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三百五十二章真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二章真巧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三百五十二章真巧

「真巧,我和這個種族卻是朋友,今天看來我們要打一場了」女人的聲音很是冰冷,在這個充滿寒冰的氣息中,沒有人的語氣能夠讓人感覺到溫暖。

「閣下真的要和我做對嗎?」獨角男人忌憚的看著女人,他來到這邊之前這個女人便已經到了這裡了,冰眼的冰封,他能夠做到的只是反抗而已,可是這個女人卻是能夠做到碾壓。這便是說明著對方的實力要遠遠的超出自己。

「做對?」女人寒著臉,手中卻是突兀的出現一把黑功,神秘而又具有力量,上面似乎是蘊藏了無盡的寒冰氣息。

「若是現在離開的話,你還來得及」將弓箭對著獨角男人,女人手中的弓箭上出現一把冰雪凝聚成的箭,冰冷,刺骨。

「打擾閣下了」被箭矢指著,獨角男人臉色異常的難看,眼前的這個女人明顯達到了不朽境界,而自己不過是剛剛突破。想要和對方力戰,怕是不會佔到便宜。想通了這些,獨角男人一個跳躍奔出數百米,下一刻,他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冰湖的上方。

「這個地方的氣溫倒是上升了,看來變化倒是不小」獨角男人感受著要塞內的氣溫,隨後臉上出現一絲貪婪的神色。

「真是一個奇怪的小傢伙,等你沉睡蘇醒的時候怕是要再過半年,也罷,我就給你一個結界」金髮女人手臂揮舞,一道透明結界出現在蘇言的頭頂部位。如同一個鋪蓋一般,蘇言被結界掩蓋了,再也看不見蘇言的身影。

「祝你好運,沉默術士」

身體站立,而後一個跳躍。身軀同樣消失在了冰眼。這個時間,一直閉目感受血脈力量的蘇言微微的顫抖了兩下,緊閉的眼睛出現一絲縫隙,那個金髮身影被蘇言牢牢地記在腦海裡面。

時間繼續流轉,在兩個人陸續離開的時候,冰眼中的第三個人也開始有了動作。他的細長的鼻子在空氣中緩緩的擺動著,粗壯的手腳更是不自覺的晃動。

「這是哪裡?是哪一片世界?」暗懼者迷茫的看著眼前的世界,他的眼睛向著四周看去,隨即卻是像是想起了什麼。

「我是來尋找它的,希望這個世界有這個東西」

身軀一晃,暗懼者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冰眼上面,不到兩年的時間,冰眼上面的三個人全部都離開了,而這個時候。時間又經過了半年。

在這半年的時間裡,近衛的要塞再次被攻破一座,發起者是一個黑色的影子生物,無論是士兵還是英雄都無法捕捉到對方的身軀。那個生物被近衛軍團稱之為影魔。

這個黑色身影似乎是來自地獄的世界,他的出現燃燒了大片的焦土,他收集人類的靈魂,他瘋狂的攻城略地。這個世界上似乎只有靈魂才是他的最愛。

沒有人知道他將靈魂放到了哪裡,有人認為他是冥域的一個魔王的分身。可是這種說法並沒有得到證實。

在第二年的年尾即將到來的時候,從風蝕之寒出發的五萬人士兵終於到達了格瓦頂。這個隊伍由法師艾瑞達率領。

這個人類法師在經過了三年的時間實力似乎變得更加的強大了,他的身上充滿著濃郁的沉默氣息,似乎在學習魔法的時候,他將沉默術士一脈的血脈也領悟了許多。

沉默術士一脈的血脈需要血脈的傳承,同樣的,如果有人賜予的話。也是可以蛻變成沉默術士,艾瑞達的沉默術士血脈顯然是來自諾崇的賜予。

「蘇言在哪裡,我是按照諾崇大人的意願幫他帶來五萬人的士兵的」

格瓦頂的外圍,艾瑞達靜靜的漂浮在空中,這個時候的他已經有著將近十八階的智力加持。在魔法一途上,他已經超出了大部分的傳奇法師。同樣的這也使得他在風蝕之寒的地位變得異常的穩固。除卻那麼幾個強大的存在外,風蝕之寒便是由他說了算了。

「你是沉默術士大人派來的援兵?」哈斯卡巨大的身影出現在要塞的大門上,這兩年的時間裡哈斯卡對於本身血脈的覺醒也沒有落下,在不斷的覺醒和揣摩中,他甚至學會了一種活血術,一種能夠幫助他快速療傷的方法。這個時候的哈斯卡更加的強大了。

