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五十章風哥怒了

第一百五十章風哥怒了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耀眼的火球,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燒的空氣都有些扭曲變形。

「都趴下!」蕭風大吼一聲,來不及多想,一把摟住身前的劉靚,把她按在了地上。

「轟」的又是一聲巨響,爆炸的熱浪和餘威成輻射狀向著四周擴撒,躲避不及的人紛紛被掀翻在地,身體被a4車的碎屑擊碎。

劉靚被蕭風壓在身下,大腦一片空白,心臟狠狠顫抖著,一股無力感充斥了全身,好好的,怎麼會發生大爆炸呢?

蕭風緩緩從劉靚身上爬起,盯著不遠處燃燒的a4車,臉上布滿殺機,雙拳骨節發出嘎巴的響聲,渾身上下殺氣瀰漫。

陳斌甩了甩頭上的碎屑和塵土,滿臉的後怕表情。由不得他不後怕,別人不清楚,他卻知道,剛才爆炸的車輛,正是蕭風的a4車。

「瘋子,怎麼回事?」陳斌湊近蕭風,低聲問道。他有些不敢想像,如果自己和蕭風兩人坐進車中,恐怕此時連渣都剩不下了吧?!

蕭風收攏了全身的殺氣,眼睛眯了眯:「有人要置我於死地!」

「你說有人要殺你?」劉靚此時也回過神來,驚訝的看著蕭風:「發生爆炸的是你的車?」

蕭風臉色陰沉的點點頭:「嗯。劉靚,你沒事吧?幫我個忙,一會有警察問你問題,你一律說不知道,好嗎?」他知道,發生這種事情,恐怕已經有人報警了吧。

爆炸的威力很強,酒樓的玻璃門和窗戶全部震碎,酒樓的各層管理也紛紛跑了出來,想要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各種詢問聲此起彼伏。

蕭風掏出香煙,點上狠狠吸了一口。那個泊車小弟稚嫩的臉閃過眼前,笑容是那麼恭敬和青澀!

蕭風握了握拳頭,是自己害了他啊!自己好心想幫他一下,沒想到卻因此讓他喪命,被炸得粉身碎骨,連全屍都找不到。

「那是誰的車?」酒樓總經理擦著臉上的冷汗,大聲問道。在酒樓門前發出大爆炸,恐怕酒樓以後沒法開門做生意了。

「我的。」蕭風壓下諸多念頭,淡淡的說道。

「怎麼會爆炸?你給我解釋一下!」肥胖如豬的總經理快步走到蕭風面前,抓著他的胳膊問道。

蕭風微皺眉頭:「汽車天熱自燃,需要理由嗎?放開你的手,要不然我會不高興的。」原本他心情就極差,現在這個白痴總經理又看犯人般看著他,彷彿是他故意把車給引爆了一樣,這讓蕭風的心情更加不爽。

「不能放你,等警察來了,我再放你。」總經理搖搖頭,抓著蕭風胳膊的手加大力氣,生怕蕭風跑了。

「媽的,滾蛋。」蕭風終於爆發了,單手提起總經理肥胖的身體,隨手給扔了出去。

「砰」的一聲,總經理砸在一輛車上,直接暈了過去。

蕭風噴出煙霧,看向穿著酒樓工作裝的眾人:「誰能告訴我,門口的泊車小弟叫什麼,他家住在哪裡?」

這個泊車小弟是替他和陳斌死的,人既然已經死了,蕭風唯一能做的,就是讓泊車小弟的家人這輩子衣食無憂!

酒樓的人見蕭風單手把二百斤重的總經理砸暈,一個個目露驚恐的看著他:「泊車小弟叫孫全,住在xx路xx號,這是他第二天上班。」

蕭風嘆口氣,記下了孫全家的地址,準備找時間去拜訪一下。

陳斌正幫受傷的人簡單的包紮傷口,見蕭風皺著眉頭,扔下傷者走過來:「瘋子,現在怎麼辦?等警察來嗎?」

蕭風點點頭:「等警察來吧,難不成跑路?我們是受害者,怕什麼。」

「媽的,現在想想我都腿哆嗦,如果剛才是咱倆坐進去,估計現在也化成灰了。」陳斌往衣服上擦了擦鮮血。

蕭風拍了拍陳斌的肩膀:「等著和我一起去泊車小弟家看看吧。好了,你先去幫他們包紮傷口,這裡我來處理。」

陳斌點點頭,再去忙自己的了。

劉靚坐在旁邊的台階上,看著站在a4車廢墟前的蕭風,心情有些複雜。剛才在危急關頭,他把自己壓在了身下,保護了自己。

也許,這個男人也沒有那麼壞吧!劉靚如此想到。

蕭風拎著酒樓中的滅火器,把a4車的火滅掉後,仔細的尋找起來。終於,在車的下方,找出了一塊碎泥狀物體。

蕭風拿在手裡,輕輕一捻,泥狀物化作灰灰。抬手放在鼻下聞了聞,眉頭皺了起來:「重力炸彈!」

蕭風找出爆炸的原因後,摸出手機,撥打了火天的電話:「喂,火天,你和張羽開車來xx酒樓,對了,帶著你a4車的手續,有人會需要的,好,掛了。」

110、120和119今天效率還算高,短短五分鐘時間,幾輛車疾馳而來,停在了路邊。

先是第一輛商務警車上跳下幾個身穿防爆服的拆彈警察,快步向著已經是廢墟的a4車走去。

緊隨其後的119火警,拎著一個個滅火器和噴水管,準備來個大救火。最後,警察沖了上來,開始詢問事情的緣由。

酒樓的員工見到警察後,都紛紛鬆了一口氣,哭天抹淚的指著蕭風:「是他的車發生大爆炸。」

蕭風聳聳肩,掃過這些警察,發現沒有一個認識或者眼熟的。

「你叫什麼名字?車是你的嗎?」一個中年警察,腆著肚子問道。

蕭風點點頭:「是我的,稍等,我打個電話。」說完,摸出手機,撥通了李南的電話。反正李南要調走了,這時候不用白不用,用一次少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