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三百九十二章再回地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二章再回地球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三百九十二章再回地球

地球的一座城池,數萬人全部都跪坐在城池的中心廣場上,他們的前方是一個巨大的雕像,這個雕像有著一個怪異的腦袋,臉上滿是猙獰。如果是那些死在薩爾手中的人類在這邊的話,他們便會發現,這裡的雕像竟是和擊殺他們的那個神性光輝如此的相似!

「信仰你,萬能的獸神啊,請接受我的信仰「

人群統一的跪拜著,他們的臉上全部都是麻木的神色。這樣的跪拜每天都要持續十個小時,這是教會騎士團的規定,如果誰要是不按照這樣的跪拜進行的話,那麼他們性命將會在違反規定的那一刻被終結。

五年的時間,教會騎士團的勢力也從原本的十二個教會騎士發展到了現在的數萬人的大勢力,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來自艾澤拉斯的教會騎士,同樣也是有一部分是來自地球本身的強者。

為了更好的奴役人類為獸神現出信仰,教會騎士團在這幾年裡面做出了許多的措施,吸取地球本地的強者不過是一個措施罷了。

數萬人跪坐在廣場上麻木的跪拜著。每個人都是早上吃完飯出來便在這邊虔誠的跪拜。這樣的跪拜並沒有任何的獎勵,反而,若是不跪拜的話,那麼迎接你的就是死亡。

「噗通——」

人群中,一個上了年紀的婦女暈倒在了廣場上。

「快點起來!」

一邊的一個同伴快速的在女人的臉上抽了一巴掌,極其狠辣,卻是能夠起到提神的效果。可是這樣的一巴掌下去卻是沒有讓女人醒來,女人依舊是站昏迷在哪裡,她實在是太累了。每天十個小時的跪拜是沒有報酬的,這些人只有在十個小時的跪拜之後去完成一些額外的工作才能夠填飽自己的肚子。而十個小時額外的時間想要填飽肚子的話,需要的時間至少也是十個小時。

廢墟世界,一天工作二十個小時,剩下的四個小時用來休息和生存。這樣的時間無疑是緊張的,這樣導致的直接後果就是很多人在跪拜的途中暈倒。

「瑪麗,求求你,別睡了,快點醒吧!」女人依舊在睡,同伴這個時候卻是驚慌的晃動了起來,他實在是不願意失去這個同伴。這些天他看見了許多的同伴在廣場上死亡,這個時候卻是不願意看見瑪麗死亡了。

「——」

一個身穿白色教會騎士團服飾的教士從遠處走了過來,他一直在監視著整個廣場,他的目標就是發現那些不在跪拜的人類。而睡著了的瑪麗顯然就是他今天發現的第一個目標。手中那個一截皮鞭,教士快速的走了過來。

「瑪麗,快點醒醒啊。教士過來了,再睡的話,你就醒不來了!」同伴再次的搖晃了起來,他可是親眼看見自己的幾個同伴被這個穿著白衣服的教士給活活的的打死的。

「青年人,別再晃了,瑪麗已經死了」

就在瑪麗的同伴企圖繼續呼喚的時候,一邊的一個老人看著青年輕輕的搖了搖頭。他專修的是精神力加持,瑪麗剛剛呼吸的瞬間中斷他清晰的感覺到了。

「死了?怎麼會這樣,不是暈倒了嗎?」青年人不相信,依舊搖晃著瑪麗,這個時候他因為聽了老人的話而神態有些失常,身軀竟是搖晃的角度明顯變大了許多。

「混蛋,你們這是在幹什麼?不在虔誠的禱告,竟是在這邊說話」白衣教士快速的走了過來。一邊怒斥著,白衣教士手中的鞭子一邊狠狠地抽打向青年和一邊和青年說話的那個老人。

「竟然還有一個人干睡覺,看我不把你抽死!」白衣教士臉上滿是殘忍的神色,鐵制的鞭子狠狠地對著瑪麗的身體抽打,一邊的青年除了驚恐的躲避外,竟是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啪——啪——」

白衣教士的鞭子不斷的抽打著瑪麗,可是瑪麗依舊沒有蘇醒的跡象。就像是那個老者說的那樣,瑪麗似乎已經死了。

「竟然還敢睡?我抽死你!」白衣教士似乎很是憤怒,抽打的鞭子變得越發的賣力了,瑪麗的身軀上綻開一道道的皮肉。鮮紅和蒼白暴露在空氣中。

「大人,她已經死了,她早就死了,你再抽她她也活不過來了」瑪麗的身軀被連續的抽打著,一邊的那個青年人這個時候終於反應過來了,他跪著到了教士的身邊,神經質一般的叫喊著。

