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玩美房東 >第一百七十四章心酸的拜訪

第一百七十四章心酸的拜訪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娛樂

蕭風放下手裡的腦黃金,目光投向青年。乍一上眼,他有種錯覺,以為是泊車小弟孫全站在自己面前。不過仔細打量後卻發現,這張臉與孫全還是有些許差別的。能與孫全長得如此相像的,只有他的弟弟孫亞了。

當蕭風在看孫亞的時候,孫亞也在打量著他和陳斌,眼睛中的警惕更濃:「你們是誰?為什麼來這裡?」

「孫亞是吧?我是你哥的朋友,今天過來看看。別站著了,過來幫我把東西搬進去吧。」蕭風指了指地上的禮品,輕聲說道。

孫亞聽蕭風這麼說,眼中的警惕掩藏在深處:「哦,多謝你們了。」說完,走上前拿起禮品,轉身向著院內走去。

蕭風拎著腦黃金和野山參,與陳斌跟在孫亞的後頭,低頭鑽進矮小的門,走進他家院子里。

不算太大的院子里有些髒亂,各種塑料瓶和破爛堆積在兩旁,中間僅剩下一條小路,通往正屋。

「爸媽,我哥的朋友來了。」孫亞走進正屋,喊了一聲,同時把手裡的禮品放在了地上。

蕭風目光掃過院子石榴樹下的沙袋,眼睛中閃過一絲詫異,難不成孫全或者孫亞還習武?

「你哥的朋友?是不是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如果是的話,趕他們出去!」一個蒼老而憤怒的聲音響起。

「不是。」孫亞邊說,邊走進旁邊的套間。

蕭風跨過正屋的門檻,和陳斌一起走進屋子。十來平米的正屋,同樣擺滿了東西,根本沒有落座的地方。窗戶不大,屋子裡沒有開燈,所以顯得有些黑暗。

「大叔大嬸,我們來看看二老。」蕭風並沒有進旁邊套間,而是等候在外面。看來,這家人比他們想像中還要困難啊!

「不是你哥的狐朋狗友?嗯,那我得趕緊出去看看。全兒他媽,別哭了,下炕和我看看去。亞,你先去招呼一下客人。」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哦,好。」孫亞走出套間,順手打開了燈。「見笑了,兩位。」孫亞走上前,從雜物中找出兩個馬扎,遞給了蕭風和陳斌。

蕭風接過馬扎,清理出腳下的位置,坐了下來:「你哥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吧?」

「嗯,沒什麼可處理的。人燒沒了,最後拿了幾件衣服埋了。」孫亞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蕭風點點頭,沒有再問什麼了。當時那顆重力炸彈的威力,他在現場親眼見過,事後想在裡面找塊屍骨都很難了。

沒兩分鐘,一個彎著腰的男人從套間走出來,略顯無神的眼睛看向蕭風和陳斌:「我是孫全的父親,二位是?」

蕭風和陳斌趕忙站起來,沖孫父點點頭:「你好,大叔,我們這次是特意來看望你們的。」

蕭風說完,仔細打量了幾眼孫父。按照孫全的年齡推斷,孫父最多五十歲而已。可是現在見他滿頭白髮,臉上皺紋縱橫,眼睛紅腫著,盡顯老態,更像是六七十歲的老人。

「哦,快坐下吧,二位,多謝你們,有心了。」孫父接過孫亞遞過來的馬扎,坐在了雜物上。

蕭風原本心中想好的說辭,在看到這個孫父後,卻忽然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兩位是幹什麼的?」孫父看著蕭風兩人問道。

「哦,我自己開了家公司,他是外科醫生。」蕭風趕忙答道。

孫父聽到這話,皺起了眉頭:「孫全什麼時候能認識你們這種朋友了?不可能啊!」

「大叔,孫全的事情,警察是如何給你們答覆的?」蕭風岔開話題,低聲問道。

「唉,警察說,孫全做泊車小弟,在未經客人允許的情況下,私自駕駛客人的車,導致客人汽車自燃,把自己燒死在裡面了。」孫父想起兒子,忍不住老淚縱橫。

「這個熊孩子,閑著沒事去碰客人的車幹什麼呀!他害了自己不算,還給客人燒了車,造孽啊!幸好那個客人大度,沒有索要賠款,要不然就是把這破個家賣了,把我這把老骨頭砸了,也賠不起啊。」孫父拍著膝蓋痛哭流涕。

孫亞站在孫父旁邊,見父親哭的傷心,從兜里掏出紙:「爸,別哭了,哥的事情,已經過去了。」

蕭風則是心裡一跳,警察為什麼扭曲事實告訴孫全的家人呢?

「大叔,這是警察親口告訴你們的?那保險公司呢?有沒有賠償給你們錢?」陳斌忍不住問道。

孫父流著淚點點頭:「是啊,警察告訴我們的。保險公司也找過我們,說孫全純屬咎由自取,根本不會賠償。他們還說呀,車主不要求我們賠償車錢,就是我們燒高香了啊。」

陳斌捏了捏拳頭,咬牙切齒的罵道:「這群王八蛋。」

蕭風想了想,嘆口氣:「大叔,我老實和你們說吧,那輛自燃的車是我的。汽車自燃了不假,但事情絕對不是像警察說的這樣,孫全私自開車引起的自燃。」

蕭風盡量的組織著言辭:「那天我吃完飯,他站在門口泊車,我就把車鑰匙給了他。在他去給我開車的時候,汽車自燃了。因搶救不及時,他被燒死在車裡。」

蕭風覺得,無論怎麼說,人家老年喪子,白髮人送黑髮人,自己都要告訴他們事情的真相!雖然炸彈的事情不方便說,可是卻可以告訴他們一個最貼近事實真相的答案。

孫父被這個消息驚得目瞪口呆,這個人說的怎麼和警察說的不一樣啊?難不成,警察還能騙人嗎?

「是你的車?」孫亞則是眉頭一豎,上前一把抓住了蕭風的脖領:「我說你們怎麼拎著這麼多禮品,原來是你害死的我哥!」<