的苛刻,現在天災聯軍佔領整個艾澤拉斯的三分之二土地,近衛連續作戰失敗,現在很多人已經開始焦躁了,戰無不勝這具口號也只是喊喊罷了。

「出去!」

一擊橫劈,一個男子被蘇言快速劈出,腦部和身體之間的聯繫更是被瞬間斬斷。這是蘇言在比試中第一次殺人。因為這個人本身對於蘇言態度就非常惡劣。

一個靈魂亮點從男子的腦殼內飛出,蘇言的智力得到一絲加持,蘇言身後的劍道虛影變得更加凝實。

「第二十個,也是第一個被殺的」

人群中有人替蘇言計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