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五十八章美女求勾搭爆更活動第二更

第一百五十八章美女求勾搭爆更活動第二更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紅色的西瓜瓤和西瓜汁,順著劉磊陰沉的臉淌了下來,格外的狼狽不堪。從他陰沉的臉以及起伏的胸膛看來,如果他今天攜帶了配槍,估計會毫不猶豫的拔出槍來對蕭風射擊吧!

不過,遺憾的是,他今晚出來玩,並沒有攜帶槍支。他很明白,如果自己忍不住衝上去,那更會自取其辱!「

劉磊瞪著蕭風,咬咬牙,一句話沒有說,轉身離開。他知道,蕭風和李南有關係,現在自己不能夠動用警局力量來對付蕭風!等著吧,等李南調走,蕭風,我一定玩死你!

周圍人見沒熱鬧可看,沖著蕭風鼓鼓掌,也就都各自散去。這個掌聲,是送給勝利者的!甚至,有很多女孩已經眼冒金星的看著蕭風,考慮該如何上來搭訕了。

酒吧方面,對於這種『矛盾事件』,只要不出什麼大事,一般不會出面干涉。甚至,在酒吧中已經形成了潛規則,把這種事件當成了『娛樂表演』。

比如剛才,音樂停下,燈光也打了過去,足能看出酒吧的態度了。不過,今晚的事情,酒吧卻棋錯一著,恐怕離關門不遠了!拿九泉市副市長和公安局局長的公子當『特殊演員』來娛樂客人,真的是在找死!

「哇哦,風哥,今晚你是大出風頭了!」火舞端著啤酒,目光掃了一圈:「看看那些寂寞空虛冷的女人和小女孩,都眼睛冒光的看著你呢。」

蕭風聽到火舞的話,看了周圍一眼,果然有諸多女牲口正對他頻頻舉杯呢,滿臉的蕩漾笑容。

蕭風趕忙收回自己的目光,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林琳,見她沒有注意到,這才鬆了口氣。今晚如果林琳不在的話,估計他會很樂意來幫這些女人填補一下空虛和寂寞的!

「帥哥,我可以請你喝杯酒嗎?」一個全身惹火的女孩端著兩杯酒走過來,看著蕭風,滿臉迷人的媚笑。

蕭風伸出手指,輕輕揉了揉太陽穴,目光投向林琳。

林琳見蕭風徵求自己的意見,心裡滿滿的全是幸福,微微額首。

蕭風見林琳同意,這才站起來接過酒杯:「呵呵,美女請喝酒,我會感到很榮幸的。」說完,輕輕與美女碰杯:「乾杯。」

女孩媚笑著,點點頭:「乾杯。」喝完酒,女孩掃了眼火舞三人,沒有停留,轉身離開了。她來這裡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她相信憑自己的魅力,蕭風會再和她聯繫的。希望這個男人在床上,也如剛才表現的這般霸氣吧。

蕭風放下酒杯,右手翻開,露出手心中的紙條,心裡暗笑,這倒是個情場老手了。

「哇哦,風哥準備什麼時候給她打電話約會呢?」火舞輕笑道,目光似有似無的瞟向林琳。

蕭風聳聳肩:「我對這種女人沒什麼興趣。」說完,雙手一錯,紙條化為碎屑。

林琳見蕭風毀了紙條,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起來。

讓四人沒想到的是,麻煩這才剛剛開始。有了剛才女孩的表率,女孩們一個接著一個上來請蕭風喝酒或者邀請他跳舞。

蕭風一杯杯的喝著,最後紙條收了幾十張,撕紙條撕的都手疼了。「唉,以後再也不胡亂出風頭了!」蕭風苦笑著,把紙條扔在了桌上,乾脆也不撕了。

「呵呵,我來幫你吧。」火舞把桌上的紙條全部扔進垃圾桶,心裡卻嘆口氣,如果不是風哥在這,那就把這些紙條都留下,自己慢慢挑選了!不過想到什麼,又露出笑容,眼睛看向走過來的第n個女孩。

蕭風趕忙點點頭:「好,交給你了。」說完,故意轉頭和林琳韓爽聊天去了。

「帥哥,我想請你……」女孩描著重重的眼影,渾身上下散發著十足的誘惑力。

火舞不等對方把話說完,從座位上站起來,上下掃了幾眼女孩:「姐們,你打算幹嘛?」

「我想請這位帥哥喝杯酒。」女孩看著面前如火一般的火舞,忽然生出一絲自卑。

「知道他是我什麼人嗎?」火舞伸出手,兩根手指勾住了女孩的下巴,肆意的目光,瞟過她的胸前。

女孩身體一抖,她搞不懂火舞準備幹嘛了。「他是你?」

「是我老公!」火舞輕笑,勾在女孩下巴的手指輕輕向下遊走著。「你覺得我不會吃醋嗎?你憑什麼來邀請我老公?你有我美嗎?有我胸大嗎?有我高嗎?有我有氣質嗎?有我……」

女孩被火舞的一串問題嚇得落荒而逃,甚至杯中的酒灑在了身上都沒有意識到,生怕火舞再說什麼刺激到她。

「你強!」蕭風忍不住豎起了拇指。

果然,經過火舞鬧了這麼一手,其他對蕭風有興趣的女孩哪裡還敢上來找刺激,一個個不得已放棄了。

火舞有些得意:「嘿嘿,我還沒用絕招呢!如果再有敢上來的,那我就動用絕……」

火舞話還沒說完,一個聲音打斷了她的話。「你還記得我嗎?我們在機場見過的。」

火舞大怒,麻痹的,老娘剛吹完牛逼,這不是給我找不自在嗎?!剛準備站起來動用絕招,卻忽然感覺聲音有些不對,抬頭一看,一個青年正目光灼灼的盯著蕭風呢。

「額,風哥,男的我搞不定,交給你了!你魅力太大了,佩服!」火舞打了個哆嗦,雞皮疙瘩起了一身。雖然她是蕾絲,但她不能接受搞基,想想就噁心想吐。

蕭風腦門閃過黑線,奶奶的,如果這男人敢提出什麼過分要求,老子一定瞬間把他斬於腳下!

機場?不對,在機場見過?蕭風轉過頭,看向來人。「嗯?吳禱言?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