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無限>第二十三章饑渴的雞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饑渴的雞湯

小說:玩美無限| 作者:白莫尋| 類別:都市言情

我能想到趙思怡陪我,可是並沒有想到她這樣一個嬌生慣養的公主如何能吃的了在醫院的那些苦,我不相信一個小小的護花任務能獲得美女的青睞,對於現在這個社會來說幾率幾乎和出門被錢袋砸死一樣。

因此我只認為趙思怡只是單純的為了感激我,在危險面前臨危不懼為了保護她差點付出生命的感動而已。因此不必要的誤會就這樣出現了、、、、、、

過了四五個小時,天快要黑了的時候,趙思怡神采奕奕的出現在了我的病房裡,在她的手裡提著一袋盒子狀的東西。

「怎麼樣?好些了么。」

說著她走到我的床邊坐下,把手中的袋子放到桌子上,轉過頭溫柔的看著我,如水的眸子閃爍著點滴星光,就好似星空中的一輪明月,異常明亮。

我痴痴的看著她,這一刻我感覺世界沒有比現在這個眸子更美的東西了。這一刻我發現昔日的女神在她的面前絲毫沒有點滴色彩。

「幹嘛對我這麼好?」

我問出了一個異常傻逼的問題,或許這也是每個人在最感動、最迷茫的時候都會問出的話。

「這都看不出來,我喜歡你唄。」

經過微微的獃滯之後,趙思怡看著我的眼睛,鄭重的說出了這麼一句撩我心頭的話,說完還沒有一分鐘,她就低下了頭,臉迅速的紅了起來,就像火燒雲一樣,煞是可愛。

「我只是在盡我自己應盡的責任而已,真的、、、沒有必要、、、」

我在說這話的時候,內心針扎不已,一方面我是希望這是真的,可是另一方面我又在猶豫不敢相信她的話。

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或許女人都是變色動物很難把握,而且經過上次的事情讓我對於女人從內心來說產生了深深的芥蒂。

「說那麼多幹嘛,我一個女孩子都沒說什麼,你一個大男人還在那裡嘮嘮叨叨、、、、、、」

趙思怡抬起了頭看著還在那裡磨磨唧唧的我,臉色已經比之剛才正常了不少。

只是我沒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她說完這話的時候,後面一句「這些事情順其自然就好。」我確實並沒有聽見,要不然的話這可又夠我激動好一會了。

「說了這麼多我還不知道你提的什麼呢?」

我看著桌子上的袋子說道。

「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在哪裡說著說那,我怎麼會忘記。」

說完嗔怪的瞅了我一眼,嘟著嘴好像生氣了。

好吧、、、、、、

我又躺槍了。

對此我並不再去說道,因為你在女人面前,根本沒有理由可講,就好像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一個道理,所以我只能默默的捂著中槍滴血的胸口,心中不停的哀嚎。

「注意了,等下可不要流口水哦。」

說完就一層層的打開了袋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紅色帶心的保溫盒,我大概能夠猜出裡面是什麼東西了。

「沒錯,就是一鍋雞湯,怎麼樣?香吧、想喝吧1

打開保溫盒一股雞湯的香味撲鼻而來,說實話聞著這味兒的確不錯,就不知道這雞湯的味道怎麼樣?

趙思怡拿出一隻小湯勺,把保溫盒的蓋子翻轉過來,往裡盛了幾勺雞湯,而後又往裡夾了兩塊雞肉。

我迫不及待的伸長了腦袋,舔著嘴唇,如饑似渴。

趙思怡看著我這副饑渴的模樣,捂著嘴在哪兒笑個不停,差點把手中的雞湯都灑了。

「想喝嗎?」

我點了點頭,我自己都感覺現在就好像一隻哈巴狗一樣,等待著主人給我送上美味的骨頭。尼瑪太猥瑣、太賤了、、、、、、

趙思怡端著盒蓋,遞到我的面前,在我眼前晃了晃。故意逗我呢,我現在恨不得立馬撲上去搶過那盒子雞湯,然後一口把它喝光,連骨頭渣都不剩。在醫院的這些天,我已經很久沒有品嘗雞肉的滋味了。就好像監獄的犯人,很久沒有泄過火一樣,對那種異性氣味迫切的需求。

「哈哈,我就知道。來吧,我喂你、、、、、、」

說著拿出一隻勺子,舀了一勺,用那紅潤的檀口吹了吹,放到我的嘴前。

我張開嘴一口喝下,勺子被我含在口中,被我細細的品嘗。

那感覺已經不能用美味來形容了,簡直就是「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畢竟這麼美味的湯,而且還有這麼漂亮的美女喂著你喝,那滋味別提多棒了。

