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五十二章報復(上)

第一百五十二章報復(上)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天色微黑,九泉東城的雷鋒廣場上,站著百十個青年,現場一片肅殺。

青年分為東西兩伙人,正互相打量著,臉上都寫滿桀驁不馴,眼睛中也儘是輕蔑與藐視。

青年們暗自猜測,對方到底是什麼人?難不成就是今晚火拚的對象嗎?雙方的人越看越不順眼,開始逐漸的靠近,一場肉搏戰隨時爆發。

「炮哥,那小子瞪你呢!」一個小弟沖站在他身邊的天門大哥炮手低聲道。

炮手捏了捏拳頭,眉毛立了起來:「麻痹的,敢瞪老子?老子記住你了,一會我們老大來了,看老子打塌你的鼻子。」

「草,吹什麼牛逼?你他媽混哪的?」對方一個紅衣青年,滿臉冷笑的看著炮手。

「老子混南城天門的!」炮手被對方的態度激怒了,差點沒忍住衝上去。水漲船高,別說他這個天門上位大哥,就是普通天門的小頭目走在南城,也沒有多少人敢惹。

紅衣青年一愣,隨即豎起一根中指:「南城天門?這他媽的是東城,你不怕踩過界崴著腳脖子?天門很狂嗎?草!」

「馬勒戈壁,老子今天廢了你。」炮手聽到這話,再也摟不住火了,捏著拳頭,向著紅衣青年走去。

就在這時,一陣汽車轟鳴聲響起,兩輛賓士,一輛法拉利同時踩住剎車,停在了廣場邊緣。

車門打開,蕭風火天張羽和馮龍從車上跳下,向著兩幫人中間走來。

「風哥,天哥,羽哥。」炮手見老大來了,壓抑下火氣,快步向著三人走來。

「龍少。」紅衣青年也露出笑容,走向馮龍。

「這是幹嘛呢?準備火拚?」蕭風嘴裡叼著煙,掃了眼現場劍拔弩張的兩伙人。

張羽等人互相看看,也都笑了起來。「哈哈,龍少,天門vs馮氏,要不我們試試?」

馮龍抽了抽鼻子,敲了紅衣青年一個響頭:「真給我丟人!知道他們是誰嗎?」

「天門的人啊。」紅衣青年捂著腦袋,滿臉委屈。

「奶奶的,這是兄弟部隊!去,給他們道個歉去。」馮龍指了指炮手。

火天和張羽趕忙擺擺手:「算了,都不認識!也怨咱們,沒交代清楚還來晚了!呵呵,炮手,握個手,他們是馮氏的朋友。」

炮手和紅衣青年表情都有些怪異,互相看了眼,露出笑容:「哥們,對不住了,哈哈;沒事,還好羽哥他們來的早,要不然今天大水沖了龍王廟!」難得的,炮手也拽了句文。

「吳濤,我讓你準備的傢伙呢?讓他們運過來!」馮龍看著紅衣青年問道。

吳濤笑了笑:「在附近呢,我馬上讓他們送過來。」

炮手見要行動,也把藏在樹下的傢伙搬了出來。一箱箱的開山斧,閃閃發光,拎在手裡,格外長膽氣。

幾分鐘左右,一輛皮卡開進來,一個機靈的小夥子從車上跳下,打開了蓋在後面的篷布:「龍少,傢伙送來了。」說完,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見沒人注意後,這才把噴子拿出來,開始往下分發。

張羽滿臉羨慕的看著馮氏那邊,心裡暗罵,馬勒戈壁的,馮氏富得流油啊,出門火拚都用噴子了?!不過想想馮氏的勢力,確實是天門不能所比擬的。

天門小弟拎著開山斧,看著對方手裡的噴子,不由得沒了底氣,這也差的太遠了吧?!平時出去火拚,開山斧一亮,那是倍拉風!可是今天和噴子一比較,自己手裡的開山斧就變成破爛貨了!

火天注意到小弟臉上的表情,也有些不是滋味,暗暗發誓,一定要壯大天門,下次出去火拚,人手一支微沖,看他媽誰能擋得了!

馮龍拎著一個小盒子,放在地上打開,從裡面拿出幾把新式92,遞給蕭風三人:「我特意準備的。」

「老子喜歡用軍刺!」張羽瞪了馮龍一眼,亮出了自己隨身攜帶的軍刺。

馮龍滿臉無辜,自己又是哪得罪了張羽?

蕭風自然知道張羽心中想法,拍了拍馮龍:「大龍,槍自己留著吧,他們都有自己的武器!一會到地方,先用槍掃射,再派天門小弟上去!」

馮龍掃了周圍一眼,隱隱有些明白:「羽少,我絕對不是故意的!要不,現在我打電話讓人再送五十把噴子過來?」

張羽倒也不是真生氣,搖搖頭:「草,那些崽子們看著羨慕,給他們,他們會用嗎?」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所有人也都準備妥當,重新返回車中,浩浩蕩蕩向著xx路開去。

蕭風坐在賓士中,點上香煙,吸了一口。還真別說,這賓士s級比a4又高了幾個檔次,座椅舒服柔軟,內部空間寬敞,找個妞玩玩車震,絕對爽歪歪!

蕭風從不懷疑,如果自己開著這輛賓士s級,往九泉市的高中或者任意一所大學門口一停,再配上自己這張帥得掉渣的臉,那願意陪自己玩車震的人,絕對排成隊!

蕭風緩緩剎車,看著車中的導航地圖,眯起了眼睛,就是這了!

其他人見蕭風停車,也紛紛停下。「風哥,就是這嗎?」

「嗯。大龍,噴子上都有消聲器吧?」蕭風看著附近的居民樓,微皺眉頭。

另一輛賓士車中,馮龍點點頭:「嗯,都帶著呢。」

「好!一會馮氏的人打頭陣,向裡面沖!能殺多少殺多少,直到子彈沒有了為止!沒有子彈了,天門小弟上!這裡面大概有三百多個日本人,大家都小心。」蕭風說完,把車停進附近的車位,跳下了車。

吳濤先安排槍手撲向了百米外的公寓,而炮手則是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