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楊康>第四十四章祭煉靈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祭煉靈鬼

小說:重生楊康| 作者:夜流影| 類別:玄幻魔法

既然知曉了許凝雪暫時不會獻身,楊康也不再多待,回到自己的洞府,開始謀划起來。

許凝雪的資質不差,就是缺少資源和指導,若是明晚李雲之親自施法幫助,她肯定能一舉突破。bo

到時候,縱然她還想施展手段,左右逢源,卻不想付出身子,肯定是不可能的。

李雲之並非那麼好糊弄的,既然出了力,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就算許凝雪心有不甘,他可能也會用強的。

許凝雪的身子對楊康有大用,或許會助他突破至靈動中期,所以他絕對不會容許這件事發生。

而當務之急,就是要先下手為強。

楊康立在黑暗中想了一會兒,心中一動,翻手祭出了邪月,皺眉沉思,裡面封印了數十隻靈鬼,還有三隻鬼將級別的,但是能用的,恐怕只有那些欲鬼了。

「小子,你是想利用裡面封印的鬼衛?」體內混沌盤中的鬼王,忽然開口問道。

楊康點了點頭,道:「也只能靠它了,不過時間有些倉促,我怕它修鍊不了《御鬼訣》中的勾魂術。」

鬼王卻笑了笑,道:「看來你是為那女子著急的過頭了,邪月里封印的三隻鬼將,難道你忘記了?它們要是修鍊勾魂術,輕而易舉。」

「鬼將?」楊康吃了一驚,臉色有些奇異:「你是說,我現在就可以祭煉那三隻鬼將級別的靈鬼?」

「自然可以,有邪月和我的氣息威懾,給它們個膽子,它們也不敢反抗。」鬼王傲然地道。

聞言,楊康眉宇間的陰霾,頓時一掃而空,他雙眸微閃:「若是能夠祭煉鬼將,這件事就沒有任何阻礙了。原本我只是想隨便用一隻欲鬼試試的,所以有些擔心,畢竟她也是修鍊之人,普通的陰魂肯定難以勾其魂魄的,現在有了靈鬼,並且還是鬼將,那麼她肯定沒有絲毫反抗之力了。」

在御鬼宗的認知力,陰魂分為野鬼、厲鬼、欲鬼、靈鬼等,其中靈鬼最為罕見,萬金難求,許多高階修士窮其一生尋覓,可能也無法獲得。

靈鬼是一些資質不錯的陰魂,無意間汲取天地日月精華所漸漸形成的,修士若是祭煉了它,不僅能夠傳授它功法,還能讓它一路升級,最重要的是,它可以成為主人的左膀右臂,為主人上刀山下火海,甚至去死,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當然,前提是你能夠真正祭煉它,並且有著能夠讓它心甘情願臣服的本實。

靈鬼被修士稱為極品鬼衛,等級為鬼卒、鬼將、鬼相等,每個等級又分為低、中、高三個階段。靈鬼沒到一個階段,都會多一種天賦神通,這些神通每樣都很厲害和實用,是修士難以模擬和修鍊的。

