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無限>第二十六章暗中窺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暗中窺探

小說:玩美無限| 作者:白莫尋| 類別:都市言情

夕陽晨輝,一天過得飛快,少了趙思怡雖說耳根清凈不少,但卻少了以往的歡樂,至少和李柔在一起的時候,並沒有那種輕鬆愉悅的趕腳!

那潭死水遠比我想象的流的快,早餐才剛剛吃過,李柔就提著一籃水果來了,這次倒是沒有原來那副臭表情,笑瑩瑩的,還是很可愛的。

「在等我?」

李柔放下水果,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我。

「沒有,我才剛剛睡醒呢1

我可沒有下賤到低聲下去的巴結一個女人,這可違背了我的人生準則。

「哦,是么?」

她頗有深意的看了看我,而後一雙眼睛看著我旁邊的桌子,那裡放著我剛剛吃完的餐盤。暗道一聲不妙,剛剛吃完忘記拿走了,這下可穿幫了。

儘管裝深沉失敗,可是對於我這種久經情場的風流青年來說,沒有多大的影響,臉厚可是我們屌絲家族的獨有絕技。

「哦,那個是剛剛和我一起探討人生的病友留下的,別說我的這個病友,他的胃口可是出奇的好1

我連忙扯皮說道,生怕被她誤會,但是我嘴角的那一粒隔夜飯卻是無情的出賣了我。

「我又沒說什麼。」

還好她並沒有就這個問題和我進行更深入的探討,而是打量了我一番,看到我油光滿面的臉,更是笑的花枝招展。

「看這樣子,你似乎這段時間過得很不錯嘛1

「還行,就是沒有什麼自由,行動上面多有不便。」

我點點頭,這點我並沒有否認,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我在這裡過得不錯,遠比在外面的日子過得逍遙。

想著趙思怡那妖嬈的身段,別提多興奮了。有著這麼一個美女照顧自己的衣食起居,想不瀟洒都不行,這段時間以來,天天由趙思怡給我送飯,我這缺鐵缺鈣的身板明顯的都長了一大圈。

「說實話,你的運氣真心不錯。」

我知道她所指的是什麼,但作為一個智商只有愛因斯坦千分之一的窮屌絲我來說,裝逼永遠是最好的途徑。

「哦,那倒是,如果我沒有認識小姐的話,可沒有那個女人來給我送湯,更別提照顧我了1

李柔看著我在那裡故意裝逼胡亂瞎扯,眉頭皺了皺。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1

我也不反駁,和一個有著深沉心機的人說話,瞎裝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確實,如果沒有趙思怡我現在都不知道是不是成了一盒灰燼。但哪有怎樣,運氣好也是一種實力的象徵不是么?」

我看著眼前這個似曾相識,但又不能完全捉摸的女人,心底隱隱有絲憤怒,我註定被她玩弄於鼓掌之間!

「也對,成王敗寇,現實可不會管你是怎麼成功的,只要結果對了,那就毫無疑問你就是對的、、、」

說著李柔停頓了一下。

「但是運氣可不是每次都會光顧你?」

說著李柔眼裡閃過一絲狠辣,就好像我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現在,我的運氣不就沒有來么?幸運之神今天應該還沒有起床吧,一般它就這麼懶,總是在一些場合突然掉鏈子,讓人慾罷不能1

我笑著看著她,如果現在我都還沒能看出她此次來的目的,那我可就白活了!

「不簡單,如果假以時日你將會是一個可怕的存在。現在嘛,可能永遠都沒有機會了1

「是么?他會傻到這種程度,這個時候搞死我1

我現在已經能漸漸知道李柔的真實身份,雖然還不能完完全全的肯定,但也能猜出個七七八八了。

「知道的太多,死得可很快1

李柔語氣鋒利,如果說話能夠殺人的話,我現在估摸著都死了不下百次了。

坐到臨近的床上,拿起一把水果刀,仔細的端詳著!

我已經是從鬼門關走過一遭的人了,對於死可沒有開始的那種恐懼。儘管李柔話語含刀,我可並不示弱,兩軍交戰可不能輸了氣勢,如果氣勢都輸了,那結果也就不言而喻了!

「死不死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意義很大嗎?」

我並沒有直截了當的和她正面抗擊,而是打起了進退牌。

李柔似乎並沒有在聽我講話,而是從水果袋裡拿出一個蘋果,慢條斯理的削了起來。

這招似乎並不奏效,現在我的大腦有些混亂。也不能想出更好的辦法,但我能肯定的就是李柔現在並不會殺我,她或許只是試探,又好像在給我敲響天堂的警鐘。

我不能肯定她到底是屬於那一方勢力,但她的毒婦身影已經深深的紮根在我的腦海,我的第六感時常提醒我,和這個保持絕對的距離。不然到時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如果到死都不能體會那種神體分離的感覺,那也真的就死的掉渣了!

古人云『溫柔鄉即是英雄冢/,我時常聽文正在說這句話,我也能夠體會這其中所蘊含的千年歷史英雄的傷心淚,這並不是一紙空談,在這歷史長河花捲中,有無數精彩的一筆記錄了這句真理。

「我很好奇,一個如此風姿卓絕的女人怎麼會走這條道路,你的背後並不簡單1

既然進退之道行不通,那我也就理所當然的走起了情感路線。和你探討探討人生,拉拉家常總能套出你背後的秘密吧。

我的理所當然在別人那裡卻成了想當然未必所以然,我的人生程序一次次的被更新,已經漸漸淡去了最初的樸實、勤勞。

「故事只是記憶長河中的點滴流星,縱是時光倒流,遠去的依舊會走1

李柔拿著那個削好的蘋果遞到我的跟前,眼裡笑意依舊。

我現在有些后怕起來,那一次的旖旎至今記憶猶新,不能想象那時的嬌柔模樣下所隱藏的巨大殺機,上天還是眷顧我的、、、、、、

在我看來眼前的這個女人遠比趙志雄和劉茫給我的壓力來的大,或許從最開始就是一場美女與野獸的遊戲,而我則是那個站在中間的裁判官。

「就算記憶流走,可那斑駁的痕依舊存在,磨滅不掉1

我已經不知道用什麼心來對待眼前的這個女人了,我在她的面前就如同三歲的孩童沒有絲毫的秘密可言。

在那張自信嬌媚的面龐下,就好像所有的事情盡在她的掌控之中,我們顯得那樣的蒼白無力!

直覺告訴我,我們所有人正在經受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而危機的源頭正是眼前這個嬌俏嫵媚的女人、、、、、、

divclass=author-say-borde日d=authorSpenkstyle=display: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