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二十六章黑夜火拚

第一百二十六章黑夜火拚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九點五十分,月光被濃雲遮掩,夜變得更黑,更陰沉。風,漸漸起,似乎在醞釀著什麼。

濱河路某個黑暗角落裡,蕭風打開車窗,探出頭看了眼夜空,微微皺眉:「要下雨么?」

摸出手機,蕭風撥通了電話:「李局,今晚南城可能有點亂,如果有人打電話報警,還請壓制一下。」

「蕭老弟,你又要搞什麼?」李南原本都睡覺了,聽到蕭風的話,立刻一個哆嗦,清醒了過來,忙問道。

「呵呵,沒什麼,小小火拚而已!放心吧,不會有大亂子。死的也都是該死的人!」

李南聲音有些嚴肅:「蕭老弟,涉黑純屬在玩火,你可要小心點。現在我還能幫你壓制,等我調走了呢?你和劉華向來有宿怨,小心他報復你。」

蕭風嘴角翹起,李南這個老狐狸,一句話就把火燒到了劉華的身上。「放心吧,李局,沒有人能違抗我的話,至少在九泉,沒有!如果劉華真的想惹我,那我可以送他回老家的。好了,我要忙了。李局,你記得給南城分局打個招呼,先掛了。」

掛斷電話,點上一顆煙,蕭風靜靜的吸著。煙火一明一暗,映紅了蕭風的臉。「野狼,今晚就是你的死期。」說著,推開車門,跳下車,雙手插在褲兜里,叼著煙,搖搖晃晃,身體消失在了黑夜裡。

火天單手拎著開山斧,率領三百小弟,站在距離『時光夜總會』二百米的位置,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三百小弟,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興奮,沒有一個人說話,眼睛也都死死盯著『時光』,握著開山斧的手,青筋暴露。

火天抬起手腕上的金錶,當針指向十,分針指向十二的時候,他打開耳朵上的頻道耳機:「時間到,行動!」

「行動!阿天,小心。」張羽興奮的聲音,自耳機中響起。隨後,各個上位大哥的聲音,也相繼傳了過來。

火天嘴角浮現出一抹獰笑,緊了緊手中的開山斧:「兄弟們,記住了,野狼一顆人頭十萬塊,誰殺了野狼,憑腦袋過來取錢!」說完話,向著『時光』走去。雖然,他心裡知道,野狼並沒有在『時光夜總會』,但總得給兄弟們個念想和目標。

小弟們聽到『十萬塊』,眼睛中都閃動著貪婪的光芒。十萬塊,放在誰手裡,都不算是一筆小錢。平時出來混的,一月基本工資才一千多塊,十萬塊足夠讓他們壯膽,然後再掉野狼了!

時光夜總會,今天並未對外營業。畢竟,沒有哪一家夜總會在下午經歷過火拚後,死了十幾人的情況下,還敢對外營業。

夜總會中,大廳舞池中,站滿了人群,手裡拎著各種傢伙,眼睛盯著大門位置,在等待著什麼。

門緩緩打開,火天拎著開山斧,緩步走了進來。看到大廳中聚集的人群,火天並沒有表露出意外,似乎早在意料之中。

「天門火天。」火天帶領小弟浩浩蕩蕩走進來,走在最後的小弟,把大門再次關閉起來。

「呵呵,沒想到來了條大魚!」一個聲音通過麥克,徘徊在整個大廳中。話落,大廳中燈光大亮,猶如白晝。高台上,一個腦袋露著青茬的青年,把玩著手裡的麥克:「野狼幫,戰神!」

火天眯了眯眼睛,露出一絲嘲諷:「野狼幫戰神?戰神,你什麼時候背叛霸幫,轉投野狼幫了?」

戰神,霸幫四大天王之一,排名第二,玩得一手快刀和快槍。

戰神獰笑著:「火天,我不想和你耍嘴皮子,今天來了,那就留下吧。還有你們這些垃圾,也一起都留下吧。」說完,輕輕打了個響指,幾束燈光打向天門小弟。

「是么?那就玩玩吧。」火天緩緩舉起開山斧,緩步向著高台上的戰神走去:「今天就讓我來看看,你有什麼資格叫戰神!跳樑小丑,也敢自詡為戰神?」

戰神大怒,接過小弟遞上來的鋼刀,身體猶如大鵬展翅般,從高台上一躍而下,腳下生風,向著火天衝去。

「當」的一聲脆響,開山斧與鋼刀碰撞在一起,飛濺出火星。隨著兩人的激烈碰撞,下面雙方的小弟,也沖在了一起。

「火天,我等候多時了,只是沒想到,會釣到你這麼一條大魚!」戰神手裡鋼刀,揮舞的密不透風,把火天周身全部包裹在其中,狀若瘋子般吼道。

戰神,不戰則已,戰則成瘋!這是霸幫小弟對外吹噓的戰神,火天以前呲之以鼻,現在倒有些感觸,看來還真像個瘋子。

火天身有舊傷,一條胳膊不靈活,另一條胳膊拎著開山斧,擋住了戰神攻擊:「大魚?今晚不知道誰才是魚!」

兩個人戰鬥的地方,出現一個直徑十米多的真空地帶,外面雙方小弟的火拚,進行的如火如荼。

「馬勒戈壁的,野狼呢?把他叫出來,讓老子砍下腦袋,好去換十萬塊。」有膽大貪財的天門小弟,嘴裡嚷嚷著吼道。可是聲音剛落,立刻就被敵人砍翻在了地上。

雙方開始還有些顧忌,漸漸的都打出了真火。那些害怕的,這時候也顧不上害怕,拚命的揮舞著傢伙,向著對方的身上招呼著。

「啪」,又是一次激烈對撞,火天和戰神身體各自後退幾步,眼睛死死盯著對方。

「殺!」兩人同時大喝,再次沖在了一起。火天心裡漸漸鬱悶,以前胳膊上的傷,這時候又崩裂了,打濕紗布,流出鮮血。

戰神同樣注意到火天胳膊上的傷勢,嘴裡狂笑:「火天,原來你身上有傷!哈哈,給我去死吧。」話落,鋼刀落的更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