與其說是喝湯,不如說是一場和美女親切互動,來得更為貼切些。

我心裡想著這麼美味的湯,一定很貴吧!至少在我這二十多年來,除了我媽給我煲的湯之外,就屬今日的湯最美味了。

畢竟像我們這種窮屌絲,出門在外什麼都需要錢,可恰恰我們又是沒有錢的那種,自然沒有很好的享受過這些美味了。

就連那小小的肯德基、麥當勞我都沒有吃過幾次。唯一的那幾次,我都是死皮耐踹的在何靜那裡蹭的,我不排除在現在這個屌絲社會,我的英雄事應該都能上排行榜了。

「怎麼樣,本小姐煲的湯美味吧1

趙思怡看著我一口不剩,就連那幾根雞骨頭都被我啃了又啃,這讓趙思怡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就好像一個打了勝仗的將軍,揮舞著對方的國旗一般。

「這個湯,你煲的?」

我舔著手上的那些美味的油漬,把僅有的一絲留在手指甲內的雞肉絲吃掉,眼裡滿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當然了,這可是我花了四個小時的成果呢。你還以為是我買的呀!雖然我家現在是很有錢,可是自從母親去世后,我就自己學做飯,這些可只是我的冰山一角罷了1

看著我那質疑的目光,趙思怡得意的說出了她的各種技能。當她說道自己母親的時候,眼裡閃過一絲暗淡的目光,看來她的生活並么有外表的那麼明亮、、、、、、

「對不起!但不可否認的是,你做的湯的確很美味。」

我看著那被我徹底榨的油盡燈枯的保溫盒,來回的舔著手指,義正言辭的說道。

我的判斷再一次失誤,或許太過自我,亦或者是一竿子打死了一船人,並不是所有的有錢人都是那麼拜金,用各種老人頭,裝飾自己丑陋的浮華、、、、、、

「沒事啦,我知道的。我的廚藝那可是毋庸置疑的,不然、、、、、、」

說著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空的不能再空的保溫盒,嘴角四十五度上揚,得意的笑道,絲毫沒有剛剛那落寞的情緒。

「對了,我剛剛給我爸打了電話的,我說我要在這陪你,他同意了。咦,你的那幾位朋友呢,他們今天沒有來?」

趙思怡什麼都好,就是有時神經大條,做事大大咧咧的。就像現在進來這麼久了,現在才發現林輝他們沒有在這。

各種無語。

「他們有事要忙,所以今天沒有過來。」

有著這幾個好兄弟,再加上有著這樣一個美女服侍著,住在這樣豪華猶如四星級酒店的病房內,我的傷想不好都難,因此也就沒有必要把兄弟們全都束縛在這裡的必要了。

我自然不會告訴她,我們幾個兄弟正在為這次趙志雄差點殺死我,而準備找他尋仇呢!

「哦,那好。我把這裡收拾收拾,今晚就在這裡陪你了。」

這丫頭是個急性格,話還沒講完就開始忙碌起來。把床鋪和桌子上我吃剩下的殘肢敗渣好好地收拾了一番,把該倒的倒掉,該洗的洗了,而後看著被自己收拾得整齊的病房,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

躺在床上和我聊著這些年來的點點滴滴,就好像一個溫柔嫻淑的妻子,給自己抗戰凱旋的丈夫講述著這些年來辛苦的點點滴滴似的。

或許她是那個溫柔賢淑的妻子,可我卻不是那個抗戰凱旋的丈夫、、、、、、

中途我讓她扶著我上了幾次洗手間,這丫頭紅著臉開始老死不答應,可是在我的軟磨硬泡之下還是同意了。

什麼『我現在這麼可憐,全身都是傷,其中還有肚子上的貫穿傷,你都忍心不幫我。好吧!我決絕的說道,我沒有死在敵人的刀下,最終卻命喪在尿急上。什麼死了也升不了天堂,我這麼命苦的人註定不能得到超生。』

說實話這種單純的女孩子,真心不經騙的,經我這麼一說竟然都相信了。

我再次膜拜上帝,感謝他賦予女孩子的這種單純。

雖然是同意了,可是這丫頭對我則是各種要求,這樣那樣的,搞得好像我要佔她便宜似的。大姐,被看的可是我啊!

扶著我上了洗手間,聽著水槽傳來的『噓噓』聲,這丫頭的臉紅的都不能再紅了。叫了半天,她才反應過來,扶著我躺在了床上,都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不會是在想我噓噓時的樣子,我不禁YY的想著。

經過這麼幾天的相處,說實話現在對於向趙志雄尋仇我都迷茫了,因為他有趙思怡這麼一個女兒、、、、、、

divclass=author-say-borde日d=authorSpenkstyle=display: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