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二十五章火拚前奏

第一百二十五章火拚前奏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夏天天長,傍晚六點半,天依舊大亮,街上的行人來來往往,一片繁華景象。

六輛黑色子彈頭,疾馳在街頭,鳴著喇叭,駛入地獄火後院中。車門『嘩』打開,從車上跳下一群黑衣青年,面目肅殺,目光中寒光閃爍。

「木頭!」張羽和火天早就等候在後院,看到從子彈頭中跳下的林默,滿臉笑容的沖了上去,緊緊擁抱。

林默心情也有些激動,不過卻隱藏的很好,拍了拍張羽和火天的肩膀,點點頭:「我回來了。」

火天上下打量著林默,暗暗點頭,看來風哥搞的這個特訓很有效,短短几天時間,林默的氣勢較之前漲了不少。

「林默,來,咱倆練練,看看你都訓練些什麼。」張羽摟著林默叫道。他想驗證一下,林默經過這幾天的訓練,能比他強多少。

林默搖搖頭,拒絕了。他訓練的是一擊必殺。這種必殺手段,不是用來比武的,更不能用在兄弟身上,何況張羽還有舊傷未好。

張羽撇撇嘴,也不再說什麼,目光落在五十名小弟身上。

「天哥,羽哥!」小弟們身體站得筆直,大聲叫道。

火天和張羽扔下林默,走到小弟前,看著這一張張熟悉的臉,露出笑容。「很好,天門的第一把尖刀,今晚就要放血殺人,我期待你們的表現。」

五十名小弟沒有回答,更沒有什麼承諾。訓練的這幾天,他們都懂得一個道理,說的再好聽,永遠也比不上做的。

這時,蕭風從裡面走了出來。

「風哥!」五十名小弟注意到蕭風,再次揚聲大喊道。

蕭風沖著小弟們打個招呼,滿意的點點頭,這算是有點意思了!特訓才一半,等到特訓結束,他們就會脫胎換骨,蛻變成真正的尖刀。

「大家都散了吧,八點在後院集合。記住,不許喝酒,不許去piao.娘們!別他媽喝醉了,或者piao.娘們piao的腿發軟,出去給老子丟人!今晚尖刀出鞘見血,我回來請大家喝酒玩娘們!」蕭風雙手背在身後,雙腿分跨,眼睛盯著小弟們大喝道。

小弟們臉上露出笑臉,隨即點頭:「是,風哥!」說完,迅速解散。

火天盯著解散的小弟,心裡暗暗點頭,這就是天門的第一把尖刀,一把征戰四方,出鞘必見血的尖刀!

八點,五十名天門小弟聚集在後院,林默出現,帶著眾人再次鑽進子彈頭中,呼嘯著離開地獄火。

火天坐在辦公室里,拿著一卷紗布,狠狠的纏著胳膊,免得舊傷影響今晚的火拚。旁邊,張羽做著相同的事情。

「你們兩個身上有傷,就別去了。今晚交給我和木頭就可以。」蕭風看著疼得呲牙咧嘴的兩人,微皺眉頭說道。

火天擦了擦額頭的汗,揮了揮手臂:「呵呵,沒有大問題。放心吧,風哥,我們兩個會注意的。」

張羽套上外衣,從小腿上抽出三棱軍刺:「我現在的血液,已經在沸騰了。」

蕭風笑了笑,點上香煙:「阿天,小羽子,只知道往前衝鋒陷陣的老大,並不是出色的老大。一個幫派的大哥,要懂得調配全局,運籌帷幄。上去拼殺,有上位大哥,有小弟,就足夠了。」

蕭風的話是實話,黑社會火拚也如同行軍打仗一般。誰看到過什麼司令員,參謀長直接拎著傢伙衝到最前線和敵人拼的?一支強悍的部隊,是有軍魂存在的。而一個幫派,同樣也有靈魂人物。這個靈魂人物,就是幫派的龍頭大哥。

張羽聳聳肩膀:「我不是當老大的料,我喜歡火拚,喜歡軍刺穿透敵人身體的感覺。」

「風哥,天門還沒到那個地步!等什麼時候天門一統四城十二區的時候,我就不親自操刀火拚前線了。」火天露出一絲笑容。

蕭風拍了拍火天的肩膀:「呵呵,這一天應該用不了多久!總之,多注意安全。」

「嗯,放心好了。」火天和張羽認真點頭。

晚上九點半左右,地獄火後院中,站著黑壓壓的人,紛亂嘈雜,沒有一絲紀律性。火天叼著香煙,坐在台階上,深邃黑暗的眼睛中,時不時閃動著寒光。

「來了。」不知道誰喊了一聲,人群迅速的安靜下來,眼睛盯著門口的位置,一輛中型小卡從外面開了進來。

卡車停在門口,瞬間後院燈光大亮。火天按滅手中的香煙,緩緩站起,向著小卡走去。

「天哥,這是第一批傢伙。」小卡副駕駛座上,跳下一個健碩的小夥子。

火天看著這個天門上位大哥老獅死後,自己親手提拔上來的小弟,露出一絲笑容,點點頭:「十三,給兄弟們分傢伙。」

「是。」十三點點頭,身手靈便的爬上小卡的車廂,從裡面拎出一把把開山斧,開始發放武器。

地獄火中,出了看場子需要的幾十把開山斧外,其他的武器都放在一處隱秘的地方。畢竟,大家混黑不錯,但在娛樂場中放這些管制斧具,總會有麻煩的。出來混,有時候一點小麻煩,足能要人性命。

人手一把開山斧,霎時間後院寒光閃爍,映襯著小弟們神色各異的臉。他們的目光,都統一落在火天的臉上,今晚他們將跟隨火天,奪回屬於他們的地盤。

火天扛著開山斧,目光掃過一張張年輕甚至略顯青澀的臉,心裡嘆口氣,今晚這些人,又有多少人會活著回來?

火天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心慈手軟的人,沒辦法,一將功成萬骨枯!為了夢想,總是需要有人犧牲。在埋骨的路上,也許終有一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