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三百四十九章靠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九章靠近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三百四十九章靠近

實力得到增強之後,蘇言對於身體的控制能力有了顯著的提高。將冰層破開,蘇言的身體在冰湖中開始了節奏性的遊動。

在這半年的時間裡,蘇言來過冰湖的時間不下於五次,每次下來的時候蘇言都在嘗試著做出最省力的方法。

控制呼吸,開啟魔法盾,讓身體和寒冷隔絕開來,蘇言向著冰眼的方向快速的靠近著。格瓦頂要塞內的溫度降低了,這是這不代表冰眼附近的溫度有所降低。隨著蘇言快速的下沉,蘇言感受到的寒冷氣息開始呈現出幾何倍數的增加。冰眼存在的地方都是世界最為寒冷的地方,聽聞因為冰眼寒冷氣息存在的緣故,冰眼的周圍甚至出現過時空被扭曲的現象。當然,這只是傳說,至於傳說的對象,莉萊就是一個很好的典型。沉睡冰眼千年,外界卻是只有幾年,這便是時空的妙用。

蘇言向著冰眼的方向快速的遊動,有了兩件流浪法師的斗篷的蘇言再次進入冰湖的時候所能夠承受的寒冷已然比前次強大了許多。冰元素球在蘇言的胸前急速的旋轉。蘇言知道,流浪法師的斗篷和冰元素球都是自己靠近冰眼的關鍵。

身軀快速的下沉著,蘇言在經過兩個小時的遊動之後終於來到了冰眼上方的八百米位置,上一次蘇言到達這個位置的時候已然是達到了極限,這個時候蘇言再次出現在這裡卻是還算是遊刃有餘。這便是實力的提升和流浪法師的斗篷的效果了。

兩個法師斗篷疊加之後的百分之三十多魔法抗性足夠讓蘇言繼續深入。

繼續往下遊動。蘇言感覺到自己撐起的魔法護盾開始出現了嚴重的形變,原本一米直徑的魔法護盾被快速的壓迫到只有原本的一般。當蘇言下潛了一百米的時候。魔法盾便距離蘇言的皮膚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離了。

「真是一個可怕的存在」

靜靜的看著冰眼,這個時候的冰眼依舊是那麼的平靜,在冰眼的上方依舊沉睡著幾個人。上一次的時候蘇言由於身體承受能力達到了極限,所以他並沒有去注意低下的倒地是什麼人,可是這次,蘇言卻是有時間慢慢的打量這幾個沉睡在冰眼上的人類了。

這麼說或許並不恰當,因為眼前的這個幾個並不能全部都歸類於人類,因為其中的一個類人生物的頭頂竟是長著一個白色的犄角。顯然是一個異種。

其中最為吸引蘇言的一個便是一個藍皮膚的類人生物,他有著深沉的眼睛和短小的身材,從身高上面來說,他甚至比人類要小上許多,和矮人差不多,可是看著他的長相便知道這個人絕對不是矮人了。

這是一個長著大象鼻子的藍皮膚生物,蘇言看著這個生物的瞬間便想到了一個一個英雄——暗懼者。虛空假面。

一個遨遊在多維度時空中的一個種族,一個不被時間所約束的種族。在遊戲中這個種族便是異常恐怖的存在,在現實世界中,一個無懼時間的虛空假面絕對要算是一個魔王級別的存在了。

在蘇言的記憶裡面,暗懼者虛空假面是參加了天災陣營了的,他並不是為了戰爭而戰爭。他為什麼出現在天災陣營至今也還是一個謎。這個來自多維度世界的生物甚至都不曾和人類交談過。他只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所以才和近衛作戰。

蘇言只是了解這個,看著那個藍皮膚生物長長的鼻子,蘇言想起了暗懼者虛空假面的另一個稱呼——雞巴臉。

「居然會是這個生物,只是不知道他是被凍結了還是在這邊沉睡,不過不管怎麼樣。他的出現都算不上是一個好消息」看著依舊閉著眼睛的暗懼者,蘇言喃喃自語。沒有一個人知道一個能夠掌握時間的暗懼者有多恐怖。這種存在在單挑的時候幾乎是無敵的。

現在蘇言還未在天災陣營聽說過他的存在們看來他是被這邊的冰眼給凍結沉睡了。臉上帶著一絲警惕,蘇言繼續下沉,下沉的時間,蘇言還繼續大量了其其餘的一個生物。這是唯一的一個人類。具體的來說是一個女人。身穿白色袍子,都上帶著一個王冠。和其它的人相比較不同的是,她是坐在冰眼上方的,似乎她才是真正的修鍊,而非是沉睡。

沒有去理會對方究竟是屬於何種狀態,蘇言繼續下沉著,兩個流浪法師的斗篷的斗篷給予蘇言的魔法抗性是顯著的。蘇言連續的下潛,直到到了三百米的時候,蘇言的身體才開始出現預警的情況。

