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聖劍系統>第四百零七章軍發格瓦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七章軍發格瓦頂

小說:聖劍系統| 作者:千古顏禍| 類別:科幻小說

第四百零七章軍發格瓦頂

人類的反叛使得薩爾在近衛軍團中的絕對話語權要得到了很大的增加,法里奧對於這樣的行為並沒有什麼異議,事實上,精靈一族對於權力的爭奪並不是如何的敏感。

在薩爾忙著和天災開戰的時候,格瓦頂要塞的軍隊數量終於增長到了三百萬,三個軍團的數量。在一年的時間裡,將原本只有十萬的人數增長到三百萬,這對於格瓦頂來說絕對要算的上是一個極大的收穫了。當然,收穫的同時,也是意味著格瓦頂的危機更加的嚴重了。

糧食危機,藥物危機,住房危機,原本至多能夠駐留一百萬的格瓦頂要塞在駐紮了三百萬的人類之後爆發出了一系列的問題。在格瓦頂的要塞的道路上,你時常能夠看見搶劫和詐騙的情況出現,人類是一個複雜的種族,哪怕是在滅亡的前一刻,他們也能夠做出一些常人無法理解的事情。

「普利斯特現在在聖城,對於我們的事情表示愛莫能助,他甚至說,詆毀近衛的行為都是應該下地獄的,我們想要獲得他的幫助根本就是不可能」風塵僕僕,從聖城回來之後,昆卡的臉上便說不出的難看。

「那麼達維安呢,他是怎麼說的?」對於普利斯特的不作為諾崇絲毫不顯得意外,而是問起了達維安,那個人族龍血的龍騎士。

「他說他是神龍的血脈,和人類早就已經脫離了關係的,人類的存亡和他沒有關係」昆卡的臉上露出一絲憤怒,顯然是因為達維安的決定。

「很正常,十幾年前我就見過達維安,那個時候他就整體炫耀自己的龍族血脈。當然,在幾百年前他就已經這樣了,對於人族他是看不上的」諾崇冷笑著,人族自己不關心自己的存亡,卻是要他這個精靈族來關心,真是可笑。

「那可怎麼辦?我們這邊只有四個不朽和三百萬人。想要抗衡近衛軍團的征伐更不就是不可能的!」昆卡臉上出現一絲不甘,這一年的時間裡,他們對於反抗近衛征伐幾乎是沒有做出一絲的成績,這顯然是他不能夠忍受的。

「靈隱寺的瑪吉納答應在近衛軍團發兵的時候前往我們這邊助陣,他也不希望人族在這片大陸上消失」諾崇靜靜的看著昆卡,總算是說出了一個不錯的消息。

「瑪吉納,那個傢伙不是已經不理會外界的事情,打算專心修佛了嗎?」昆卡疑惑道,瑪吉納是一個遊歷艾澤拉斯的僧侶。在幾百年前靈隱寺被魔鬼燒毀的時候,他便發誓要隱藏時間,修行佛法,沒有想到他現在竟是出現了。

「因為水晶的緣故」諾崇說出了原因,五百年前,瑪吉納已經是不朽級別的強者了,那個時候的他還不屬於任何的陣營。瑪吉納之所以答應幫助格瓦頂要塞,大約是因為水晶的緣故。畢竟五百年前的時候,水晶還幫助過還年輕的瑪吉納。

「咚咚咚——」

交談的時間。房門被有節奏的敲響了,昆卡抬頭,卻是看見小小跨步走了進來。當然是以最小的形態出現的。

「發生了什麼事?」小小進來的時候臉上滿是陰沉,顯然是遇見了什麼極為不好的事情,諾崇一下子百年看出來了。

「天災第一法師卡爾被薩爾擊敗,遁逃靈火荒原。天災聯軍死亡三十萬人。同時天災發表聲明將不再進行對近衛的戰爭,薩爾現在正帶著一百七十萬的獸人士兵向著這邊趕來呢」小小快速的說出得來的消息,聽著小小的敘說,昆卡和諾崇同時陰沉了下來,一百七十萬的獸人士兵。這可是純粹的獸人士兵,這樣的戰鬥能力足以媲美五百萬的人類士兵了!