要塞大門外,哈斯卡看著眼前的人類法師問道。

「是的,我現在想要知道蘇言在哪裡」看著眼前長相兇惡的巨魔,艾瑞達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眼前的這個生物可是艾澤拉斯最為粗魯的存在了,真是不知道怎麼會將他納入自己的軍團。

「軍團長大人現在在冰湖低下,你可以先將士兵駐紮在城內」知道這個人是風蝕之寒來的,哈斯卡還是很有禮貌的,醜陋的臉上甚至出現了一絲笑意。

「你是誰?你能夠做主?」艾瑞達再次皺眉。

「我是這裡的副軍團長,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把士兵駐紮在城內,當然,如果不願意的話,你也可以將士兵駐紮在城外」感覺到了對方對於自己的不滿,哈斯卡不再多說話,而是說完話就向著城內走去。有的時候,話不投機半句多。

「進城!」

被哈斯卡堵了一下,艾瑞達也不在繼續找茬,而是對著身後的兵團做出示意,五萬人的兵團開始向著城內走去。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冰眼的地方全部都是沉默的氣息,這種沉默到了極致的氣息使得整個冰湖下的生物都覺得異常的壓抑,他們紛紛向著冰湖上面遊動,如果可以的話,他們更加願意離開這裡。

「智力增加一」

「智力增加一」

在蘇言的腦海深處,系統機械般的聲音不斷的響起,蘇言已經不記得這是這兩年來多少次響起這種聲音了。每次這種聲音的響起,蘇言都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有了進一步的提升。

今天,智力加持的聲音再次傳來,蘇言血脈深處突兀的爆發出一股暖流。這是一個熾熱的氣息,如同太陽一般熱烈的氣息。蘇言身邊冰層被快速的融化,蘇言的血脈在這個時候徹底的沸騰了。

「不朽?何為不朽?」

一陣迷茫的詢問冰眼上傳遞,蘇言的嘴角輕輕的張合著,他在喃喃自語著,似乎實在追問一個極為困難的問題。

「生命永存,從古至今,意志永存,從古至今,而後傳達至未來,這就是不朽」空間裡面,那個被抹掉了意識的雕像開口說話了,他的臉上滿是冷酷的神色,回答問題的時候更是一種機械般的回答。這個時候的他只有冷酷到了極點的氣息,沒有一絲一毫蘇言的氣息。

「不朽就是一直存在嗎?」沒有意識到是雕像在回答自己的問題,蘇言繼續問道。

「不朽就是一直存在,存在於過去,存在於未來,更是存在於現在」雕像臉上滿是冷漠神色,回答問題的時候更是不帶絲毫表情。似乎被蘇言抹掉了一次意識之後,這個雕像再次生出的只是一個冰冷的意志了。

「那麼你呢,你是什麼?」蘇言突然睜開眼睛,靜靜的看著道中的雕像,眼中充滿了智慧的神色。

「我是意志,是百萬亡魂的意志,同樣,我也是你的意志。」雕像繼續說話,聲音依舊冷酷。

「可惜你還是擁有了意識」身軀緩緩站立,蘇言手指化作一道流星,整個手臂突兀的出現在道的世界中,白皙的手臂突兀的抓住雕像的脖子。

「這不是意識,是意志」雕像依舊固執的說著,只是他在說話的時候卻是出現了一絲莫名的恐懼情緒,似乎是在害怕一些什麼。

「終究是無法將你給消滅嗎?」臉上帶著一絲冷意,蘇言手臂猛地掐住雕像的脖頸,他能夠感覺到,那個被自己封殺的意識再度復活了,兩年的時間,這個意識比之前變得更加的強大,同樣的,更加的聰明。

「你怎麼可以感覺到我的存在,我明明已經將情緒掩藏起來了!」被蘇言掐住脖子,雕像臉上滿是恐懼。他原本想要利用和蘇言的對話讓對方永遠的沉睡在對於不朽的探索中,可是他卻是突兀的醒了過來。

「這個道的世界是我凝聚的,你在這邊想要掩藏什麼都是不可能的」蘇言看著眼前的這個意志,臉上滿是冷漠。這個世界是他的道,這個靈魂企圖矇混過關,可是他想要矇混過關就不該和自己說話!

「求你,我不願意再消失,我承受了百萬亡魂的意志,我有我的想法,你的道中誕生了我,我也可以為道服務啊!」雕像臉上出現生動的情緒,大聲的哀求著蘇言。

「我不信」

靜靜的看了一眼對方,蘇言手掌緩緩合上,復甦的意識再次被抹殺,與此同時,一些關於道的知識再次傳遞到蘇言的腦海裡面。

「這個意識是無法徹底消滅的,如果不能講將他徹底的消滅,以後或許是個大麻煩」看著眼前的雕像,蘇言眉頭緊皺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