「死了?對獸神大人祈禱的時候竟是能夠死了,這樣的事情是不能夠允許的,死了也是要懲罰的!」白衣教士依舊沒有停下的意思,將青年猛的踹到一邊,繼續抽打著瑪麗的身體。

「抽死你,抽死你!」

白衣教士的聲音在廣場上響起,聲音很是清晰。反觀那些依舊跪拜的人,他們則是麻木的跪在那裡,眼睛裡面沒有一絲波動,似乎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很多次一般。

的確,這樣的事情的確是發生了很多次了,幾乎每天廣場上都會有人死去,那些穿著白衣服的教士可是要比穿著破衣服的屠夫要可怕的多了。

一刻鐘后,白衣教士終於停止了抽打,這個時候瑪麗的身軀已然變得面目全非。骨骼碎裂,形容變化,這個時候的瑪麗已然變成了一團爛肉。白衣教士似乎是覺得這團爛肉很是噁心,所以不再抽打,而是將鞭子對準了一邊的青年繼續了揮舞起來。

「你剛剛告訴我什麼?她已經死了?難道我不知道?這需要你告訴我嗎?在我抽她的時候你在幹嘛?在哭泣嗎?你不知道這個時候是祈禱的時候嗎?該死的賤種,你真是該死!」

白衣教士似乎一點都不嫌累,鞭子轉移到男子的身上開始了一次次的抽打,慘叫,痛苦的掙扎,在現在的這個廣場上,沒有一個人敢透露出一絲同情的目光,因為他們知道,只要他們這樣做了,那麼下一個被抽打的人就是自己!

惶恐,麻木,死亡,哀怨,這便是這個城池的主色調。教會騎士團掌握著整個地球的信仰和人類,他們奴役著人類。他們以擊殺人類敢興奮,以此取樂。

「瓦林,夠了,他並沒有多說什麼,這些天死的人已經夠多了,我們這邊的信仰力量可是少了很多的,我可不希望騎士大人來責備我!」

就在青年被抽打的奄奄一息的時候,一個身穿主教服飾的男子男子走了過來,皺著眉頭對著瓦林說道。

「大人,他剛剛褻瀆了獸神」瓦林忌憚的看了一眼主教,而後指著青年人說道。

「我知道事情的經過,不過這並不需要將他打死,獸神大人是仁慈的,他不希望看見這樣的事情發生」主教對著瓦林皺了皺眉頭。

「是的大人,我這就放過他」

瓦林點頭,而後停止了抽打「獸神大人是仁慈的?你殺的人可是要比我多的多了,殺的只是這麼幾個,你殺的人卻是成片成片的!」瓦林內心腹誹著。而後對著青年道「繼續跪拜,不要讓我看見你偷懶!」

瓦林踹了青年一腳,可是他卻是沒有看見青年再次站起。青年竟是直愣愣的躺在那裡,臉色蒼白,竟是也是沒了呼吸。

「死了」

主教臉色有些難看「把屍體抬出去吧,不要動不動就殺人,要是讓教會騎士大人知道了,你的麻煩會很大的」男子皺著眉頭對瓦林說話,而後匆匆地離開這個地方,他可是很忙的。

「你們兩個將這兩個屍體給我扔出去,記得,扔的遠一些」瓦林對著兩個麻木的青年吩咐了一下,而後罵罵咧咧的離開了這邊。

兩個青年將瑪麗和青年的屍體托起,在數千人的虔誠祈禱中離開了這座城池。

「兩個屍體被扔在了廢墟世界中,那兩個麻木的青年並沒有將屍體掩埋的意思,白衣教士是苛刻的,若是讓他以為兩個人在外面在偷懶的話,那麼下一個死亡的或許就是他們兩個了。匆忙的離開廢墟。兩個人卻是沒有發現,在他們兩公里的地方,竟是有一道白色的亮柱突然從天空射下,而後瞬間消失。

灰色的斗篷,高挑的身材,一縷黑色的頭髮在斗篷的下方緩緩的露出,從節點緩緩的走出,蘇言滿是感慨的看向記憶中的地球。離開這裡已經五年的時間了,卻是不知道聖劍城現在怎麼樣了,西門和蘇萌他們怎麼樣了。蘇微晴現在又是如何,地球現在的情況又是哪樣?

俊秀的臉上滿是期待,蘇言看向整個大地,眼睛突兀的一個伸縮,蘇言看見遠處竟是有一個人形生物緩緩的站立了起來。

「喪屍?還是其它的什麼?」看著那個搖搖晃晃的人形生物,蘇言首先想到的便是這個,可是隨後蘇言卻是否定了這樣的想法,因為那個站起來的人形生物的胸膛明顯是起伏的,而且,他身上的血腥氣味絕對是活人的氣息。

「倒是可以問一下,我現在在的地方是什麼位置」看著遠方的那個人,蘇言做出決定,而後快步過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