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六十八章懷裡的女孩

第一百六十八章懷裡的女孩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剛出車庫,馮龍迎了上來。「風哥,你打算怎麼辦?」

「剛才是你讓張羽進去說的吧,呵呵,做得不錯!現在的馮氏,確實不宜暴露出來。」蕭風笑著,拍了拍馮龍的肩膀。

馮龍聽蕭風這麼說,心裡琢磨開了,風哥是不是怪我沒有表明立場?但是現在這個時候,馮氏過早暴露,弊大於利啊!

蕭風看著馮龍臉上的擔心,忽然笑了:「大龍,風哥是那種分不清楚利弊的人嗎?馮氏越早暴露,我們越處於被動!我說的是真心話,馮氏不要太早暴露出來。」

馮龍這才開心起來,點點頭:「嗯,有時候利器隱藏在黑暗處,更能制敵傷人!」

蕭風滿臉欣賞的笑著:「說實話,你幾次給了我驚喜!第一次,在舞會見面,因為許諾……」

「風哥,那都是我不懂事!」馮龍忙打斷蕭風的話,滿臉不好意思的笑道。

「呵呵,我沒有怪你!年少輕狂嘛,誰沒有過!當時你給我的印象,就是一個紈絝子弟,仗著父親在外面胡作非為!看在你父親的面子上,我給了你機會。」

「這種印象一直到我去找你父親談霸業,他猶豫了,而你卻把注押在我身上!敢拼才會贏,呵呵,從那一刻,你在我眼裡的印象漸漸改變。」蕭風笑了笑。

馮龍被蕭風說的有些不好意思,看著夜空:「我父親老了,當年叱吒九泉的馮二爺老了!正如他所說的,他輸不起了,拼不起了!而我,則沒有那麼多顧慮!」

「通過咱倆的接觸,我發現你還有很多優點!知道最讓我欣賞的是什麼嗎?這一點,你比火天他們三個,做的都要好。」蕭風看著馮龍,認真的問道。

馮龍想了想,搖搖頭。他確實想不出,自己有哪點做的比火天三人強的!

「野心!」蕭風嘴角翹起,盯著馮龍的眼睛說道。

馮龍心中一凜,眼中閃過一絲惶恐。

「你不要害怕。」蕭風盯著馮龍:「你一直都在搜集其餘九方勢力,甚至連夏家也在其中,這足能看出,你是個野心家!我欣賞的,正是你這份野心!火天他們三人也有野心,但他們曾經的野心只限於九泉,想做第二個馮氏!而我的野心,則是整個華東六省,甚至整個中國!」

馮龍身體一顫,隨即眼睛中爆發出精光,華東六省,整個中國?這話是什麼意思?雖然他不明白,但他終究沒敢問!

「呵呵,天色不早了,很抱歉把你從床上叫了起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會看那份資料,看完給你打電話!到時候,我們再詳談。」蕭風抱歉的笑道。

馮龍聽蕭風這麼說,忍不住想起家裡床上那個漂亮的女明星,壓抑著悸動:「好的,風哥,那我就先走了。」

「嗯,去吧。」蕭風點點頭,親自把馮龍送出門外。

馮龍看著等候在外面的小弟,立刻吩咐下來,以玩美別墅為中心,周圍五百米內的別墅,全部去警告一下,讓他們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蕭風看著馮龍,心裡暗道,這是塊未經雕琢的美玉啊!仔細打磨培養一下,絕對能幫得上自己!不過,他的野心是把雙刃劍,可以對敵,也可以對己!看來,自己想真正擁有這把雙刃劍,還需要一個機會啊!

天門小弟正在門口清理著屍體,把天門兄弟的屍體找出來後,其餘管他什麼日本人還是黑影小隊的,統一抬著,扔進了車中,準備集中運到郊外,挖個大坑埋了。

無名為了蕭風的安全,把狂戰和妖刀留在了別墅,率領其他人準備離開。當然,宮本這個倒霉孩紙,也在離開之列。等待他的,將會是無名三天三夜的折磨。

「風,注意安全,有事電話,我會火速趕來。」無名看著蕭風說道。

蕭風點點頭:「嗯,回去吧。哦,對了,你們回去的時候,順便幫我把那個黑影扔回郝家吧!無名,記住,扔下他,你們就離開,不要和郝家的人起衝突,更不要殺進去!」

蕭風太了解無名的性子了,如果自己不叮囑,他很有可能率領煞風十人組衝進去,殺他個雞犬不留,讓整個郝家血流成河!對於煞風的實力,蕭風也不會去懷疑,他們絕對能完滅郝家!

「好,我知道了。螃蟹,你去把那個人帶著,我們走。」無名點頭答應。

螃蟹得到無名的命令,轉身走進車庫,頭下腳上的把黑影給拎了出來,回到無名的身後。

蕭風看著頭下腳上的黑影,嘴角抽了抽:「螃蟹,你確定這樣不會讓他腦袋充血而死?我還指著他給郝天來帶句話呢,你可不能讓他死在路上。」

螃蟹露出憨厚的笑容:「放心吧,死不了。」

馮龍臨走前特意留下一個帶路的,這會派上了用場。蕭風把他叫了過來,讓他在前頭開車,帶著煞風十人組,不不,八人組前去郝家。至於狂戰和妖刀,則是被留在了別墅中。

別墅中只剩下了火天等人,見其他人都走了,也都打個招呼,紛紛離開。別墅客廳的血跡和屍體也已經清理乾淨,基本恢復了原樣。

蕭風送走所有人,坐在沙發上,舒了一口氣。渡邊三郎死了,這件事算是徹底結束了!不過自己依然輕鬆不起來啊,死了一個渡邊三郎,又來一個郝天來惦記自己,自己還真夠倒霉的!希望郝天來是聰明人,不會落得和渡邊三郎一個下場吧。

屍體和血跡雖然打掃乾淨,但客廳中依舊有絲絲血腥味。蕭風皺了皺眉頭,從兜里掏出煙,點上,插在了客廳多個角落,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