鬼卒相當於人類修士的通靈境,鬼將相當於靈動境,以此類推。

所以楊康如果祭煉了這三隻鬼將,那麼拿下通靈境的許凝雪,肯定不費吹灰之力。

「事不宜遲,我現在就祭煉一隻鬼將,然後傳授它勾魂術。」想到明晚許凝雪可能要失身,楊康不敢再耽擱。

鬼王卻道:「把三隻鬼將放出來一起祭煉吧,免得到時候你遇到危險,手忙腳亂。我可以傳授你更好的祭煉之法,祭煉它們不是你想的那麼難的。」

「那就多謝了。」楊康也不推辭,有了三隻極品鬼衛,就算蔣無極再來暗殺,也有自保之力了。

楊康在洞府中簡單地設下了禁制,然後從邪月中放出了三隻靈鬼。

那三隻靈鬼方一得到自由,立刻嗅到了楊康的氣息,剛要張牙舞爪地向著他撲去,邪月光芒一閃,已把它們籠罩起來。

同時鬼王從混沌盤中散發出了一絲威嚴的氣息,頓時讓這三隻靈鬼臉色大變,匍匐在虛空中,瑟瑟顫抖起來,再也不敢有一絲反抗。

楊康趁此機會,咬破食指,開始面色凝重地祭煉起來。

另一處洞府中,許凝雪服用了丹藥,正在慢慢煉化。

由於沒有修鍊,她倒是沒有專心致志,而是秀眉微蹙,有些神不守舍起來。

兩處討好,兩處索要東西,只為能夠突破瓶頸。楊康給了她兩瓶丹藥,她雖然心喜,卻沒有任何感激,她心裡清楚,他只是為了自己的身體。

既然是交易,又談何感激?當然,李雲之也是一樣。

不過相對比較而言,她覺得還是選擇投靠李雲之比較安全,畢竟李雲之的修為更高,而楊康得罪了蔣無極,肯定是必死無疑,給不了她長久的依靠。

就算他僥倖不死,許凝雪也覺得自己的選擇正確,背叛兩人中的其中任何一人,都肯定會引起他們的記恨,所以她經過深思熟慮,還是背叛楊康安全一些。

相處了這麼多天,她也算是看出了一些這兩個男人的性格。她若是背叛了楊康,楊康就算心中惱恨,也肯定不會暗算自己;而背叛了李雲之,後果絕對很嚴重。

所以,她很快做出了決定,明晚瓶頸突破之時,可能就是她獻身之日,也是她與楊康決裂的開始。

「楊康,對不住了。我只是一個弱女子,我只想在這條路上走的更遠……」許凝雪暗暗嘆息一聲,閉上雙眼,不再多想。

……

一座隱蔽的牢獄中,周媚琪身穿黑衣,猶如幽靈一般在寂靜的走廊上巡視。

許久之後,萬籟俱寂,突然,她雙眼光芒一閃,行到一間牢房之中,熟練地打開了牢門,走了進去。

牢房裡關押著一隻遍體鱗傷的驢妖,此時正蹲在角落裡默默療傷,一見周媚琪進來,它頓時臉色一變,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驚惶道:「周道友,我陽氣還未復原,請您手下留情。」

周媚琪咯咯一笑,花枝亂顫,同時眉眼突然露出一抹淫.盪之色,嬌滴滴地道:「驢道友,你知道的,前幾日從你這難羝已經煉化乾淨了,若是沒有陽氣滋潤,小女子可是難受的很埃」

驢妖見她搔首弄姿,媚眼含春,頓時心中一盪,雙眼漸漸迷離起來,隨即它猛然驚醒,臉色難看之極:「周道友,我與你無冤無仇,你這樣折磨在下,是何道理?」

「折磨?呵呵,許多人想方設法想讓小女子折磨,小女子還不願意呢。驢道友,莫不是嫌棄小女子伺候的不舒服?」周媚琪伸手解開腰帶,慢慢褪下衣裙,妖嬈地道。

驢妖見她脫光衣裙,不僅沒有半點激動,反而是猶見毒蛇,一臉恐懼和無奈,冷笑道:「你修鍊魔功,采我陽氣,讓我苦苦凝聚的功力又一點點消散,何況你從未用身子接觸過我,我又何來舒服?」

「呵呵,原來驢道友是想要我的身子埃」周媚琪赤.身裸.體,沒有半點羞澀,笑嘻嘻地道:「那可不行,我這身子雖然能夠採擷你們精妖的陽氣,卻只能與人交.合,若是給了你,我這功法可就前功盡棄了。」

「哼!只有那些一心想死的人才會敢要你的身子。」驢妖知曉在劫難逃,也不再苦苦求饒。

「驢道友怨氣好重喲……」周媚琪也不生氣,媚笑一聲,開始施法直接採取驢妖的陽氣來,同時整個雪白的身子開始漸漸泛紅,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

不多時,媚骨銷魂的呻吟,傳遍了整個牢房。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 (快捷鍵:←)
  • 重生楊康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