「購買,流浪法師的斗篷,確定」

到了這個位置,蘇言顯然不打算回去來了,再次購買一個斗篷,裝備到身上,蘇言身體的壓力頓時減少許多。這個時候蘇言的魔法抗性已經達到了百分之四十五!如此恐怖的一個數值,這表示著所以的魔法在蘇言面前都被成倍的削弱了。

身體繼續下沉,蘇言選擇下沉的位置和三個人的位置要距離了將近一百多米,對於這三個沉睡的存在蘇言都有著一種戒備的心裡,這邊的任何一個人的蘇醒都足夠讓蘇言受到威脅。

「——」

在蘇言的深度下降到距離冰眼還有兩百米的時候,藏在身軀裡面的道再次出現了變化,金色的門再次出現,如同一個吸塵器一般,金門對著蘇言周圍的寒冷氣息進行著瘋狂的吞吐。大量冰水進入蘇言的道的空間,在黑色河流中掙扎的靈魂們感受著如此刺骨的河水紛紛慘叫起來。

這個河流的出現似乎就是為了懲罰這些亡靈而存在的,這些桀驁不馴的亡靈在河流的半年沖刷下有了顯著的變化。一千隻亡靈此時只剩下不到一百隻。其餘的亡靈全部都浮到了上空,他們在河水的掙扎中竟是開始了虔誠的祈禱,和普通的亡靈相比較,他們祈禱所剷除的信仰力量要更加的多。

靜靜的伏在水中,金門的突然出現讓蘇言有些不滿,這個道是他自己的道,可是到現在他卻是連掌控的能力都沒有,反而是這個道的本身竟是有著一種淺顯的意識在控制著空間。這是蘇言不能夠忍受的。

「我的東西一定要自己掌握,即便這是你的無意之舉,也不能任由你這般下去!」

手臂虛張,夜叉劍從蘇言的手中快速竄出,巨大的力道猛的一下刺穿到道的金門上,一種奇異的顫抖在金門上出現。

「混賬東西!竟然敢自己凝聚了思想!看我今天不把你給斬殺了!」冷喝一聲,蘇言繼續操作著劍刃,金門的顫動使得蘇言更加確定這個空間裡面是有著一個能夠操縱他的意識存在的。古代的武器中都有一種所謂的器靈,而現在操作這個道的顯然也是一個類似的存在。不相同的是,這個道現在顯然還沒有認識到自己存在的不合法性!

「吱吱——」

又是一劍刺出,夜叉劍的鋒利瘋狂的貫穿了金門,原本瘋狂吸取的金門瞬間開始收縮,一種恐懼的情緒從金門上傳遞出來。

「出來,讓我看看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蘇言猶自呵斥著,他能夠感覺到道的裡面有著一個氣息在顫抖,那不是道內的亡靈,而是一種奇異的存在。在他恐懼的時候蘇能夠清晰的感覺到。

「不要殺我——」

一個微弱的氣息從道內傳出,聲音虛弱,更是細小。

「你是誰?」

蘇言聽著那句聲音,繼續問道。

「我乃蘇言」聲音在道內繼續響起。

「蘇言?你是哪個蘇言?!」怒斥一聲,蘇言順著聲音的來源快速的尋找著目標,片刻之後,他發現聲音的來源竟是虛空中站立的那個蘇言雕像!

「我就是蘇言,百萬亡魂祭拜我,他們都在念叨我的名字」聲音再次傳出,這個時候蘇言卻是看見了虛空中的那個雕像竟是開口說話了。這個用信仰之力凝聚出來的雕像竟是生出了自己的意識,這不得不說是一件極為可怕的事情。

「你可以操作這道?」蘇言看著眼前的這個雕像問道,他能夠從這個雕像的身上感覺到自己的氣息,顯然這個雕像和自己有著莫大的聯繫的,或許在某一天的某個時候,他能夠順利的潛入自己的腦部,將自己的身軀佔為己有。

「有」

這個初步凝實的雕像顯然還不是如何的有心計,這個時候的他還只是一個稚嫩的白紙,只會隨著自己的心意做出事情。

「那麼就把對道的了解傳遞給我」感覺到這個雕像的稚嫩,蘇言精神延伸到雕像的腦部,在雕像還未反應過來的時間便強行佔據了對方的腦部。

「這下部的河流叫做冥河,洗滌懲罰所有不誠的亡靈,這虛空中的鎖鏈叫做虛空鎖,能夠貫穿虛空」一絲絲的意識從雕像中傳遞道蘇言的腦海,蘇言對於道的領悟終於加深了。

「抹除意識」

對著雕像的腦部做出這樣的指示,蘇言從道中出來。

「這樣並不能夠去本,若是不想這個這個意識出現反噬的情況,還是找一個徹底抹除他的意識的方法才行。

畢竟,接受百萬亡靈存在的物體是能夠催生智慧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