「隊伍已經到了什麼地方,我們的人全部都知道這個消息了嗎?」站起,諾崇對著小小問道。

「近衛軍團距離我們這邊還有三天的路程,我們的人只有前線過來的傳令兵和幾個軍團長和兵團長知道,其餘的士兵還不知道這個消息」

「還有三天的路程,一百七十萬獸人士兵,薩爾這是打算一舉將格瓦頂給消滅了嗎?」陰沉著臉,諾崇自語道。

「叫莉娜和哈斯卡進來,其餘的兵團長暫時不進行通知,我們商量一下該如何因對薩爾的這次征伐」收拾一下情緒,昆卡對著小小說道。

「是的,昆卡大人,我這就去做」沒有多說什麼,實際上,小小對於人族的滅亡與否根本就不是很關心,他關心的只是以後能不能夠和天災軍團正面作戰。實際上,如果不是因為蘇言的緣故,小小怕是已經離開聖劍軍團了,畢竟一個即將滅亡的軍團可不是好的去處。

一會,莉娜幾個人便到了房間裡面,幾個人開始了對於薩爾來襲的討論,在他們討論的時候,薩爾帶領著一百七十萬的獸人士兵距離格瓦頂要塞的距離已然只有一天不到的路程了。作為近衛軍團的領袖之一,薩爾的領軍能力實在是要超出格瓦頂許多,三天的路程變成一天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

「我能夠改變時間的亂流,前行在前方的人下一刻就能夠出現在你的後方」薩爾,艾澤拉斯的至強者一名,因為精通了時間和空間的法術而讓人們讚嘆不已。當你和薩爾見面的時候,你便會知道,什麼叫做時間和空間的不變,什麼叫做至強者。

運用時間和空間的魔法,薩爾將隊伍的行進路程推進了將近兩天的時間,現在的近衛聯軍距離格瓦頂要塞不過只有一百多公里罷了。

這個隊伍裡面有著的不僅僅是一百七十萬的獸人士兵,還有了超過十人的不朽強者,精靈族,獸人族,還有人族!

是的,前往格瓦頂要塞的還有人族的不朽強者,臉上罩著一個鐵甲一般的面具,手中拿著棄誓之刃,這個人類不朽便是流浪劍客——斯溫。

「為什麼我們的戰爭中會出現一個人族的不朽,難道他也認為自己的種族該滅亡了嗎」斯溫握著自己的劍刃行走在隊伍的前面,在他的後面,則是有著一些獸人在議論紛紛,獸人士兵無法理解一個人類至強者為什麼會參與到對自己的種族的圍殺中。

棄誓之刃緊握,斯溫顯然是聽見了獸人士兵的議論,不過他的臉上卻是看不見絲毫的變化,實際上帶著全封閉頭盔的流浪劍客根本就看不見任何的表情。

「薩爾閣下,您覺得斯溫真的可靠嗎?」薩爾的身邊是一個背後長著針刺的不朽強者,鋼背獸是這個不朽的種族,而黎格沃則是他的名字。

「黎格沃,斯溫的父親是一個守夜騎士,他的父親活著的時候便是近衛的死忠,斯溫生下來的時候便在近衛長大,在認為自己是一個人類之前,他首先明白的就是他是一個近衛軍團的死忠。」

「可是他始終是個人類」鋼背獸顯然不會因為薩爾的這點話就選擇相信,一個人類的不朽是有著自己的想法的,而這個叫做斯溫的人類騎士就很有可能在獸人的背後捅上一刀。

「好了,這點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可以保證他對於近衛的忠誠」薩爾揮了揮手,只有他自己知道為什麼斯溫不會背叛近衛,因為斯溫的家人現在就在近衛的大營裡面,非常的荒誕,但是有何嘗不是那麼的可靠呢。只要這次斯溫真的和人類對立了,那麼以後斯溫就不會出現反叛的情況。這就是薩爾的信心來源。

身軀出現一絲輕微的顫抖,斯溫似乎是聽見了薩爾和黎格沃的對話,不過他那鋼盔下上的古板依舊沒有顯示出任何的不滿,似乎他就是像薩爾說的那般,為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和人類對立!

「傳令兵,報告還有多遠的距離」薩爾沒有去理會斯溫的意思,而是對著前面的傳令兵大聲的喊叫了起來。人類的反叛已經激怒了他,這一次他一定要把人類全部都滅殺掉。

「大人,還有一百公里的路程,如果全速趕路的話,我們會在三個小時后達到!」一個體格相對瘦小一些的虎頭人看向薩爾大聲的彙報道。

「很不錯,繼續前進,今天晚上之前到達格瓦頂,晚上進行征伐,我要讓格瓦頂這個在明天太陽升起的時候變成一片廢墟!」手中的權杖高高的舉起,薩爾進行了大聲的渲染。

「消滅全人類!」

獸人士兵興奮的叫喊著,還有什麼事情比消滅全人類要更加讓人興奮的呢。

「人族可是倒霉了」士兵的後方,一個中年的牛頭人撓著腦袋說道,他是撼地一族的牛頭人,和人類的關係並不算差,這一次的戰役他原本是不打算參加的,可是他們一族已經很久沒有產生不朽強者了,所以他根本就沒有拒絕的權力。

「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那全是他們自找的」同樣一個牛頭人撇了撇嘴,瓮聲瓮氣的說道。人族騷動已經上萬年了,總是有那麼一群人看人族是不滿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