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五十四章兩女大戰

第一百五十四章兩女大戰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別墅內,火舞盤腿坐在沙發上,手指間夾著一支女士香煙:「林琳,風哥怎麼還不回來?」

林琳皺了皺鼻子,搖搖頭:「不知道,應該快了吧。舞兒,你別抽煙,味道好難聞。」

「切,風哥照樣抽煙,你還不是喜歡親他。」火舞豎起一根中指,不以為然的吸了一口

林琳臉色紅潤,不敢再說什麼了。她怕再惹急了火舞,把她和風哥在車上的事情說出來。

「對了,今晚你們去哪玩?帶著我怎麼樣?」火舞眼珠一轉,抓著林琳的手臂,滿臉祈求的看著她。

林琳好像不懂得怎麼拒絕別人,見火舞說的可憐,猶豫不決起來。按理說,今天是她和蕭風的第一次正式約會,旁邊要帶著這麼一個電燈泡嗎?

「哼,林琳,如果你敢不帶我,那你可小心點咯。」火舞奸笑著,努了努嘴。

林琳臉刷的紅了,伸手在火舞腰部擰了一下:「好你個火舞,竟然威脅我。」

「嘿嘿,就威脅了,怎麼樣?說吧,帶不帶我?」火舞扔掉香煙,與林琳滾在了沙發上。

這時候韓爽從樓上下來,看著在沙發上打鬧的林琳和火舞,自顧的倒了杯水:「林琳,蕭風還沒回來嗎?」

「沒有呢,韓爽姐找他有事嗎?」林琳被火舞壓在身下,看著韓爽問道。

「哼,她找風哥能有什麼好事,又想著抓風哥坐牢吧。」火舞坐起來,毫不客氣的說道。

韓爽看了眼火舞,直接把她給無視掉了。「他沒說什麼時候回來嗎?」

火舞見韓爽無視了她,嘲弄的笑著:「韓爽,你大晚上的不找你三石哥去愛愛,找風哥有什麼事情?你不會在惦記風哥吧?告訴你,風哥已經名草有主,你少惦記。」

韓爽掃了眼火舞,輕飄飄的說道:「我惦記不惦記,是我的事情,與你有關係嗎?名草有主?總不會是你吧?你什麼時候喜歡男人了,你不是喜歡女人嗎?」

「啊?舞兒,你喜歡女人?」林琳目瞪口呆的看著火舞。

「臭娘們,今天我跟你拼了。」火舞惱羞成怒,從沙發上跳下,抓起地板上的拖鞋,向著韓爽砸去。

「哎哎,舞兒,你幹嘛啊。」林琳見要起戰爭,趕忙拉住了火舞,沖韓爽笑道:「舞兒還小,韓爽姐別和她一般見識。」

韓爽躲過拖鞋,很大度的點點頭:「嗯,我不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的。」

「臭娘們,你說誰小啊!老娘哪裡小,個子不比你小,胸更比你大,你敢藐視我?林琳,你放開我。」火舞掙扎道。

火舞平時有兩大禁忌,第一個是她蕾絲的事情;第二個就是不喜歡別人叫她小孩子。今天韓爽竟然把她的兩個禁忌都犯了,她自然火人了。

韓爽目光掃過火舞的胸,見果然比自己的大點,只好冷笑著:「誰知道裡面墊沒墊海綿墊,就算是真的那又怎麼樣,胸大無腦。」說完,轉身就要上樓。

火舞大怒,猛地掙脫開林琳的手,向著韓爽撲了過去:「臭娘們,你才胸大無腦,你才墊著海綿墊!」說完,不等韓爽反應過來,一把把她撲倒在地。

韓爽是警校全優畢業生,各種擒拿術玩得都不錯。奈何,她是被火舞從後背抱住了,有些殺招還不能對火舞用出來,只能暫時落在下風。

火舞從初中開始,大大小小的架不知道打過多少場。她抱著韓爽倒地的瞬間,就知道自己優勢所在,千萬不能讓韓爽翻過身來,要不然輸的一定是自己。

「臭娘們,說老娘墊海綿墊是吧?老娘現在就捏一捏你墊了沒有!」火舞冷笑著,兩手向著韓爽胸前抓去。

「啊!」韓爽發出痛呼,隨即羞怒異常,小擒拿手鎖住火舞的手腕,就想翻過身來。奈何,火舞的手死死抓著她的胸,輕易掰不開!

林琳見兩人在地上滾來滾去,急忙上前勸著:「你們別打啊,都放手啊!舞兒,你放開韓爽姐。」

兩個人正在地上滾的來勁,哪還能搭理林琳,各自用力想要擺平對方!說到底,韓爽畢竟是警察出身,迅速找到火舞破綻,猛地翻身,把火舞壓在了自己身下。

韓爽心裡暗罵,如果是敵人,她至少有十種方法幹掉對方!這十種方法,用在火舞身上,哪一種也不適用啊!

「火舞,你放開我,信不信我對你不客氣了。」韓爽身體朝上,胸部被火舞抓著,臉色紅潤的喊道。

火舞哪裡肯放,冷笑著:「哼,老娘說不放手,就不放手!你敢把我手掰斷了,信不信我讓你變成『獨奶』!」

「……」林琳站在旁邊急得直搓手,但奈何卻插不上手,只能幹著急。

「啪」客廳門打開,蕭風叼著香煙,從門外走了進來。

「風哥,你回來了,快過來幫忙。」林琳見到蕭風,彷彿見到了救世主般,臉色大喜的喊道。

蕭風看著衣衫不整滿地打滾的兩人,額頭冒出冷汗,火舞這抓奶手是跟誰練得,玩得爐火純青啊!

林琳趕忙把事情的原委告訴蕭風,蕭風聽完咧著嘴坐在沙發上笑了。

「風哥,你趕緊把她們分開啊。」林琳見蕭風坐在沙發上不動,忙催促道。

蕭風叼著煙,把林琳拉到沙發上坐下:「分開幹嘛啊,去電影院都看不到這麼精彩的武打片,先欣賞一會再說!嘿嘿,火舞,你應該鬆開一隻手來揪住韓爽的頭髮。」

蕭風看精彩演出還不算,還出聲指導著。笑話,天氣這麼熱,兩個女人穿的都不多,在地上一打滾,該露的差不多都露出來了,不看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