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六十七章結束!

第一百六十七章結束!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因為有了煞風十人組與天門尖刀這批生力軍的加入,戰鬥持續不到三分鐘就結束了。

眾多天門小弟驚訝的發現,原本虐殺他們的敵人,在煞風十人組手中,幾十個回合都挺不住,就被干翻在地。

「風哥!」火天走到蕭風面前,輕輕點頭。

蕭風拍了拍他的肩膀:「沒事吧?阿天。」

火天笑了笑:「差點掛掉,還好無名救了我。」

「無名?」蕭風一愣,隨即笑了笑:「要無名救人可不容易,你應該感到榮幸。走吧,我們進去看看她們。」說完,轉身向著別墅內部走去。

蕭風說的是實話,在他的印象中,無名只會殺人,不會救人!世界上值得他出手相救的,恐怕只有他自己吧!

張羽走到火天面前,左右看看:「哪個是傳說中的變態無名?你和我說說,一會我去膜拜一下這個牛人!」

「呵呵,我敢保證,你一定後悔見到他。走吧,先去看看舞兒。」火天笑著,快步跟上蕭風。

張羽盯著火天的背影,豎起一根中指:「難道無名長了三個腦袋六條胳膊,四個眼睛八個嘴嗎?為毛我要後悔見到他?草!」

蕭風快步走進別墅,客廳門剛打開,一個柔軟的身體就撲進他的懷裡。「風哥,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受到極度驚嚇的林琳,在見到蕭風後,再也壓抑不住害怕,顧不上周圍這麼多人,撲進了蕭風的懷裡。

蕭風懷裡擁著林琳,輕輕拍打著她的後背:「對不起,是風哥不好,沒有陪在你身邊。」

火舞看了眼蕭風懷裡的林琳,笑了笑,轉頭看向進門的火天,也撲了上去。不過她不是撲在火天的懷裡,而是揪住了火天的脖領:「火天,你告訴老娘,你到底是不是我的親哥?!」

「哎呀,舞兒,你當然是我親妹妹了,我發誓,一定是!」火天舉手投降,滿臉苦澀的笑容。從小到大,他對這個妹妹都是很無奈。

火舞咬牙切齒的看著火天:「那你怎麼……」

「寶貝妹子,那個啥,你沒受傷吧?給哥趕緊看看。」火天趕忙打斷了火舞的話,生怕她繼續說下去,被蕭風給聽到了。如果讓蕭風知道,自己早來了而沒有進來救她們,說不定會怎麼折騰自己呢。

火舞見火天的反應,眼珠一轉,已經瞭然於胸。「火天,我給你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火天感恩戴德的點頭:「你說,只要我能做到的,肯定贖罪。」

「好,我差輛跑車代步,怎麼樣?不用太好的,搞輛寶馬敞篷小跑就行。」火舞狠敲竹杠。

火天一咬牙:「買!」

火舞笑了:「嗯呢,我就知道你是我親哥。哥,我愛你喲。」

「舞兒,韓爽,你們兩個都沒事吧?」蕭風抱著林琳,抬頭看著火舞和韓爽問道。

火舞笑著搖搖頭,走到蕭風旁邊,趴在林琳耳邊:「嫂子,起來咯,我還沒抱抱呢。」

林琳心裡大羞,哪裡還敢抬頭。不過經火舞這麼一鬧,心裡的害怕少了很多。

「蕭風,我需要一個解釋!要不然,我會秉公處理!」韓爽從窗外收回目光,看著蕭風說道。

今晚死的人太多,一旦被捅出去,那絕對是震驚全國的大案要案!尤其嚴重的是,死的人當中,有很多日本人!國際輿論的威力,會讓國家高層都會處於被動的!

蕭風點點頭:「我會給你一個解釋的。」說完,輕輕抬起林琳的腦袋:「小丫頭,好了,不要害怕了。我現在要去處理點事情,一會回來陪你,好不好?」

火舞上來,拉著林琳的手:「林琳,走吧,我陪你上樓休息一會。風哥,沙發旁邊還有個死人,記得拖出去哦。」說完,和林琳一起上樓了。

蕭風盯著火舞的背影,心底升起一絲異樣。這時候的火舞,像極了他以前認識的一個女人。

韓爽看了蕭風一眼,轉身也向著樓上走去。心情緊張了這麼久,猛地一放鬆,身心會產生極大疲憊的。

「阿天,安排人手把別墅清掃乾淨。」蕭風說完,目光投向海盜:「海盜,完完整整告訴我別墅發生的事情。」

海盜點點頭,從頭到尾把事情仔細的說了一遍。當他說到兩伙人因語言不通打起來的時候,忍不住笑了起來:「風哥,他們真是太傻逼了。」

蕭風看著海盜,拍了拍他的肩膀,鄭重其事的說道:「謝謝你,海盜。要不是你,別墅已經毀了,她們三個也都死了!」

海盜見蕭風向他道謝,不僅有些局促,趕忙擺擺手:「別啊,風哥,這是我應該做的。呵呵,做點這個不算什麼,今天大姐大和那個叫韓爽的女警察表現才讓人驚訝呢。」

「大姐大?」

「呵呵,就是火舞咯,我們平時都叫她大姐大的。」海盜笑了笑,又把火舞和韓爽的表現說了一遍。

蕭風聽完笑了:「舞兒還真有當大姐大的潛質啊!呵呵,等我處理完事情,論功行賞!那些死去的弟兄,我也會安排好的。阿天,派人送海盜去醫院,他的肋骨斷了。」

火天點點頭:「嗯,我來安排吧。」

蕭風掏出香煙點上,轉身出了別墅。

「風哥,他們都關押在車庫。」妖刀早就在客廳外等候蕭風,見他出來,上前說道。

蕭風臉色冷峻,點點頭:「走,過去看看。」

蕭風還未到車庫,就聞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湧出,抽了抽鼻子,扔掉香煙走了進去。

全身黑袍的無名站在牆邊,正在欣賞狂戰給那個叫宮本的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