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三百四十六章里瑟爾死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六章里瑟爾死亡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三百四十六章里瑟爾死亡

蘇言在冰湖下面快速的遊動著,他能夠感覺到里瑟爾和自己的距離在快速的縮短著。可是隨著距離的越發的縮短,蘇言卻是感覺到水溫竟是越發的變得低了起來。

這是一個不正常的現象,根據科學的常識,冰層下面的溫度不應該低於零度的,可是蘇言現在卻是在一個零下數十度的水中快速的遊動。這不是蘇言的錯覺,而是這個水真的有著零下五十多度。

蘇言胸前的冰元素球運轉的越發的快捷了,這稍微驅散了一些蘇言身體上的寒冷,不過這中驅散的效果卻是隨著所有的越發追擊而變得效果微弱。

十分鐘后,蘇言剛絕大哦周圍的水溫又降低了將近濕度,這個時候,蘇言開始懷疑這裡的液體是不是真的韓式水了。又或者,這裡的液體是一種液態氣體?蘇言被自己的想法給嚇了一跳,不過他卻是感覺到自己的猜測似乎有些靠譜,不過這種靠譜的想法卻是被前面出現的里瑟爾給瞬間甩到了一邊。

「人類,你還真是執著」

臉色鐵青著,里瑟爾現在的狀態顯然不是很好,如同眼鏡蛇一般的蛇頭上滿是疲倦的神色。

「你想要攻擊格瓦頂在前的」看著眼前的這個英雄,蘇言難道有時間和對方聊了起來,對於這些英雄他其實是有著好奇的,這些英雄都是曾經遊戲中出現過的角色,不過他們中的一些和自己成為了朋友。有的卻是和自己是敵人。

「我想要攻擊格瓦頂?」里瑟爾臉上出現一種極為可笑的表情,似乎他本身並不是因為這個目的過來的。

「難道你還有什麼其他的意圖?」蘇言問道。

「人類。不用再試探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臉上露出一絲堅決,里瑟爾不在奔跑,而是嘴角瘋狂的吐出毒液,他似乎是想要將這裡的液體全部都沾染上劇毒,從而達到感染蘇言的目的。

「嗡——」

就在蘇言打算後退的時候,身體裡面的那個道突然張開了,一絲金黃色的小門出現在蘇言的前。在蘇言疑惑的時間,一股巨大的吸力從小門中竄出。

墨綠色的液體竟是被空間瘋狂的吸收著!

「這個東西怎麼什麼都吸收?」

臉上出現一絲詫異,蘇言卻是警惕的看著四周,越是這個時候蘇言越是要防備里瑟爾的反撲。

「咕嚕咕嚕——」

大量的墨綠色液體被空間快速的吸收著,他們以進入空間的時候快速的墜落到空間的最下方,一種極致的寒冷包裹著毒液在空間的低端流淌。

一群原本站立在底端的靈魂快速的閃開,他們驚恐的看著這種充斥著毒氣的液體。大群的靈魂不知道這個液體的出現到底意味著什麼。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漂浮著的那些並未信仰蘇言的毒蟲靈魂快速的墜落,那些不曾信仰蘇言的靈魂也快速的落下。數百上千隻靈魂快速的墜落地面流淌的液體中。

「啊——」

痛苦的掙扎開始了,這個凝聚了劇毒術士的毒液和冰湖下極致寒冷的水流使得那群邪惡的靈魂開始了瘋狂的叫喊。毒液和寒冰或許並不是他們恐懼的原因,或許在這個水的本身也是有著他們恐懼的因素的。

一群靈魂瘋狂的叫喊著,綠色的液體被金色的小門持續的吸入空間裡面。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空間的底層出現一根細細的河流,裡面數千隻的靈魂在苦苦的掙扎,似乎是極為痛苦。

「你這是什麼!?」

幾分鐘后,劇毒術士驚恐的叫喊聲音傳來。他看著眼前被吸取一空的環境大聲的質問道,那個金色的小門是什麼。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自己看著他竟是覺得那麼的害怕。

「這是我的道」

冷冷的看了對方一眼,蘇言腳步向前,手中的劍刃打算割下對方的頭顱,可是在蘇言動作的前一秒,金色的門快速的出現在劇毒術士的頭頂部位。一種極大的吸力出現在那個方位,劇毒術士瘋狂的掙扎著,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進入了那個小門裡面,自己怕是比死還要難過。

「——」小門並沒有理會劇毒術士的掙扎,他只是繼續增加著自己的吸力,一分鐘后,里瑟爾的身軀出現了骨裂,大量的皮肉被全部剝奪,兩分鐘后,里瑟爾的尖叫開始衰弱,大量的血液和毒液被吸取進入了小門。

五分鐘后,里瑟爾被活活的吸死。包括骨架,里瑟爾的所有東西都被吸入了空間之中。金色小門的可怕可見一般!

「吸——」

水下只剩里瑟爾的靈魂了,蘇言張開空間對著里瑟爾的靈魂一指,里瑟爾的靈魂出現在空間中。還未等大群的靈魂去教化他。里瑟爾的身軀便出現在了地底的河流中。此時的河流中已經有了上千個靈魂,他們都在奮力的掙扎著,似乎這邊是一片無盡的苦海。

金色小門還在繼續的吸取著河底的液體,他似乎要將著湖底吸空一般,又或者他是打算在空間裡面形成一片冥海,對於自己的道,蘇言越發的迷惑起來。

一耳光無盡的虛空,他的中間是一條貫穿虛空鎖鏈,鎖鏈的一段在入口處,還有一端向著虛空中做出無盡的延伸,他沒有頭,只是不斷的伸張。在這個虛空的最底部,是一個黑綠色的小湖,裡面有著上千的靈魂在不斷的掙扎,似乎實在洗清他們的罪孽一般。

蘇言對於道的大手筆已經開始麻木了,不過他知道,自己的道,正在向著一個恐怖的方向發展著。

道依舊在吸取著水,在吸取水的同時,他似乎更加著重吸取水中的寒氣,蘇言身軀向著湖底的寒冷源頭遊動,似乎越是寒冷的地方,自己的道吸取水的速度也就越快。

「這邊的水溫怎麼越發的低了?這個湖底到底隱藏著什麼?」嘴角念叨著,蘇言腦海裡面突然閃出一個名詞——冰眼!

是的,就是冰眼,感覺著越發寒冷的地方,蘇言知道,冰眼應該就在這裡面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